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女人如花儿,花儿如女人,这大概是最贴切的比喻吧。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某位大师曾说过:第一个把女人比做花的是天才,第二个把女人比做花的是庸才,第三个就是蠢才了。虽如是,世人仍是争相效颦,不止男人乐此不疲,女人自己也趋之若骛。

最喜欢用花儿来打比方的要数张爱玲了。她的《花凋》、《红玫瑰与白玫瑰》,都是以玫瑰花比喻女人。她不仅用来形容女人的娇媚,也用以隐喻与男人的关系及自身的命运。

冰心以花儿自喻:“母亲呵!你是荷叶,我是红莲。心中的雨点来了,除了你,谁是我在无遮拦天空下的荫蔽?”浓浓的母女之情,尽在这一叶一花之间,这段文字曾经感动过多少读者啊!

席慕容借花儿舒怀,倾诉了女子对异性爱的渴求:“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以及:“我/是一朵盛开的夏荷……现在/正是/我最美丽的时刻……无缘的你啊/不是来得太早/就是/太迟”

舒婷则通过鸢尾花的自白,娓娓道出当代女性的思考与憧憬:“在你的胸前/我已变成会唱歌的鸢尾花/你呼吸的轻风吹动我/在一片叮当响的月光下……和鸽子一起来找我吧/在早晨来找我/你会从人们的爱情里/找到我/找到你的/会唱歌的鸢尾花”

梅艳芳唱过一支歌,歌名干脆就叫《女人花》:“花开不多时啊堪折直须折,女人如花花似梦……若是你闻过了花香浓,别问我花儿是为谁红。”

可见,花儿凝聚着女人的美丽形像、美好情感和美妙人生,花儿是女人,女人就是花儿。

然而,在一篇题为《美丽之花为自己盛开》的文章中,我却看到这样的话:

“有心理学家分析认为,女人往往感情胜过理智,对待友情、事业、婚姻更是如此,这是阻碍女人发展的致命弱点。无疑,能够站在现实的根基上清醒地对待自己的有主见的女人,也不失为男人眼中可爱的女人。一个女人要想完全做到这些,其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不主张为讨了男人的喜爱而自寻烦恼。做个有修养有内涵的好女人,美丽之花为自己盛开,才是我们所应该追求的。”

这是一篇张扬女权观点的文章,其立意无可挑剔。问题在于,不论你如何“有主见”,如何“不主张”讨“男人的喜爱”,何必对那无辜的花儿忽悠一把呢?花儿何罪之有,何必将她架过来,为“有修养有内涵的好女人”做陪衬呢?

说什么让花儿为自己开,这是否过于武断,这是否征求过花儿的意见?世上真有这般自私的花么?“美丽之花为自己盛开”,在古往今来浩如烟海的著述中,如此 负面地指点花儿的,还真地很罕见。

如果花儿真地为自己开,那何必还要做花儿呢?倒不如做红薯,一心只修炼自己深埋地下的块儿根,让它粗粗的、大大的、肥肥的,管它外面的世界多精彩,管它冬夏与春秋,在沉睡中修炼,在沉睡中陶醉,也在沉睡中烂去。

如果花儿真地为自己开,那何必还要盛开呢?到不如做一株狗尾草,把自己的花儿妆扮成毛毛虫,不与同类竞艺,也没有蜂蝶纷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怕就怕惹来贪吃的鸟儿,最终要成为腹中之物。

如果花儿真地为自己开,那何必还要做植物呢?倒不如做一块石头,把自己深藏在山崖中,一万年不醒,不辨朝夕。怕就怕有朝一日见了天日,被热心人琢磨成玉,那可就坏醋了。要是做了宝玉项上的通灵宝玉那劳什子,天天要听颦儿丫头的唠叨,还要代饮那些又咸又涩的泪水,这辈子可就遭了罪了。

如果花儿不再开了,如果花儿偶尔开开也是为自己,那世上还会有花儿么?花儿没有了,草儿也会日渐稀少的吧。风花雪月的美好景致,要不要改做“风沙雪月”呢?花花世界也就成了“沙沙世界”吧。

那么花开到底为什么?就是孤傲的才女林姑娘也悲叹:“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真是“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

恐怕这悲观是大可不必的,很简单的事,干嘛弄得这么复杂。即使没有了花儿,也会有别的物种取代花儿的位置。所以,花儿不能不开,也不能光为自己开。

人们喜欢花,那是因为花开。花开,那是证明她自己的存在,是以她艳丽的颜色以及馥郁的芬芳宣示她的存在。

向谁宣示呢?向天宣示,向地宣示,向蜂鸟虫蝶宣示,也向一切爱她不爱她的物种宣示。花儿犯得上向自己宣示吗?当然用不着,所以,她没必要为自己开嘛。

至于为什么要宣示,那是最明显不过的事了:她不想断子绝孙,她要延续自己的生命,她要将花儿的生命融入自然,她要使花儿的存在成为永恒。

花儿作为物种,她是生态链中不可或缺的一环。花儿作为个体,她的生命就是代谢和自我否定的过程。从种子萌发到长大开花,是花儿的第一次否定;从开花到结实,是花儿第二次否定。代谢中有索取,也有奉献,花儿索取能量,也绽放生命的芬芳,又通过否定之否定,使生命得以延续。

写到这里,我想起一支耳熟能详的歌曲:《花儿为什么这样红》,里面的歌词说得再明白不过了。“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红得好像燃烧的火,它象征着纯洁的友谊和爱情。”“花儿为什么这样鲜?鲜得使人不忍离去,它是用青春的血液来浇灌。”

所以,我欣赏花儿,不仅她的艳丽姿容,不仅她的宜人气韵,还有她的开就盛开,红就红透,不矫揉造作,不羞言答答的仪态。

2006年10月20日第一稿  2007年8月24日第二稿

   

注释:

①见张爱玲:《花凋》和《红玫瑰与白玫瑰》。

②见冰心:《往事·七 》。

③见席慕容:《一棵开花的树》。

④见席慕容:《莲的心事》。

⑤舒婷:《会唱歌的鸢尾花》。

⑥见梅艳芳演唱、陈佳明作词、叶良俊作曲的《女人花》。

⑦见曹雪芹《红楼梦》第二十七回中《葬花吟》。

  •   知  音  会  意  
  •   泼  彩  传  神  
  •   躬  耕  乐  道  
  •   碎  语  情  真  
  •   知  音  会  意  
  •   泼  彩  传  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