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牡丹之恋》

第八章 偏心女状元

19.烹若小鲜

婉儿走后,小主人就像丢了魂,成天闷在他的书房里,不是对着电脑屏幕发愣,就是对着窗子发愣。要么,他就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闭目养神,一坐就是大半天,一动不动。

夜里,他的屋里几乎整宿亮着灯,不是熬灯油,而是熬他自己。谁知道他心里在琢磨什么?

他说过他是作家,要思考,不要我打扰他。我记住他的话,只在房子里悄无声息地做我的活儿,不搭理他,也尽可能地不发出一点声响,怕惊动他。

这场面很可笑,俩大活人关在一个屋里,都像哑巴似的,半天半天地不过一句话。哑巴还会哇啦哇啦地比划呢,我们俩倒好,同在一个屋檐下,低头不见抬头见,却熟视无睹,一声不吭,好像演戏一般,扮演着一对陌生人。

屋里总是很静,不时会有一声叹息,像针一样轻轻地落在地板上。尽管很轻,却透露出他有心事,他的心在受煎熬。

我猜测,他的沉默与写作无关,全是因为婉儿。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婉儿那天为什么走,又为什么不再回来?

可那天从头到尾我都在场,好像没什么过节呀!

但愿没出什么大事!热恋中的年轻人,好一阵恼一阵也是常事,旁人千万别当真,过一阵子就没事了。本来就没什么大事嘛,活脱脱一对儿金童玉女,不信还有什么扣子解不开!

但是,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了,婉儿一直没个信儿,小主人也还是整天闷着,没个动静。我不明白的是,家里有电话,他们的手上又都有手机,咋就不能联系呢,什么话不好说开呢?怄气也好,较劲也罢,总不能没完没了吧。

电话铃每一响起,我就禁不住侧耳静听,巴不得是婉儿有了信儿。可是,听起来都不像是她打来的,多半都是什么人请小主人出去吃吃饭、聚聚会什么的。我想,小主人能出去散散心也好嘛。可惜的是,所有类似的机会都被小主人一一谢绝,好像他是成心关自己的禁闭,故意地惩罚自己。

他心里装着事,思想上有疙瘩,吃饭就不积极,眼看着一天比一天瘦下去。再加上缺眠,脸色也变得灰灰的,凹着一对黑眼窝。别的我管不了,生活上可正归我管,我得尽职尽责。

首先得让他吃好,因为不管出什么事,日子还得过下去,身体不能垮。我所能做的,就是上心地咂么他的口味,变着法地给他做些顺口的饭食,尽量地让他多吃点。

他早上起床晚,长期不吃早餐,这习惯不好。为了让他改掉这毛病,我就把早餐先放在他的书房里,而后再去敲他卧室的门,提醒他先少吃一点,吃了再去睡。

起初两三天,他嘴上答应着却不去吃,照常睡他的懒觉。大概他心里有些反感,但碍着情面,没好意思驳我的面子。我却不厌其烦,照旧坚持每天为他送餐,直到有一天他起来吃了,并且发觉吃饱再睡果然更舒服些,就接连吃下去了。后来,每到这个钟点,就是他不想吃,他自己的肚肠也催他起来,吃早餐竟成了他的新习惯。而且吃过以后,也不睡回笼觉了,他的生物钟竟让我给调过来了。打那时起,我也就不必再去敲他卧室的门了,记着按时给他送餐就行了。再后来,他竟然准时下楼坐在餐桌前等待了,不管夜里睡得多晚,早餐也绝不耽误了。

早餐虽然每天按时吃,却吃得不多,当然话就更少了。至于对吃早餐他是怎么看的,情愿还是不情愿,合不合他的口味,他没有一句话,我也始终猜不透,只能揣摩着他的心思做。

但我料理饭菜的能力实在太差,费劲巴拉地也只是做熟而已,样样都拿不出手。一过元宵节,我每天都要去曹州老店转转,看看我的老乡回来没有。他们才是行家,我盘算着要想让小主人吃好,就得向真行家拜师学艺,。

终于有一天,曹州老店开门营业了,我见到了老家人,也收到了妈妈给我捎来的衣服。我虽然并没把当保姆的实情原原本本地告诉妈妈,但她知道我一定会与老乡联系的。

我把投师学艺的打算对老乡说了,他们很热情,很乐意收我这个徒弟。但他们还要加上一个条件,那就是要我帮他们做些剪纸窗花,装饰他们的店堂。这还算条件么?就算没有学艺这件事,要是他们求到我,我能拒绝么!

他们的店堂正面已经挂起大幅的牡丹图,旁边还有大禹、宋江他们以及葛巾仙子的画像,老家的乡土特色和历史文化使这个小吃店一下子雅致起来了。

好吧,那我就锦上添花吧。于是,我就围绕牡丹之乡以及葛巾和玉版的传说,给他们做了好几幅剪纸画。我的剪纸技艺虽然不比妈妈精巧,但我有我的特点,妈妈剪的大都是花鸟虫鱼,而我却擅长描摹各色人物,这一次正是大显身手的好机会,何乐而不为呢!

当然,在帮忙的同时,我也没忘记学习烹饪,通过虚心求教、大胆实验,自己觉得在烹饪技艺上很快就有所提高。师傅们说:不论做什么,在‘色香味’和‘形意康’上一定要讲究。‘色香味’我还懂,‘形意康’可就难住我了,后来才知道,原来指的是形态、意境和健康。

我的标准可没有那么高,好吃、顺口、有营养就够了。后来,我学着做的烧牛肉和水煎包,小主人就很爱吃,看着他吃得香,比我自己吃还高兴。我大受鼓舞,恨不得他咽下一口,我在一边也咽下一口,尽顾着看他吃,吃了半天,我自己碗里的饭还一口没动呢。原来他咽下的是饭菜,我咽下的是口水,大白天的像做梦一样,真好笑!

可是,毕竟由于条件所限,加上功力不足,有许多美味还是做不上来。没有别的选择,我只好把它买回来。

一天早晨,我在餐桌上摆了一盘面泡子,一盘吊炉烧饼,还有一盆洁白如奶的羊肉汤,这三样都是老家的特色美味,也是我无论如何也做不来的。小主人尝了,禁不住笑出了声,一边开怀大嚼,一边赞不绝口,忙问我是怎么做出来的。我如实地说了。小主人还是抓住不放,非要我带他去见识一下,说一定要亲眼看看这么奇妙的东东是怎么做出来的。

好难得啊!都快一个月了,一片乌云总算被吹散了,小主人的脸上第一次露出笑模样,也是第一次说了这么多的话。我忍不住背过身去,悄悄地擦眼泪,而后又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心里偷骂那个婉儿,你把他害得好苦,你不该这么绝情,就是自由恋爱,也不带这么玩的!

 

 

20.水煮何为

第二天早晨,我带着他来到曹州老店。他别提有多兴奋了,吃吃这个,尝尝那个,一边吃着,还一边夸着,直到肚子饱了,想吃也吃不下才停住。

一个大男人,怎么跟我们女孩儿似的,也那么嘴馋!

但我早不是那个年龄的了,现在对吃的感觉似乎有点麻木,吃什么都无所谓。上有老,下有小,哪里有我摆谱的份儿!

妈妈说,“眼下的日子富裕多了,不但能吃上净米净面,还能倒换着季节吃菜,你们算赶上好时候了,人得知足!”

我就很知足,心里总有好几档子事惦记着呢,哪还有闲心琢磨吃什么,怎么吃。我早把吃饭当作任务,为的身体,更为的养起这个家,好点次点早点晚点都没啥,一日三餐不落顿就成。可这一回,不知不觉地就被他感染了,犯了馋嘴的毛病。先是跟着他吃,他吃什么我也吃什么。而后又随着他的评价吃,他说到哪个,我就吃哪个。最后,见他吃不下了才发觉,我自己更吃不下了。奇怪,我今儿个怎么这么没流儿,跟饿死鬼投生的一样,丢人!

但我吃第一口的时候心里就想过:这会儿女儿在吃什么,爹妈公婆在吃什么,要是能让他们也吃上该有多好!这些年来,我自己每吃上什么好东西,就很自然地想起他们,一种歉疚和自责便油然而生,久久挥之不去。可今天,这个念头仅一闪就过去了,似乎又找回以前的那个贪吃的我了。

吃完早点,他还不张罗回家,非要我带他到后边的操作间里转转。也不知他从哪儿来的那么高的兴致,几乎跟每位师傅都打了招呼,边看边问,刨根问底,就跟我头几天来拜师学艺时一个样。我不由得暗自寻思,他这变化是不是有点太突然,是不是有点不正常?

回家以后,他跟我说的头一句话居然是:“姐,今天中午你别做饭了,咱们还去老店吃!”

我几乎料定,他的确不正常了。

我当然依着他,中午带他去了老店。那以后,一连几天我们都是去那儿吃的早点,只在他起床太晚的时候,才买回来吃。

一天,我买了早点,正要付钱,老板大哥却死活不收,还说以后永远不再收我们的钱。

我正纳闷,老板娘大姐过来说:“妹子,还是我跟你说吧,你哥笨嘴呱舌的,什么事儿都讲不明白。”

我说,“大姐,这里边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要是不收钱,以后我们还敢来么?”

大姐说,“不收你钱是因为你家的先生……”

我一听这话不大对味儿,赶紧拦住话头。

“大姐,你说的什么呀,怎么成了‘我家先生’啦?”

大姐也笑了。可她不认输,还变着法儿地圆她的场。

“别想歪了,妹子!我说的是‘你家的先生’,不是‘你家先生’!”

我说,“那也不成,有‘的’没‘的’的,还不是一样!”

“对呀,就是一样呗!”

这一回,还是让她抓住把柄了。

原来事情是这么回事:最近,老店的生意越来越火。许多人来自挺远的地方,是专门冲着“曹州老店”的字号慕名而来的,还有不少年轻人,居然也到老店来尝鲜。他们尝过吃过,还要拍照留念,这可是从来没出现过的新鲜事呀。原来小主人的一篇文章在网上被热炒,文章里提到了老店。老板娘大姐要我求小主人把文章印出来,挂在店堂里好显摆显摆。

这是件好事,我为老乡高兴,也为我家小主人高兴!

天啊!我都被她搅乱了,“小主人”前边还搭上个“我家”!幸亏只在心里想了一想,没人知道,简直羞死人了!

回到家,我没敢多耽误,就把这事儿跟小主人说了。小主人听了并不觉得奇怪,平平淡淡地说:“火不火不在文章,那老店早就该火。可惜我那文章还没写到点儿上。”

我急切地问他:“那文章在哪儿,让我看看行不?”

小主人说:“姐你房间里不是有电脑么,用它就能上网,你打开我的博客就看到了。”

真的呀!我已经许久没上网了,自打出了学校门,基本没接触过电脑,还是最近因为那死鬼的官司,需要查阅法律法规,才去了镇上的网吧几次。

我打开电脑,探出身子问:“小主人,你的博客叫什么,怎么找?”

小主人也跟进来,“很简单,你搜我名字就找到了。”

我输入“何为”这两个字一搜,啊呀,厉害!原来在网上他还是一位知名度很高的名人哪。

我由衷地赞叹:“小主人,原来你是名人!”

小主人挺谦虚,“耽个虚名而已,已经有名无实了。”

“你谦虚过度!”

“咳,哪儿是谦虚。”

小主人莫名其妙的一声轻叹,我感到不解。我并没多想,接着问:“小主人,你的博客叫什么名字?”

“‘水煮何为’,还没搜出来么?”

“什么?是‘谁主浮沉’的‘谁主’么?”

“不是。水煮鱼你吃过么?水煮鱼的‘水煮’那俩字。”

这名字好怪,我随口说,“什么是水煮鱼,没听说过,我知道有个菜叫水煮肉片,没尝过什么滋味。干嘛起个菜名,有什么讲究么?”

“姐你一语中的,今儿这谜被你说破了,字面上是‘水煮’,实际指的就是‘谁主’。我的博客开三年了,你是唯一看透的人。姐你可不是凡人!”

我尽顾着手下忙活着,不明白小主人说的是什么,也顾不得搭理他。

啊,有了!原来《水煮何为》早已搜到了,就在我的眼皮底下,只不过没注意到它。

21.曹州老店

我手中的鼠标轻轻一点,《水煮何为》的页面哗地打开了,写老店的那篇文章赫然展现在屏幕上。


去曹州老店感受齐鲁民风古韵

我家附近有一家小吃店,叫“曹州老店”。名曰“老店”,其实并不老,因为这一带的小区都是新建的,几年前还是一片菜田,何来老字号呢?尤其于我来说,它其实是家新店,因为直到最近我才有幸踏进它的门槛。我们八○后这一代几乎是吃着洋快餐长大的,对这般土里土气的店铺向来不屑一顾。加上老店铺面不大,装潢又不甚起眼,几年来打它门前路过已不知有多少遍了,却从未引起过我的注意。

数天前,因为友人的缘故,我有幸第一次造访这家老店。这一进不要紧,竟如发现新大陆一般,你不得不对它刮目相看。想不到在我眼皮子底下,居然还窝着这么一个别有洞天的所在,简直匪夷所思!或许你会以为,为了解馋,图个口腹之快,城里城外这种地界多了去了,至于这么痴情,这么激动么!非也,老店所提供的佳肴固然精美,除此之外,却还有比寻常意义上的美食更有价值的东西,而这一切只在你倾其全身心地品尝之后,方可豁然而悟。它会告诉你,真正的美食岂能局限于口腹之乐,其深广的精神层面上的怡悦和享受,更是不可或缺的。

进入老店,你仿佛不经意间走进一个闹市中的乡村,你会发现店里布置得十分简朴,墙壁、桌椅、窗棂以及恰到好处的点缀,几乎每一处都透着古朴和亲切。店内装饰更是别开生面,迎面悬挂一幅姹紫嫣红的工笔牡丹图,两边挂着写意传神的大禹治水,水泊梁山群英聚义等内容的国画,门、窗、柜及屏风上贴满玲珑剔透、活色生香的剪纸画,在剪纸图案中你还会找到《聊斋志异》里的葛巾和玉版两位牡丹仙子呢!而在食品柜台的对面,则矗立着一个长长的柜橱,柜橱里陈列着诸如木制车轮、竹制筛子、锈迹斑斑的锄头和麦秆编织的草帽等农家器物。

或许你要问:为什么一间普通的小吃店,非要打扮成貌似博物馆的展厅呢?别急,在小店临门悬挂的一幅正楷书写的《老店简介》中,就可以找到答案。简略地说,原来山东菏泽古名“曹州”,历史久远可追溯到中华民族的始祖母华胥氏。“菏泽”原是天然古泽,为“菏山”和“雷泽”的简称,史称“天下之中”。大约在六七千年前,华胥姑娘踏了雷泽岸边雷神的脚印而怀孕,遂于雷泽之畔的“成”地生下伏羲,后伏羲与其妹女娲结为夫妻,进而繁衍了中华民族千百代的子子孙孙。远古时期,这里曾是尧、舜、禹等氏族部落首领的活动疆场,历代的先圣、豪杰如政治家伊尹、军事家孙膑、思想家庄周等,都曾与这块土地结下过不解之缘。范蠡改名经商,刘邦登基称帝,曹操成就霸业,黄巢起兵反唐,宋江聚义群英等事件,也都发生在这里。夏商之际的伊尹不仅是史上最早的政治家,还是史上最早的美食家兼厨师。春秋时期的易牙,唐代女厨师膳祖等,也是名耀史册的一代名厨。此外,这里又是牡丹之乡,古来就有“曹州牡丹甲天下”的美誉。所有这一切,即使你还不曾了解,老店所洋溢出的氛围和气息,已足以令你心驰神往、陶然其中了。

当然,老店之所以值得称道,首当其冲的还是它所提供的菜肴。但这里所指的还不是正牌的鲁菜,像外焦里嫩的糖醋黄河鲤鱼,以清鲜脆嫩见长的锅塌豆腐,甚至溜腰花、口袋鸡之类。北京城里经营鲁菜的饭店太多了,似乎家家都各有所长,难分伯仲。而老店则另辟蹊径,主打菏泽特色的风味小吃,正是在这些平平常常普普通通,每个山东百姓一日不可缺少的食品中,齐鲁地域的风味才更浓,齐鲁文化的浸润才更深。

这几天,老店成为我每天必去的场所,去老店吃早点已是日程安排中必不可少的一项。老店的生意很红火,从早到晚顾客盈门、应接不暇。特别是清晨,天刚朦朦亮就开始营业了,就地用餐的、打包带走的、电话外卖的,连续三四个小时不断流。老店的老板、老板娘都是纯朴的山东人,又爽朗,又实在,待人热呼呼的,很快就跟我混熟了,每次见了,都像多年的老邻居似的,远远地就打招呼。我发现住在这个小区的大部分人跟他们都很亲热,说话办事无拘无束,有叫叔叔大爷的,有叫婶子大妈的,还有称兄道弟的,居住楼房公寓的那种生分感和距离感悄然不见了。城市里有了他们加入,简直变成了都市里的村庄,空间显得小了,人与人之间距离也拉近了。我想,真应该多几个像这样子的都市里的乡村,或者干脆就把都市都建成乡村一样的都市,岂不更好!

品种多多是老店小吃的特色之一。 店虽不大,人手也没几个,他们所经营的品种却多达二三十种。像主食类的烧饼、火烧、面泡子、肉排夹饼、水煎包、烫面包、壮馍、戗面馒头,肉食类的烧牛肉、卤肉、驴肉,汤水类的羊肉汤、胡辣汤、豆沫、油茶、紫米粥、莲子粥,甜食类的炸糖糕、耿饼、三刀、芝麻糖,此外,还有给我极深印象的酱大头菜,据说已经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不管是谁,假如你来到这里,恐怕愁的不是找不到爱吃的东西,而是爱吃的东西太多,难以取舍吧。

口味纯正是老店小吃的特色之二。也许你会说,这些都是大众食品,都是每个百姓生活离不开的家常便饭,还有纯正不纯正之说?但假如你再仔细想想就能理解,由于市场竞争太激烈,偷工减料、以次充好、掺杂使假的现象比比皆是,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不随波逐流,坚守“口味纯正”的起点是多么不容易!譬如老店拿手的羊肉汤,一定要选用三年龄青山羊为主要原料,尤其以黄河故道和大沙河两岸的羊为最佳。因为平原地区农家饲养的羊不光吃草、喂饲料,还经常喂点剩饭或粮食,羊长得膘肥体壮。山区的羊不行,熬出的汤发黑且不鲜洁。吃不是小事,这家老店加工制作的所有食品,从选材、配料到加工、制作都严守规矩,食品的口味不仅纯正而且正宗,烧饼烧饼味儿,火烧火烧味儿,馒头馒头味儿,保证实至名归。

不离传统是老店小吃的特色之三。一个地区、一个民族的饮食口味,当然不是一成不变的,它必然要受到地域交流和时代发展的影响。但我相信变化之中必然有其不变的元素,这就是地域基因、民族基因和文化基因。菏泽小吃绵延发展数百年、数千年,它的传统也在这一瓢一饮、一粥一饭中传承下来,更在平民百姓及名师大厨的制作规范和烹饪技艺中保存下来。譬如烧饼、火烧原本是在吊炉里通过文火慢烤的方法烘烤出来的,吃功夫,要火候,绝不能跑糙,只有这样才能将面粉和辅料中的香味儿发散出来。现在许多店家都急功近利,改作油锅煎炸、速战速决。加工的速度倒是快了,吃起来却满不是那么回事,面上很光鲜,内里却还生着粘着。就拿菏泽独有的面泡子来说,一个小小的面团放入油锅一炸,就立刻膨胀成葫芦状,里边全是气孔,它比北京天津的油条好吃多了。可是,做面泡子既费时又费力,炸面泡子之前,为使生面团中充满空气,厨师要将和好的面在缸盆里摔打两三千次。或许有人说,现在已是快餐时代,科学技术这么发达,老传统该丢掉了,应该想点省时省力的创新办法。说归说,做归做,吃归吃,在吃上还是马虎不得的。如果分别将传统方法和“创新”方法制作的食品同时摆在你的面前,一边是吊炉烘烤的烧饼、火烧和鼓着气泡的面泡子,另一边是油炸的烧饼、火烧和饱含油脂的油条,你会选择哪一边的呢?显然,快餐时代、快节奏时代的人也要善待自己,既要吃得饱,更要吃得好、吃得健康。

价格实惠是老店小吃的特色之四。这一条就不必细说了,从老店红红火火、门庭若市的生意上不难看出,各类食品精致尽管精致,正宗尽管正宗,价格却是大众化的,追捧者、拥趸者、依赖者大有人在。每当我品尝那些美味可口的食品时,师傅们精心熬制羊肉汤的影子、噼里啪啦摔打面团的影子、傍着吊炉烘烤烧饼的影子,总会在我的脑子里浮现出来。为了我的享受,他们的付出实在太多太多。

如此看来,在这家老店不仅可以得到美食,还可以得到比享用美食多得多的享受。置身于古朴的老店,就仿佛徜徉在齐鲁大地上,耳畔回响起历代先贤圣哲、英雄豪杰的脚步声,他们曾如烹小鲜一般治大国,也像治大国一样烹小鲜。当然还有蒲松龄笔下的葛巾和玉版两位姑娘,她们为爱付出一切却仍被爱人所猜疑的可悲命运,令人扼腕叹息。但她们还是将牡丹移栽到黄河对岸的洛阳,进而让九州大地遍开仪态万方的国色天香。其中最难以忘怀的,应该是距离我们最近的那一段历史,英雄的齐鲁人民同仇敌忾,英勇善战,不惜付出鲜血和生命,换来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完全可以说,我们现在享用的是美味佳肴,而缭绕在身边的,镌刻在心上的,飞翔在梦中的,则是齐鲁大地的民风古韵和史诗传奇。


 

22.仙子夺魁

文章写得太精彩了!表面上看写的是美食、老店,骨子里却包含很深的含义,字里行间说的其实都是老家的人情事理,真绝!读罢文章的最后一个字,我闭上眼睛沉默了许久许久,像品味美酒一般慢慢地回味,酸甜苦辣,什么滋味都有。又好像心里憋了几辈子的话,一下子全倒出来,痛快淋漓中,心头一股热浪直往上涌,旋即化作泪水唰地夺眶而出。

那一霎,我立刻想起早已不在人世的姥姥和舅舅。在老家,从抗日的年代起,姥姥就是远近驰名的“红嫂”,打鬼子,救伤员,掩护干部,参加游击战、地道战和地雷战,样样她都走在前头。那是解放前夕的一段最黑暗的岁月,姥姥坚强地顶住还乡团的严刑拷打,没吐一个字,两条腿都被打折了,在炕上养了半年多。舅舅却被堵在地道里,任凭敌人火烧和烟熏,至死不屈,直到壮烈牺牲。那天恰好是1948年的元旦,与舅舅同行的还有十七位烈士。

这些事已有很多年不再提起,还记在心里的恐怕只有妈妈和我了,将来也许还有我的女儿。小主人当然不知道这些,但读了他的文章还是让我感到宽慰,确信一切有价值的东西,是不会被好人们所忘记的。他就是这样的一个好人!

“姐!我这文章写得……怎么样?有没有问题?”

原来他一直在旁边等着,大概见我久久没有话,才想起问我的。

我没有回头,怕他看见在我流泪。

“很好,很好!把我老家人心里头的话全写出来了。对了,你对我老家的事怎么知道得那么多?怎么比我了解的都多呀?”

小主人回答说:“很简单,不了解我可以上网搜呀!姐,现在要紧的是文章这么写行不行,有没有问题,就等你拍板呢!要是有问题,马上改还来得及。你可是菏泽人,你的意见最重要,肯定权、否决权全在你那儿!”

在博客的留言里,这篇文章已经得到异口同声的喝彩,他却还是坚持要听听我的意见。能被他如此看重,是我从没想到的,难道就因为我是来自菏泽的老乡么?还是他对自己的文章到底还是缺乏自信?他要是知道我已被感动得热泪盈眶了,会怎么想?不会笑我没有大姐的样子吧!

幸好我的表情未曾被他看到,还是保持一点神秘感为好。我一直面对着屏幕,冲着他的是我大半个脊梁。

但他的文章的确写得好,应该得到鼓励。

我说,“刚才不是说了,文章很好,没问题!但文章是精神产品,不能跟烧饼、火烧比。烧饼、火烧的好与不好,谁都能尝出来,差也差不到哪儿去。文章就不一定了,见仁见智,众口难调,就随他褒贬去吧。就是一致叫好,每个人所赞赏的,也不一定都在一个层次上。”

小主人对我翘起大拇指,连连夸我:“精辟!精辟!姐,你可真棒!”

他这么夸我,我可受用不起,因为刚从博客留言中看到,他可不是一般人,是个明星级的人物。最好的办法是实话实说,不给自己增加负担,这是我历来的观点。

“不过,这些话都是照搬我老师的。那年,我参加牡丹节剪纸大赛,评委老师给我的评语大致就这些话。结果,凭她这几句评语,就把分数一路领先的一位选手压下去,最后我得了 状元。”

小主人听说我拿过状元,就抓住话头不撒手了。“姐还是剪纸状元哪,怪不得一出手就不得了!那回你剪的什么作品?”

看来,实话说多了也麻烦,但既然开了头,我只好一步跟一步地耪下去。

“就是你在老店见到的牡丹仙子葛巾和玉版。不过,我的老师没拿烧饼、火烧打比方,牡丹节上要是搬出烧饼、火烧来,笑话就大了。当时她说的是牡丹花。”

“被姐比下去的那人,是不是剪的牡丹花?”

小主人对这事兴趣很浓,判断也很准。

“没错,就是牡丹花!不是老师赏识我,我哪能在牡丹节上把牡丹给比下去呀!”

“姐,我也觉得葛巾和玉版的作品好,与牡丹花做比,从选材和立意上就高了一筹。牡丹是自然物种,葛巾和玉版是自然物种升华的精灵,是人类精神追求的象征,但她们又与牡丹密不可分,紧扣主题又不拘泥于形式,放得开又切中牡丹节的宗旨。此外,牡丹被她们移植到洛阳的传说,又暗含着牡丹开遍全国,走向世界,发扬光大的意义在里边。状元属于姐,是理所应当的。”

小主人把这件事儿分析得头头是道,完全有资格做评委,可惜那次没请到他。

“小主人,还是你的水平高。记得当初,我的老师讲的大致也是这个意思,当场就把所有的评委都说服了。表决的时候,所有评委举的牌子,写的都是我的名字。”

“吴香?”

“对,吴香!”

看见小主人偷笑,我才醒悟到被算计了。小主人叫我名字时,学我老家的口音。我不假思索,也跟着说了一遍,也用老家的口音。听起来不是吴香,倒好似“勿想”了。

“那好吧,香姐!”

什么,他叫我“香姐”?我被吓了一跳!

“既然你没意见了,那我就去把文章打印出来,快点给人家送去。”

什么?“香姐”这俩字也是随便叫的!

迄今为止,叫我香姐的都是我最亲密的女伴。在过去,没有我的默许就叫得这么亲,我会感到肉麻的。但我仅把惊讶留在内心,表面上仍是不动声色。他好像是脱口而出,似乎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小主人接着说下去,“不过,咱去吃早点、买早点,钱还是要给的,一分不能少。”

“那可不成!”我一听这话,急了,腾地站起来。“凭什么呀?那是你应得的待遇!再说啦,你又不是白吃白喝,你那文章影响多大,传播多广,给他们带来多少回头客。换了别人,他们写得出来吗!”

这一回,该论着小主人惊讶了。他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我,看得我心里直发毛。

我突然醒悟过来,自知失态。“啊哦……对,对!钱是不能少……我刚才……想得太不周全了。”

是呀,刚才我怎么那么不理智,那么偏心!连我自己也说不清,心里想的是什么?

小主人不语,去楼上打印去了,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人。

这是我的房间么?

房间虽然不大,但干净、整洁、明亮、舒适,墙壁上贴着精美的墙纸,窗户上挂着丝质的窗帘,脚下踩的樱桃木地板,屋顶垂下带水晶珠的吊灯,还有带穿衣镜的衣柜、带皮靠背的单人床、带台灯的床头柜和装了电脑的写字台。但这房间并不属于我,准确地说,它仅是我权且安身的一处蜗居而已。

我的耳边又响起那句话:“记住:主人对你多好,也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保姆就是保姆,别拿自己不当外人!”

 

2010年3月28日 写于北京大兴

   
 
  • 《牡丹之恋》故事简介
  • 第一章----第十章
  • 第十一章----第二十一章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
  • 《牡丹之恋》最近更新

故事简介:

一位当红的年轻作家周旋在几个不同身分的女人中间,有求爱的、有争宠的、有寻欢的、有找乐的、也有心有所属而无动于衷的,原本一个宁静的家被搅得乱作一团,以至于懵懵懂懂地被捉进了拘留所,落得个“尔曹身与名具裂”的下场,也尝到了众叛亲离、落井下石的滋味。到头来求爱的为爱所害,争宠的反被牵连,寻欢的另求他欢,找乐的落个没趣,一无所求的反倒雪中送炭、真诚相对,此时才知真情之可贵、真爱之难得。

然则,越是跌进谷底,人也越是变得清醒,好在“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原来跳出浮躁、情感归零、返朴归真,生活才变得美好。所谓“情海无边,回头是爱”是也。


札记一:《写在“奔三”之际》:

“记得幼小的时候,我们所听到所看到的都是这样的忠告:人类历史黑暗的一页已经翻过去,我们的明天会更好。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未来的一切都是美好的。然而一切并非如此......”

                       阅读全文

札记一:《写作是一种病》:

过去的那些日子,虽然病痛的折磨、琐事的纷扰令人烦心,但纠缠最甚的却是腹中尚未成形的作品,是人物的命运与纠葛。那三几个可爱的人物,虽系虚无缥缈中来,却莫逆于心,亲如挚友,与我朝夕相伴,不离不弃。他们个个都有着与周围现实格格不入的品格,这是让我最最喜爱他们的。性格脱俗,就使他们难免坎坷的命运。命运坎坷,他们就得忍让。忍让不得,就免不了奋起抗争。若抗争不过,就......

                       阅读全文

\(^o^)/~长篇小说《牡丹之恋》持续更新中......
花儿为谁开
阿Q五世还乡记
命犯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