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人才观的误区

 

加快改革开放,解放生产力,一项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开发人才。目前,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已经成为全党和全国人民的共同呼声,但是在许多部门和单位,却还没有真正落实。究其原因,主要还是在认识上,是在人才观上还有不少误区。

目前,人才的重要作用虽然已为大家所认同,但实际做起来却另是一样。不少同志在想问题办事情时,还是只考虑(或首先考虑)钱和物,仿佛只要有了钱和物,就什么都好办了。有些单位花钱大手大脚,装门面,摆阔气,挥金如土,可在知识分子身上,在智力投资上,却小手小脚,舍不得花钱。殊不知,世间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可宝贵的,人才更是宝中之宝,光是有钱有物,什么事也办不成。有了人,没钱没物,也会造出来;没有人,有钱有物,也会赔进去。或许有人说:“中国有11亿人,还缺人才吗?”这话只说对一半。诚然,我国人力资源丰富,人才济济,在世界民族之林具有绝对的优势,但是,同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的全民教育水平,我们的劳动力素质,我们的科技队伍,却仍然很落后,远不能满足改革开放的需求。在加快改革和扩大开放的事业中,“千金易得,人才难求”,这是我们所面对的严酷现实。邓小平同志讲:“人才不断涌出,我扪的事业才有希望。”①对于这句话的深刻含义,我们必须认真加以体会,在人才观上冲破“见物不见人”和“重钱财轻人才”的误区。

我们有些同志虽然懂得人才可贵,但识别人才的尺度太苛刻,对身边的人才熟视无睹,求全责备,只看到缺点,总觉得不成熟,其实是他自己的眼力差了,在识材上他们是“近视眼”。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越是人才,越是容易招来非议,越是容易被谗言所害。而那些庸人,在事业上无所用心,心思全放在如何表演上,或精于逢迎,或善于拍马,或巧于伪装,却往往最讨人喜欢。列宁说“闪光的东西不一定是金子”,指的就是这种人。有缺点的人才仍是人才,完美的庸人还是庸人。无功便是过,无过并不是功。况且,金无足赤,人无完人,用其所长就可以了。

另有一些同志则是识材上的“远视眼”,他们的眼光特别高,对身边的人才视而不见,只向远处看,似旧时的娘娘庙,照远不照近。他们迷信“远来的和尚会念经”,只在人才的引进上下功夫,舍近求远,“招来女婿赶走儿”。两千多年前,燕昭王欲招徕人才,向老臣郭隗问计,郭答:“请先自隗始。”燕昭王听其言,筑黄金台,拜以为师,于是,乐毅等人才相继而来。

可见,“远视眼”和“近视眼”,视而不见和舍近求远,都是人才观上的误区。真地没有人才么? 邓小平同志说:“我们不是没有人才,问题是能不能很好地把他们组织和使用起来,把他们的积极性调动起来,发挥他们的专长。”①罗丹的那句关于美的名言,完全可以移植到这里:世上本来不缺少人才,缺少的只是人才的发现。

在人才开发上,向来以温良恭俭让著称于世的中华民族,很难摆脱这样一个传统模式:凡贤者必隐姓埋名、与世无争,千里马遇伯乐方可问世,茅庐非三顾不得弃之。连垄断舞台的才子佳人戏,也不外是这个古老人才模式的翻版:公子怀才不遇,小姐独具慧眼,继而以情相许,私订终身,最终金榜题名,夫荣妻贵。

在传统的观念里,人首先得安于本分,要耐得寂寞。人才只有被发现、被承认才可一展才华,这被称为“遇合”。所以,人们对举贤者的期望是非常高的,不可任人为亲,不可嫉贤妒能,也不能“武大郎开店”、“矬子里边拔将军”。然而,即使是上好的眼力,也常常靠不住,靠慧眼识才,往往有误。我们不是常常这样选拔人才吗?把那些所谓“根正苗红”实乃个别领导赏心悦目者提拔起来,放在温室中重点培养,没文凭给他文凭,没职称给他职称,没“党票”给他“党票”,而其内在的空虚,缺乏才干和事业心,却是无法弥补的。这种揠苗助长的做法不能继续下去了。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像伯乐那样有胆有识、无私无畏的举贤者是那么稀少,有多少志士仁人被埋没呵!难怪韩愈要长叹:“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伯乐式开发人才的模式是封建时代的产物,很难与现代化大生产和市场经济相适应。让人才去等待伯乐,等待恩遇,祈求宠幸,简直是人才的悲哀,时代的悲哀。

对于人才观上的这一误区,我们必须要冲破。正如邓小平同志所说的,“经过实践,真正能干的人就会冒出来。”①要创造一个平等竞争的环境,建立一个鼓励人才冒尖的机制,让人才在实践中脱颖而出,优胜劣汰。

近来,珠海市重奖做出突出贡献的科技人员之举,在全国引起很大反响,不少地区和部门纷纷效仿。这是个很好的兆头,说明我们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道路上又勇敢地迈出了一步。但是,如果我们对这个社会现象仔细分析一下,就不难嗅出其中的“千金买骨、意在求马”的宣传气味。为什么至今尚没有一个完善的奖励机制,以使各类人才及所有知识分子都享有按贡献大小“论功行赏”的权利呢?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还没有把知识与金钱、人才与财富堂堂正地放在天平上。

“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口号已经喊了多年,但究竟怎样去做才是尊重呢?有些同志认为,我们的国家目前还不富裕,发展经济是当务之急,要“先治坡、后治窝”,而且既然是人才,就应当具备无私奉献精神,“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些同志确实是好心,在他们看来,人才之高尚是与“谋道不谋食”、“忧道不忧贫”、“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等舍己奉公的品格联系在一起的,唯恐他们心目中的人才形象被铜臭所玷污。可是,又要马儿跑得好,又要马儿不吃草,世上哪有这样便宜的事!孔夫子曾经赞许他的弟子颜回说:“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②如果我们时至今日仍旧把规劝知识分子安贫乐道识为“十全大补”的济世良方,③仍旧把人才识为不食人间烟火的“超人”,那就永远不能冲破人才观上的误区。

所以我们说,既然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而知识分子又是科学技术的载体,那么,就应当公然承认知识和智力的价值,让人才走向市场,走向改革洪流的潮头,让他们去发挥聪明才智,去创造惊天动地的伟绩,同时也使每一位有功之臣都能得到丰厚的报酬。只有这样做,一个健全的开发人才的机制才是建立起来了。

1992年9月27日

   

备注:

①引自邓小平同志1982年10月14日同国家计委负责同志的谈话《落实重大建设项目,合理使用科技人员》

②引自《论语·雍也》

③参看鲁迅:《花边文学·安贫乐道法》

  •   知  音  会  意  
  •   泼  彩  传  神  
  •   躬  耕  乐  道  
  •   碎  语  情  真  
  •   知  音  会  意  
  •   泼  彩  传  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