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砖”:痛并快乐着!

当下,“开博”“写博”似乎成为一种新时尚,几乎所有的网络媒体都争相效仿之。窃以为“博客”其实是网络商家炒起的一个游戏,目的不外乎借几个名人或另类话题,吸引人们的眼球,赚些廉价的点击率罢了。对于多数网民来说,在“博客”里不过是“看客”而已,站脚助威,摇旗呐喊,倾情投入地充当“分母”,于网民自己却裨益甚微。而与网络一路走来的BBS论坛,它的层次分明的树形结构和透明互动的操作界面,拥有着网民持久的青睐,冷眼注视着博客由盛而衰直至寿终正寝的,恐怕非论坛莫属了。

论坛的妙处,在于它的开放性。在论坛的平台上,网民关注与被关注的机会是均等的,可发帖建言,可跟帖“灌水”,可雪中送炭,可锦上添花,也可逆向思维,抡起“板砖”,“力拍众议”。窃以为坛子为生存计,为发展计,为繁荣计,“板砖”不可不拍,而且要大拍多拍特拍,非拍它个天昏地暗才痛快。

何谓“拍砖”?《现代汉语词典》说:“把黏土等做成的坯放在窑里烧制而成的建筑材料。多为长方形或方形。”而坛子里的“砖”就不规范了,包括板砖、土砖、碎砖、烂砖,自然也包括茶砖、瓷砖、釉砖、金砖、玉砖等高档的“兵器”。在坛子“拍砖”,与“灌水”可有一比:一是,文治武功,分量不同,“拍砖”属于重量级兵器的发射,有锐度,有硬度,有杀伤力;二是掷地有声,淋漓尽致,可“一石击起千层浪”,也可泥沙具下,“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三是有的放矢,弹无虚发,该出手时必出手,不痛不拍,不痛不快。如此看来,“拍砖”是坛友的专利,“拍砖”是坛友的功夫,“拍砖”是坛子的看点之一。

本来嘛!这坛子,若咕噜噜充满凑哄似的“灌水”,若齐刷刷排满鼾声不绝的“沙发”,冷落得恐怕早就窒息而死了。一泓死水,再清澈,也会“水至清则无鱼”,哪个游客乐意光顾呢,有谁还眷恋着它呢?那么,怎么办,等待“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么?不,这是懒汉的世界观。与其消极坐等,不如抄起“板砖”来:“啪!”“投石击破水底天”!

坛子里不“灌水”不成,不“拍砖”同样不成。光少数人“拍砖”也不成,大家都动员起来,群起而拍之,你来我往,争先恐后,“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这才成。没有“抡板砖”的坛子,不外乎是一池死水。不让“抡板砖”的坛子,没了波澜,也没了生命力。只许排排坐,不许抡板砖,游客还有什么乐!朱熹有诗曰:“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不敢揣测朱子写的是什么,而我看,这“半亩方塘”,这一片灵动的活水,分明是坛子的写照啊。所以我要说:为有源头活水来,“板砖”先要抡起来!

庄子说:“盗亦有道”。“拍砖”自有“拍砖”的法门,不能例外。

一是“拍砖”对朋友,只为求一乐。坛子很小,不过“半亩方塘”乃尔,它不是江湖,它容不下各路英雄来施展身手,也没有爱恨情仇的问题,更不是解决敌我矛盾的地方。坛子里的各种“砖器”仅仅是善意的“兵器”,不能用来泄忿,不能用来伤人,不能用来报私仇。“板砖”飞来飞去但求一乐,抡起砖来图的是乐儿,接砖接的也是个乐儿,除了乐儿就是乐儿,岂有它哉!倘若你心绪不佳,抄起“板砖”爱谁谁,如此打滚撒泼的话,百分之百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落个自作自受的下场。抡起“板砖”是痛快,砸下去就不一定了,伤人伤己都不是快事。常言说:“人必自重而后人重之,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这恐怕是“玩砖”“练砖”的各路大腕儿,先要注意的。

二是“拍砖”要拍在明白处,看准再拍。须知抡“板砖”的功夫里,块儿大、劲儿大倒还在其次,首先是准,准字当头,切不可误伤无辜。这就要求“玩砖”“练砖”的“抡砖手”们练好自己的眼力,当然也要熟悉对象的穴道,务求有的放矢地拍过去。常常有这样的情形,有的人一上来便“啪啪啪”连砍三板砖,其实他张三李四还都没看清楚,弄得被砸的人“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上床的袭人反倒没有事,没上床的晴雯却“耽了个虚名”。还有的闭着眼睛乱砸一通,不问青红皂白,妖精惑乱一般地飞砂走石,却砖砖砸得都不是穴道,弄得人家不痛不痒,哭笑不得,无招可接,无话可回。最不该的是,知道砸错了却不知认错,还要将错就错地砸下去,反正“板砖无罪,拍砖有理”,穿了“马甲”,我怕谁!凡事就怕换位思考,假如你设身处地、将心比心地想一想,就会明白对方那“马甲”里边也跟你一样,是活生生一个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才是明智的态度。

三是“拍砖”要拍出精彩,赏心悦目。当然,“拍砖”的高手要讲究手眼腰身步,要玩得气势腾挪、八面来风,但最主要的还是“拍什么”和“怎么拍”这两个环节。首先是“拍什么”,挑选什么样的砖做兵器?可以是一般的“板砖”,砖砖砸在实处,铿锵有力。可以是精心加工的瓷面或釉面的彩砖,砸得温文尔雅,绚丽多姿。可以是精心炮制的米砖茶砖,砸得温柔敦厚,隽永含蓄。可以是金砖玉砖,砸的冠冕堂皇,王气昭然。其次就是“怎么拍”的问题了。目前“拍砖”的套路已是五花八门,却仍在与时具进,花样翻新。现行套路中最可取的是:挑选碎砖头烂瓦片,先轻轻砸过去,籍以抛砖引玉,而后便有功有守,拍来拍去,进退迂回。在一旁看去,精彩纷呈,煞是好看。最不可取的则是:抡起大块头方砖,砸它个一锤定音,万籁具寂。可叹:效率虽高,却少了些看点。

说到这里,仍似未尽“拍砖”之意,譬如“拍”与“被拍”、“拍”与“回拍”、“主拍”与“帮拍”等,都有其妙处可供玩味,这里恕不赘述了。但愿各路英雄好汉,辛勤“灌水”之余,不忘“拍砖”取乐。“拍砖”,痛并快乐着!

 

2007年3月12日

 
  •   知  音  会  意  
  •   泼  彩  传  神  
  •   躬  耕  乐  道  
  •   碎  语  情  真  
  •   知  音  会  意  
  •   泼  彩  传  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