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无顺境

有种说法:“人生有三境:顺境、逆境、平常境”。又说:“顺境并非人生常态……只有相对顺境,顺境中人也不像……想象的那样多。只因为人世间并不像期望的那样好,所以逆境中人要比我们看见的多得多。事实上,平常之境才是人生常态,绝大多数人都处在平常之境中。”而“对大多数处于平常之境者……平常之境其实也是一种逆境。”

这些说法如果是针对一时一事,有所针对地做些开导或劝慰的工作,本是无可无不可的。倘若作为人生道理,实在不能苟同。

既然顺境和逆境是相对的,何来“平常境”?既然“只有相对顺境”,那岂不是恰恰证明“逆境是绝对的”?我看,我们的神经用不着那般脆弱:既然生活不可回避,既然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那就干脆勇敢地揭穿事实的真相——人生无顺境!

所谓“顺境”,如果是指不经过劳动,不经过奋斗,便可坐享其成,或付出很少却所获多多的话,自不消说了。但这样的果实毫无味道,这样的结局毫无乐趣,这样的人生也是苍白无力的。

试看世上古今中外接踵走来多少大智大勇、大仁大德、大富大贵者,可有哪位称得上“一生顺境”或“半生顺境”者!从释迦牟尼到耶稣,到孔夫子;从马克思到列宁,到斯大林;从华盛敦到林肯,到肯尼迪;从毛泽东到周恩来,到邓小平;从爱迪生到居里世家,到爱因斯坦;从秦始皇到凯撒大帝,到成吉思汗;从屈原到李白,到郭沫若;从孙武子到岳飞,到彭德怀……即便是这些声名显赫的人物,也都是以大半生的奔波和屈辱赢得一时的辉煌的。战功赫赫的拿破仑,兵败滑铁卢而一撅不振;某奖牌大户体操王子在奥运会上连连落败的场面,令人惨不忍睹;某棋圣为着不能再度辉煌,吞咽下多少留言蜚语;光彩夺目的某歌坛王后,是也好,非也好,屈也好,罪也好,却落个难言之隐的结局。要说顺境,谁比得上他们那时的扶摇直上、左右逢源、一帆风顺?可见人生从全程上、总体上、根本上看,只有一个答案:人生无顺境!

纵使人生无顺境,但生活并不可怕,并不可悲,并不可厌,只要以积极乐观的态度直面人生,生活仍是可亲可近可爱的。

人生无顺境并不意味着生活无快乐。恰恰相反,却是唯其人生无顺境,才需要从逆境向着顺境转化,因而也就从这转化之中享受了生活的乐趣。明白了这一点,就不会怨天尤人,自会知足长乐,虽苦犹甜。人生的快乐其实包含在为着一个目标的奋斗中间,包含在克服逆境的努力中间,包含在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的转化中间,包含在链接逆境全过程的一个接一个的相对顺境中间。奋斗的过程结束了,奋斗的快乐也就到头了,奋斗果实的味道与奋斗过程的味道比起来,要逊色得多。

以灰色的虚无主义的眼光看待人生,反而不敢公然承认人生无顺境的现实。他们一面掩饰着自己怯懦的世界观,一面眼巴巴地盯着别人。他们看自己总是逆境,看别人总是顺境,抱怨天下不公平,抱怨没有机遇,抱怨怀才不遇,甚至连根本不存在的“平常境”也加以声讨之。那其实是他们为其怯懦、愚蠢、懒惰和一事无成所找的借口吧。

强者总是为生活所青睐。他们以积极进取的态度对待人生,敢于向命运宣战,敢于向自己贪图安逸的思想开刀,敢于在并不平坦的人生道路上勇往直前,从一重又一重的逆境中冲杀出来。这样的人,对一路上苦苦纠缠他们的逆境,却往往不放在心上。我的一位奋斗数十载而学业有成的朋友却常常谦逊地说:她没有什么,她仅是少数幸运者中的一个,她走过的路一直很顺云云。果真如此吗?非也!有谁知道她这大半生付出了多少艰辛呢?有谁知道她付出了多少非常可贵且永不能挽回的东西吗?有谁知道在她的成果中浸透着多少心血与汗水呢?如果对这样可爱的传奇女子再迟迟不报以顺境、不还与些微的补偿的话,岂不是乾坤颠倒、日月逆行了!可见,生活到底还是公平的。

所以我答:人生无顺境,故“无限风光在险峰!”

1999年8月27日

  •   知  音  会  意  
  •   泼  彩  传  神  
  •   躬  耕  乐  道  
  •   碎  语  情  真  
  •   知  音  会  意  
  •   泼  彩  传  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