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乱侃》之一:雾里看花

《红楼梦》第一回读后

对《红楼梦》这部奇书喜爱已久,甚或怀有崇拜、敬畏之情。然而,却由于种种原由,只在早年间粗粗读过一遍,一直没来得及细细品读,当然更不曾有过半字的品评。毛泽东主席说过多次:“读过一遍没资格参加议论,你至少要读五遍。”“《红楼梦》要看五遍才有发言权,要坚持看五遍。”

最近国内掀起一片“红潮”,到处都在说红、戏红、评红、论红、赞红、颂红、唱红、演红……真可谓“祖国山河一片红”。“红潮”的诱惑,使我捧起《红楼梦》,从第一回读起来。

无论是否读过《红楼梦》这部书,对于红楼梦的故事,眼下恐怕很少有人不熟悉的吧,那里边的人物、趣闻、逸事,早已是家喻户晓、耳熟能详了。可是,读罢书中第一回,“甄士隐梦幻识通灵,贾雨村风尘怀闺秀”,却犹如堕入五里雾中,一片茫然。

谁都知道,《红楼梦》写的是大观园里的故事,第一回却对大观园只字不提,读者看到的,只是扑朔迷离的重重迷雾。记得早年间第一次接触此书,对第一回只是草草看两眼,就翻过去了,后面宝黛的故事实在太吸引人了。我相信,有这体会的,不会光是笔者一人吧。

故事发端好远,远到远古时期。女娲氏炼石补天所用之顽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中“无才补天”的那一块,偏就在青埂峰下通了灵性。这是第一重迷雾。

那顽石在“骨格不凡,丰神迥别”的”一僧一道“诱惑之下,“不觉打动凡心,也想要到人间去享一享这荣华富贵”。两位仙人,“念咒书符,大展幻术,将一块大石登时变成一块鲜明莹洁的美玉”,然后携其“到那昌明隆盛之邦,诗礼簪缨之族,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去安身乐业。”这是第二重迷雾。

空空道人“从这大荒山无稽崖青埂峰下经过,忽见一大块石上字迹分明,编述历历”,这便是《石头记》。“空空道人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这是第三重迷雾。

故事总该开始了吧。虽然仍旧在拐弯抹脚,毕竟还是从一个俗人----姑苏城阊门外十里街仁清巷葫芦庙旁住着的一家乡宦甄士隐开始了。但笔锋一转,又引出遥远的那一僧一道,给甄士隐托梦,讲出神瑛侍者与绛珠仙子的一段美丽的传说。“他是甘露之惠,我并无此水可还。他既下世为人,我也去下世为人,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也偿还得过他了。”绛珠仙子的这席话,或许透露了全书的主线。这是第四重雾。

甄士隐梦醒,怀抱爱女英莲。青埂峰下山的情僧----一个“癞头跣脚、跛足蓬头”“疯疯癫癫”的僧人,对甄士隐大哭:“施主,你把这有命无运,累及爹娘之物,抱在怀内作甚?”那僧还说:“舍我罢,舍我罢!”随后“口内念了四句言词”,最后与其相约:“三劫后,我在北邙山等你,会齐了同往太虚幻境销号。”这是第五重雾。

随后,便是贾雨村得到甄士隐周济,进京赶考,英莲走失,甄家遇火灾,家运衰败,甄士隐出家等等。这又是第六重迷雾。

文中穿插不少寓意深刻的诗句,“美中不足,好事多魔”“到头一梦,万境归空。”“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以及《好了歌》等,似是指点迷津,却也如团团迷雾,若隐若现,朦朦胧胧。加上脂砚斋的夹批点评,好象有一矩灯盏,时不时地揭开面纱之一角,让你一觑重雾遮掩下的真容,突显其深不可测,虚虚实实。

岂止第一回如此,这六重迷梦竟弥漫全书。阅读《红楼梦》,就好象雾里看花,花是真花、好花、奇葩,隔着重重云雾看过去,平添了几分神秘、几分含蓄、几分朦胧、几分深邃。读罢第一回,便让你真切感觉到,你所面对的是一部鸿篇巨制,如果不细读二十遍以上,如果没读过三个以上不同的版本,如果没读过清史,以及诸子百家、诗词歌赋,如果没研读过历代红学名著,如果不了解三教九流,你敢说你能读懂此书么?

或许,将这个传奇故事笼罩在重重迷雾中,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当时的文字狱让你不得不借助“假语村言”,将其“真事隐去”。或许要写出这个“钟鸣鼎食之家,诗礼冠缨之族”的盛衰,也不好回避险恶的官场斗争,这才需要借助顽石灵动、“绛珠还泪”的因果奇缘,演义一个美丽而荒诞的故事吧。

戴着镣铐的舞蹈或许更妖娆,经过折射的画面才是千变万化的西洋景。就象书中的风月宝鉴,可以让不同的鉴赏者看到不同的影象,这也算歪打正着吧。鲁迅先生讲过,同样一部《红楼梦》,“道家看见淫,革命家看见排满,才子佳人看见宫闱密幕。”笔者看来还不仅如此:政治家看见权术,思想家看见纲常,哲学家看见因果,宗教家看见色空,文学家看见形象,历史家看见典籍,花心的看见色,博爱的看见情,索隐的拿起放大镜,考据的钻进故纸堆……

云雾中的《红楼梦》巍峨壮哉,也许读遍全书你只能窥其一斑。而始作俑者却在那里装傻:“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其实,这四句诗理应改作:一片迷魂雾,两行糊涂泪。都云读者愚,未解其中味!

至于笔者,与以上诸家毫不沾边,实属误入歧途,身陷雾中,虽左冲右突,不着边际,乃红楼乱侃也。

那末,此番读毕第一回,能否斗胆继续读下去呢?

 

2006年10月26日

   

关于《红楼乱侃》:

笔者对这部奇书喜爱已久,甚或怀有崇拜、敬畏之情,然而,却由于种种原由,只在早年间粗粗读过一遍,一直没来得及细细品读,当然更不曾有过半字的品评。

毛泽东主席说过多次:“读过一遍没资格参加议论,你至少要读五遍。”“《红楼梦》要看五遍才有发言权,要坚持看五遍。”正是这阵“红潮”的诱惑,让我捧起《红楼梦》,从第一回读起来。

2006年10月26日

  •   知  音  会  意  
  •   泼  彩  传  神  
  •   躬  耕  乐  道  
  •   碎  语  情  真  
  •   知  音  会  意  
  •   泼  彩  传  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