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花儿为谁开》

第二十章 看住那魔鬼


元旦过后,新的战役打响了,青青的新目标是:还清医院的欠款,为小成功取得合法的出生证明。

她了解到,如果不能还清欠款,就办不了出生证明。这规定真没道理,混沌无知的婴儿他有什么罪,说什么“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小成功呱呱落地之初,凭什么就欠了一身的债?可怜的孩子!

青青心里清楚,这个战役的难度要比第一个战役大得多,但初战告捷使她信心倍增,她不信这点困难能难住她。

为了赶制这批娃娃装,青青跑了不少地方,图书城、服装大厦、网吧、民族博物馆等,她的足迹遍布全城。她带回一摞画册和图样,还买来一大堆花花绿绿的面料和辅料,从设计到剪裁,再到缝制,到成型,每件装束都做到有依有据、中规中矩,又处处散发出她的奇思妙想。另外,婚纱、羊绒衫和正常的娃娃装生意仍在进行,由于临近春节,这些生意仍旧很火。她总是有做不完的事,每天手脚不闲,大脑也在不停地运转,有生以来她还从来没这么忙过呢,她的生命被一种紧迫感和责任感所充盈着,感到无比充实。

倩倩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与青青一样,她撂下这一宗还有那一码,也是马不停蹄地工作。此外,她还承担起照顾孩子和青青的任务,特别是青青,让青青吃饱、穿暖、休息好,保持一定的睡眠,是她心里念念不忘的事。早前,她的生活中几乎只有邝宇一个人,自打青青与她的孩子同时走进她的生活,她才感到自己肩上有了分量,仿佛生活就是从那一刻才真正开始似的。她喜欢青青的聪明能干,有正义感,特别是有闯劲、能创新这点,格外让她佩服。她清楚地知道,青青的心全在她和孩子的身上,是泼着命在维护她们,这世上能这样对待她的能有几人呢!

这两日,青青为每月例行的痛经所折磨,小腹疼痛得厉害,腰和腿也隐隐酸痛。青青怕倩倩阻拦她去上班,悄悄地忍着,不露声色。后来终于没能瞒过倩倩,只得如实招来,但她执意不肯停业休息。倩倩没办法,取出一件厚毛衣为青青穿上,又到外边买来牛奶和蜂蜜,坚持要青青每天早上和晚上都喝上一杯热奶,奶中还要加一勺蜂蜜。

倩倩俨然一个医生,详细地解释说:“这牛奶加蜂蜜对你很有益处。这牛奶里含钾,钾可以营养神经,促进血液凝固,能缓和情绪,抑制疼痛,还能减少经期的失血量,防止感染。这蜂蜜里含镁,镁对大脑中枢神经有镇静作用,能调节心理,舒缓情绪,减轻压力。这是有根据的,是从书上查到的。”

已经是第三天了,青青的疼痛减轻多了,倩倩仍在坚持着让青青喝,亲自热好牛奶,加上蜂蜜,给忙碌的青青端过去。

倩倩说:“好妹妹,你要坚持喝呀,喝几天就彻底好了,那病下回也不来找你了。”

“谢谢姐!”青青撂下手下的活儿,接过牛奶,慢慢地啜饮着,若有所思地说:“姐的奶真甜,甜到我心里啦。”

倩倩回到缝纫机前,说道:“说的什么呀,那不是我的奶!”

“I''msorry!”青青忍俊不禁地笑了,回头看看甜甜入睡的孩子,说:“我这个做小姨的,哪能跟外甥争奶吃呀。没羞啦!”

倩倩也被逗笑了。温馨的小屋中,缝纫机的哒哒声彻夜不停,小姐俩的谈话成为其间的插曲。

青青突然说:“姐呀,你的心肠真好。见了你,就让我想起‘慈悲’这两个字,让我相信这世上还真地有好人。我原本就想一心向善来着,想一心学好来着,这辈子就学着姐的样子活,做姐这样的人。可是……”

倩倩打断她的话:“得了青青,别这样夸我好不好,都快成观音菩萨了,我可受不了。其实我是特别羡慕你的。有才,有貌,又聪明。敢说,敢做,又敢闯……”

青青连忙说:“姐,你说的都是表面上的小聪明,跟姐比,我什么都不是。我这人也许从根儿上就不好,我觉得我怕是很难坚持下去,说不定哪天要学坏的。也许,现在就开始变坏了。是真的!”

倩倩说:“说着说着你就没谱了,跟做忏悔似的。”

青青说:“姐,我说的可是我的感觉。不是说人人心里都是既有天使,又有魔鬼的么,我看姐的心里只有天使,我一辈子也追上不姐。”

倩倩说:“追我干嘛,我还要追你哪!”

青青说:“姐呀,你不懂!”

青青身体上的不适,反倒让她想得更多更细。她想起那一切让她心里不安生的事情,想起她每天是怎么跟顾客毫厘必争、侃价划价的,想起她每天是怎么忽悠客户、推销她那些婚纱的,想起她每天是怎么揣着发大财的心思盯着来来往往的顾客的,想起她是怎么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地耍弄洗浴中心的那个无赖的,她为自己无师自通地学会这套生意经而惶惑不已。她甚至在心中怀疑自己:青青还是原先的那个好女孩么?

也许,这就是生活,这就是现实的生活,而倩倩姐仍是沉湎在童年的梦境里,将一份单纯保留至今,真令人羡慕。青青虽然年幼,却不幸早早地就醒了,那梦早早地就被打碎了,早早地就面对这严酷的现实了。也许这就是:不幸的孩子早当家。

青青日夜鏖战了十几天,那套中国民族娃娃装终于完成。她一共做了六十件,五十六个民族每个民族做了一件,另外又做了汉、唐、明、清四件古代服装。每件服装都缀有汉英两种文字的标签,并且单独装在透明的纸袋里,还附上一张彩色图片,各个民族不同的发型、首饰,都看得清清楚楚。另外,还有一个大纸箱,里边装了五十种民族头饰,件件头饰都很精致,每一件都称得上工艺品。

安妮接到青青的电话,兴冲冲地赶来,还带来一位名叫玛丽的红发女郎。安妮看了青青的杰作,赞不绝口地说:“没治了!没治了!简直没治了!”那个玛丽也不住地尖声叫着:“Wow!Gorgeous!”

安妮问道:“青青小姐!您看,我再付给您多少钱合适?”

青青想了想,说:“您给的已经不少了,不需要再付了。”

安妮说:“哪儿能这样?咱们说好的,一定要付!看得出,您这批衣服做得特别仔细,费工夫很多。”

说着,安妮拿出钱包,点出两千元,问青青:“这些,您看够不够?”

青青推辞再三,安妮还是不肯作罢,就接过钱,从里边点出十张留下,其余的又退给了安妮。

安妮感激地拉住青青得手说:“好姐妹儿!咱们是好姐妹儿啦!”

那红发女郎也在一旁帮腔:“好姐妹儿!好姐妹儿!”

青青也拉着安妮和玛丽的手说:“你们俩这好朋友、好姐妹儿,我认下了,欢迎你们以后多来光顾!”

临行,安妮拿出相机,请人帮忙留了一张合影。安妮和玛丽把青青拥在中间,三个不同颜色的头紧紧靠着,显得很别致。而后,两个洋妞又分别跟青青照了一张才罢休。最后,安妮把那两个芭比娃娃留给青青,又把青青的E-mail抄去。

安妮说:“回去就把照片发到你的邮箱里,以后我们就是朋友啦,以后要做永远的姐妹儿啦!”

望着安妮与玛丽离去的背影,青青心里默默地对倩倩说:“姐呀,放心吧!如果我心中也有一个魔鬼的话,这次我是把它看住了。”

安妮走后,青青将那一千元给了刘姐。刘姐推托一阵,还是收下了。

刘姐整天乐呵呵的,因为增添了中国样式,引来不少外籍顾客,刘姐的娃娃装生意也火起来。一有空她就跑来催青青赶活儿,与青青侃山,唧唧喳喳地学说跟老外做生意的逗乐的事儿。她向青青讨教了几句英语,一天到晚嘴里磨叨着不停,好像一只学话的鹩哥。

随着除夕的迫近,青青的战果越来越多,距离还清欠款的目标越来越近了。临近除夕的这几天,市场里不少的摊位都已经停业,因为这些摊主都是外乡人,谁不急着回家过年呢!也是因为这个缘故,天街市场与别的市场不同,过年期间要放假好几天。青青把医院的欠款通知时刻揣在身上,随时准备去还上它,以便让她们从债务的捆绑中尽快解脱出来。她早已经算计好,除夕这天恰好是小成功的满月,她给自己的期限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拖过这一天。

果然,到除夕这天,那笔庞大的数字终于凑齐了。

除夕这天是市场停业放假的一天,下午三点就停业了。青青先去银行,把所有的存款取出来,再加上当天的营业额,恰好凑上那个数目。青青对她的成绩还是不满意,因为还上欠款,她们就身无分文了,这年怎么过呢?青青梦想着,这家市场要是能象别家那样,春节期间照常营业就好了,她就可以多挣些钱了。

离开市场,青青直奔医院。在医院办公区的一间办公室,青青把身上所有的钱都掏出来,还清了欠债。一位上年纪的老会计把一堆单据交给青青,说了句:“好了,全结清了,你可以走了。”

青青接过单据,仔细看看,发现并没有出生证明,就问:“孩子的出生证明怎么没有?”

那位老会计告诉青青,出生证明要到另一所楼房去办。

青青找到领取出生证明的地方,一位女医生问明她的情况,在一堆档案中查了一阵,最后才取出一个档案袋,大概那就是小成功的资料了。接着,那医生又找出一堆表格,递给青青,让她去填。幸亏青青早有准备,她早把倩倩和邝宇的全部情况都问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抄在纸上了。填好表格,那位女医生一一登录在电脑上,最后说了声:“去交费吧!”

青青又懵了:“交费?交多少啊?”

那医生说:“二百五十四块!”

青青问:“又是二百多呀!怎么那么多!”

那医生说:“出生医学证明四元,那二百五是买儿童保健卡的钱。”

在青青内心的天平上,小成功是至高无上的,为了孩子,花多少钱也不算多。可是,她现在身无分文呀。真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青青灵机一动,对那医生说了声,“请等我一小会儿”,转身出去了。

青青来在大街上,找到一家手机修理店,要把自己的手机卖掉。那个修手机的拿过她的手机看了一眼,说:“二百。”

青青说:“怎么才二百,我一千多买的,还是新的呢!”

那人说:“知道是新的。我们要担风险您哪!”

青青说:“担什么风险,我这可不是偷的!”

那人说:“这我知道,都会这么说的。再说,这样式早过时了,不好出手您哪。添一百,三百行了吧?”

青青无奈,取出手机卡,把心爱的手机交给那人,换了三百元。

青青办好了出生医学证明和儿童保健卡,手里还剩下一把零钱,又去商店,为小成功选了一套宝宝装,把身上的零钱全交给了这家商店。该办的全办了,一身轻松了,高高兴兴地回家去吧。小成功呀,今天是你的满月,一辈子就只有这一次呀!只要你满意了,我们再苦点,心里也是甜的。

此刻,一个更大的惊喜正在家里等着她。一进门,她看见了抱着孩子的邝宇。

“哥呀!你可回来了!”

“回来了!青青你好么?”

突如其来的喜讯,让青青措手不及。彷佛梦中一般,她日夜思念的人终于站在面前,往日那许多悄悄出现过的不祥的预感一下子被打碎了,她的心中霎时间溢满了幸福,热泪不由自主地滚落下来。

“我还好!”青青鼻子一酸,颤声地问:“哥!这些天你去哪儿了?也没个音讯,让人家急死了!”

邝宇简单地说:“别提了,那天我被当盲流抓进去了。后来被送到太阳谷去筛沙子,再后来又被送回老家。在那里手机没有信号,没办法跟你们联系,把我也急坏了。”

青青擦去泪水,笑着说:“回来就好了,一家人团圆了。你看,你的儿子跟你多亲,冲你微笑了,这可是第一次呀!原先,他只在梦里笑,醒着的时候还没笑过呢,到底还是父子情深啊!对了,医院的还款,孩子的出生证明,我都办好了,都在这里了。你这当爸爸的不在,我这个小姨就先做主了,孩子的名字叫‘成功’。反正是乳名,合适不合适先叫着吧,上户口卡的时候再改。”

邝宇说:“巧极了!我那天曾经想叫他‘竟成’来着,还是‘成功’叫着顺口,也大气,就叫‘成功’吧!户口的事还不知要等哪年呢,连我们做父母的户口还在老家呢!”

青青突然发现倩倩不见了,忙着问:“哥,我姐呢,咋不在家呀?”

邝宇说:“她做头发去了。她说,今儿过年了,一家人也凑齐了,她要好好享乐享乐!”

青青似有所悟,迟疑一下,才说:“对呀,这回全家团圆了,该好好过个年了。”

说着,青青将口袋里的票据、钥匙、银行卡等全都掏出来,交给邝宇说:“哥呀,这些东西你都收起来吧。今儿个天不早了,我就不等姐回来了,我得去……去找我的同学去了。”

邝宇不知道青青其实并没有去处,说了句:“倩倩也该回来了,要不你再等等?”

“不,我是该走了!”青青凑近邝宇,在孩子的面颊上亲了一下,轻轻说了句:“小成功啊,再见啦!”

她环视了一遍这间小屋,又瞟了一眼邝宇,说:“哥,我走了。”

青青开门离去,好像逃跑一样,一出门就没影儿了。邝宇在后边喊她,她一句也没听见。


2007年5月27日

 
 
  • 《牡丹之恋》故事简介
  • 第一章----第十章
  • 第十一章----第二十一章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
  • 《牡丹之恋》最近更新

故事简介:

一位当红的年轻作家周旋在几个不同身分的女人中间,有求爱的、有争宠的、有寻欢的、有找乐的、也有心有所属而无动于衷的,原本一个宁静的家被搅得乱作一团,以至于懵懵懂懂地被捉进了拘留所,落得个“尔曹身与名具裂”的下场,也尝到了众叛亲离、落井下石的滋味。到头来求爱的为爱所害,争宠的反被牵连,寻欢的另求他欢,找乐的落个没趣,一无所求的反倒雪中送炭、真诚相对,此时才知真情之可贵、真爱之难得。

然则,越是跌进谷底,人也越是变得清醒,好在“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原来跳出浮躁、情感归零、返朴归真,生活才变得美好。所谓“情海无边,回头是爱”是也。


札记一:《写在“奔三”之际》:

“记得幼小的时候,我们所听到所看到的都是这样的忠告:人类历史黑暗的一页已经翻过去,我们的明天会更好。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未来的一切都是美好的。然而一切并非如此......”

                       阅读全文

札记一:《写作是一种病》:

过去的那些日子,虽然病痛的折磨、琐事的纷扰令人烦心,但纠缠最甚的却是腹中尚未成形的作品,是人物的命运与纠葛。那三几个可爱的人物,虽系虚无缥缈中来,却莫逆于心,亲如挚友,与我朝夕相伴,不离不弃。他们个个都有着与周围现实格格不入的品格,这是让我最最喜爱他们的。性格脱俗,就使他们难免坎坷的命运。命运坎坷,他们就得忍让。忍让不得,就免不了奋起抗争。若抗争不过,就......

                       阅读全文

\(^o^)/~长篇小说《牡丹之恋》持续更新中......
花儿为谁开
阿Q五世还乡记
命犯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