《红楼乱侃》之四:别无选择

《红楼梦》第四回读后

读罢脂批《红楼梦》第四回书《薄命女偏逢薄命郎,葫芦僧乱判葫芦案》,感慨良久,唏嘘不止。

葫芦案并不复杂:“两家争买一婢,各不相让,以致殴伤人命。”死者冯渊是一个败落的小乡宦之子,凶犯为声势显赫的呆霸王薛蟠,原被告双方势力悬殊。前几任官吏皆“碍着情分面上”致使此案“颠倒未决”。被拐卖的婢女英莲,是贾雨村的恩人甄士隐的独生女,按理说贾雨村应该在审案时一并把英莲解救出来。但是,当他了解到凶犯薛蟠的背景及其与贾府的关系后,便按门子所献计策了结此案。他知恩不报,对英莲陷入火坑不闻不问,仅以一句“孽障遭遇,亦非偶然”的廉价同情,逃避了道义和道德上的谴责。

那贾雨村恁地就如此地黑心呢!这不得不让人又想起鲁迅先生那句名言:“我向来不憚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中国人!”

然则扪心自问:如果换成我,我若是贾雨村,我会怎么做,我又能怎么做呢?我冥思苦想,没有答案。也许至多,不过做个失败的英雄而已,拼个“鱼死却网不破”,对于已入虎口的英莲的命运,不会有丝毫的影响。那么,至少呢?我不敢想。带了这个问题,我也问过我的朋友们,直到现在,仍没得到理想的答案。莫非,我们就真地缺少“政治智慧”么?

在《红楼梦》里,这一回书是过渡情节,作者为将香菱引进荣国府,才写了这么一个故事。虽然是过渡情节,曹雪芹在这里却运斤成风,纯熟自然,故事环环紧扣,天衣无缝,毫无半点勉强之处。3岁既被拐卖的香菱,不幸落入呆霸王薛蟠手中,什么人能救她出水火,改变命运呢?聪明的曹雪芹不是不给她机会,他让贾雨村接手这个葫芦案,而香菱之父甄士隐又曾有恩于这个贾雨村,不能不说是个巧妙的安排。

谁说命运不够“公平”呢!不幸的是,贾雨村是个忘恩负义、自私冷酷的政客,恩人的爱女同样成了他攀附权贵的牺牲品。是曹雪芹做好人未能做到底么?恐怕不是,即使贾雨村还有点良心,真心为香菱着想,在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权势下,他又能做些什么呢。退一步讲,在那样的年月里,出现一个不畏权贵、敢于为民请命的好官的几率,又能有多高呢!

看来,香菱的悲剧是命运悲剧、社会悲剧,她绝不可违背逻辑,别无选择!

过渡情节如此,作为《红楼梦》核心情节的宝、黛、钗三者之间的爱情纠葛,就更不用说了。

常常听到一些女性朋友,对林黛玉的敏感、小性、“孤标傲世”及“目无下尘”的性格颇有微词,甚至认为她的悲剧就是由她的性格所导致的。果真是这样么?当然不是。假如林黛玉也像薛宝钗那么世故,那么城府甚深,那么八面玲珑,那么善于取悦于人,或者就让薛宝钗落到林黛玉的处境,真地就能逃脱悲剧的命运么!

可惜的是,这在一切由权势所操控的大观园里,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仔细读一遍《红楼梦》全书,就不难看出,林黛玉的身世和地位,是不能与薛宝钗相比的,连疼爱她的贾母都不以为然:“林丫头倒没什么”。由此可以想见林黛玉在贾府里的份量了。那么,还有谁能为她做主呢。

宝、黛、钗三人的生命轨迹,是与他们的命运逻辑完全地地重合在一起的,不是曹雪芹狠心,别无选择!

 

2007年1月17日

   

关于《红楼乱侃》:

笔者对这部奇书喜爱已久,甚或怀有崇拜、敬畏之情,然而,却由于种种原由,只在早年间粗粗读过一遍,一直没来得及细细品读,当然更不曾有过半字的品评。

毛泽东主席说过多次:“读过一遍没资格参加议论,你至少要读五遍。”“《红楼梦》要看五遍才有发言权,要坚持看五遍。”正是这阵“红潮”的诱惑,让我捧起《红楼梦》,从第一回读起来。

2006年10月26日

  •   知  音  会  意  
  •   泼  彩  传  神  
  •   躬  耕  乐  道  
  •   碎  语  情  真  
  •   知  音  会  意  
  •   泼  彩  传  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