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花儿为谁开》

第六章 姑奶奶也当回“爷爷”


在血库里,青青把胳膊伸进采血的窗口,下意识地把头扭向另一边,不去看医生操作。

她感到了注射针头刺进她的血管,医生嘱咐她要不停地攥拳头,她就听话地攥拳,攥拳。她感到身体象掏空了一般,怀疑自己的血管是不是通畅,也许是今天太疲惫的缘故吧。这时候,倩倩姐与死神搏斗的影象,即刻在她的脑子里浮现,她仿佛看到姐姐的血在一滴一滴耗尽。她不能让姐离去,她要与死神争夺,哪怕自己去死,也要把姐拉回来。

青青很配合地照医生的要求攥拳头,闭上眼睛,用力,用力,再用力,不顾一切,挤出自己的血,给姐……直到医生说,好了,自己按住棉签,先不要动,坐在那里歇一会吧,她才知道结束了。她感到浑身无力。时间怎么这么长,是不是自己的血不多,流得不快,还没有抽够呀。平静了一下,她还是说出自己的疑问:大夫,还不够吧,您多抽点没关系,不用管我。

医生说:已经不少了,再多你就顶不住了。

青青的确感到有些头晕,只好坐下来,闭目养神。过了一会,她觉得好些了,才回到抢救室门前。

邝宇见青青的面色更加难看,就把那些食品拿给她,让她多少先补一补。青青拿在手中,看了好久,还是放下了,她没有一点食欲。

这时候,抢救室的门开了,有好几位穿白罩衣的人走出来,对守在门外的邝宇和青青看也没看,都离开了。邝宇刚要追上去询问,那位熟识的医生也出来了。

大夫!怎么样啊?

医生说:小伙子,总算是你运气还不错,手术还算顺利呀。

邝宇惊喜地问:真的吗,大夫!

医生摇摇头,现在还不到乐观的时候。孩子是没问题了,就是你爱人,到现在也没能止住失血,还不能出抢救室,需要再观察两三个小时。

青青问:孩子好么?

医生笑着回答,孩子很好,是个男孩,哭的声音很响亮的,应该祝贺你们哪!

邝宇也有些兴奋,对医生说:大夫,谢谢您,您是我们全家的恩人!

青青按捺不住喜悦,大夫,能让我们先看看孩子么!

医生连连摇头,不行不行,过一会儿,要让孩子吸吮他妈妈的奶头,刺激乳汁分泌,对止血也有帮助。我刚才说了,还不到乐观的时候,孩子虽然没事了,病人可还在危险中,我是怕你们惦记,先给你们透个信儿。

邝宇说,大夫,您一定要救我老婆啊!

医生说,你放心,我们要想尽办法的。好了,话说完了,我还得回去。

医生又进去了。看来,她让那些人下班,自己是留下的。

医生带来的消息,让他们的沉重心情只稍稍轻松了一点,儿子降生的喜讯并没给他们带来多少欢欣。

青青为让邝宇宽宽心,对他说:哥,你有儿子了!

是。

可孩子不能没有妈妈,邝宇却仍是打不起精神,他只感到,肩上的担子更重了。老婆,孩子,生意,还有他怀揣多年的那个梦,他好象从来都没有象现在这样强烈地感到,他需要倩倩,很需要!

想到这儿,他自然想起住院处的那笔欠费。

这会儿,天快亮了,窗外依稀浮起一抹晨曦。邝宇掏出手机,拨通阿虎的电话。

阿虎兄弟!对不起呀,搅了你的早觉儿……我现在医院……对,在医院……我有急事,你嫂子住院了……啊,还不知道,在抢救室呢……我说,住院押金还不够,我走不开……离不开呀,不能出去取钱……说的就是,还差三千呀……你能送点过来么……好,我在抢救室门口……等你啊……

青青从身上掏出一叠钱。哥!我这里还有一些钱,都给你吧,怕是不够三千了。

邝宇说,你先留在身上吧,这些钱我还能凑起来,就是一时腾不开身。那个阿虎,也是咱的老乡,是个热心肠,我先用他的钱周转一下。

青青说:咱又不是不想交钱,急什么呀,早晚还不是那么回事。

邝宇说:人家医生对咱这么尽心尽力的,咱还是尽快给人家补上吧,就象你说的,早晚还不是那么回事。

过了不大工夫,楼梯间响起一阵脚步声,是阿虎到了。阿虎腾腾腾地跑过来,撂下头盔,从怀里掏出一叠钞票,塞给邝宇。哥,你用吧。

邝宇掂着钱问:怎么这么多?

阿虎说:三千够干嘛的,这是五千,哥你先用着,不够再拿。嫂子怎么样啊?

邝宇说,她还在抢救着,兴许没事。你怎么来这么快呀!

一路飙车过来的。先去24小时银行,拿了钱就赶来了。阿虎又指着青青问:哥,她是谁呀?

她叫青青,也是咱老乡。今天多亏她帮忙了。邝宇的话里一片真诚,没有一丝一毫埋怨的意思,青青听了心里好感动,眼圈又红了。

青青也对阿虎叫哥哥,说了些自己刚来,今后要多关照等客气的话。邝宇把那一叠钱交给青青,让她去住院处办理手续,自己跟阿虎守在这里。

青青来到住院处的窗口,里边还是刚才那个人值班,青青从那叠钱里数出三千元递进窗口。

不够!青青听得出,还是哪个冰冷的声音。

刚才我们交两千了,应该再交三千,怎么还不够呀?

谁叫你们刚才不交!现在改一万五了,再拿一万来!

青青惊呼道:啊!一万五啦!

青青把自己的钱拿出来,跟阿虎的钱放在一起,心想,反正也不够,尽量多交些吧。她刚要交上去,略一迟疑,伸出的手又缩回来了。她想起妈妈的话:钱在谁的手里,谁就用着方便。于是,她改主意了,取出一些钱又装回自己的口袋,只凑足三千元交给那人。

窗口里,那人把一张收条扔出来:前后一共收你八千,你还欠我七千,记住,今天务必凑齐,给我交上来。那个人虽然说话还是那么难听,却没有再刁难她的意思。

青青连连答应着走了。她又想起一句话,现在借钱的是孙子,欠钱的是爷爷,姑奶奶也当回“爷爷”吧。

回到抢救室门前,却没了邝宇和阿虎的影子,青青心里一惊:才这么会儿,出什么事了?

走廊里没有一个人,出奇地安静。她不顾一切地跑过去,使劲推抢救室的门,却怎么也推不开。

她什么都不敢去想,害怕得失声叫出来:哥!姐!你们在哪儿,你们……谁都不能走呀……

空旷的走廊里,只有她自己的声音在回旋……

2006年10月18日

   
 
  • 《牡丹之恋》故事简介
  • 第一章----第十章
  • 第十一章----第二十一章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
  • 《牡丹之恋》最近更新

故事简介:

一位当红的年轻作家周旋在几个不同身分的女人中间,有求爱的、有争宠的、有寻欢的、有找乐的、也有心有所属而无动于衷的,原本一个宁静的家被搅得乱作一团,以至于懵懵懂懂地被捉进了拘留所,落得个“尔曹身与名具裂”的下场,也尝到了众叛亲离、落井下石的滋味。到头来求爱的为爱所害,争宠的反被牵连,寻欢的另求他欢,找乐的落个没趣,一无所求的反倒雪中送炭、真诚相对,此时才知真情之可贵、真爱之难得。

然则,越是跌进谷底,人也越是变得清醒,好在“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原来跳出浮躁、情感归零、返朴归真,生活才变得美好。所谓“情海无边,回头是爱”是也。


札记一:《写在“奔三”之际》:

“记得幼小的时候,我们所听到所看到的都是这样的忠告:人类历史黑暗的一页已经翻过去,我们的明天会更好。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未来的一切都是美好的。然而一切并非如此......”

                       阅读全文

札记一:《写作是一种病》:

过去的那些日子,虽然病痛的折磨、琐事的纷扰令人烦心,但纠缠最甚的却是腹中尚未成形的作品,是人物的命运与纠葛。那三几个可爱的人物,虽系虚无缥缈中来,却莫逆于心,亲如挚友,与我朝夕相伴,不离不弃。他们个个都有着与周围现实格格不入的品格,这是让我最最喜爱他们的。性格脱俗,就使他们难免坎坷的命运。命运坎坷,他们就得忍让。忍让不得,就免不了奋起抗争。若抗争不过,就......

                       阅读全文

\(^o^)/~长篇小说《牡丹之恋》持续更新中......
花儿为谁开
阿Q五世还乡记
命犯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