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牡丹之恋》

第十六章  着意惹相思

 

39.鸳梦重温

 

把锦添打发走,排除了身边的干扰,本想就可以安安静静地做我的图了,谁料想我平静的心如湖面一般,一经扰动就很难恢复平静。面对着屏幕发呆已经很久了,光标像是生了根,一直趴在原地不动。人坐在网吧里,心却如断了线的风筝,飘得不知去向。

我这是怎么了,莫非喝下这一杯咖啡,就使我不能自已了么?

多年以来,我只知道一门心思地挣钱,养家,奔日子,什么都不想,对什么都不动心,从来也没像今天这样,心旌荡漾,神魂恍惚。

我好像是从黑森林或者黑隧洞里突然闯出来似地,还不适应外面的世界,刺目的阳光,灼人的热浪,搅得我头晕目眩。四顾茫然。

平心来说,锦添虽然有点冒失,有点莽撞,若不是他把我的迷梦打破,也许我仍不敢正视这个现实:这些年来,我实际上是在守活寡!

往事像一件穿破的毛衣,只要抓住一根线头,就再也扯不断了。

不经意之间,看到工具条的上的小企鹅又在闪动,原来又是锦添,他怎么又上网了?

弹出的信息框里有他的话:“姐,我到家了。你还在网吧么?在这里说说话不影响你工作吧!”

他可真执拗!但我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可搭理他,那更会适得其反。恋爱中的人是最不理智的,最有效的镇静剂就是时间,时间的流逝或许能冲淡他的痴情。

当年的我还不就是这个样子,别看平日里稳稳当当、循规蹈矩的,一旦爱起来就不管不顾,十头牛都拽不回来。

打上小学起,班里就有同学早恋,中学、中专更不用说,与我要好的姐妹们全都有早恋的经历,只有我,直到护校毕业,情感史上还是一张白纸。

自从结识了常大勇,都说我变了个人,一天到晚晕晕乎乎的,像喝醉了似地。忘事儿、误事儿、办错事,这些很难在我身上出现的错误,却接二连三地出现了。该我值夜班时忘了接班,不该值夜班时却老早地就来接班。过植树节组织大家义务植树,等把大家集合好了,我却忘记了植树地点,还得打电话现问。每天下午还不到下班,我的心就飞出去了,要不就借口找东西,凑到窗前偷偷地朝医院大门张望,期盼着出现常大勇的身影。

姐妹们交的男朋友一个比一个有身份,不是教师就是干部,要不就是本院的医生,只有常大勇是个农民,还是外省的,这是最让人不能理解的。

姐妹们直截了当地劝我,说什么的都有。

“原先我们大家以你为荣,因为你是我们这届的校花,而且艳压历届,独占鳌头。可现在你太让我们失望了,找了个农民不说,他还没工作、没户口。”

“真不知道你看上他什么了?他是有钱,还是有才?一样都没有!就是个头儿和脸蛋儿还凑合,那又管个屁用!借用老一辈人的话说:好看的脸蛋能长出大米吗?”

“你要是拉不下脸,不好跟他吹,你就把他交给我们,由我们去对付他。保证叫他立马走人,他永远都别想回来!”

科主任也出马了,她把我叫到办公室,苦口婆心地谈了半天。

“现在实行婚姻自主,我是过来人,又是你的长辈、领导,在这个问题上我不愿多说。我只说一点,人生不光有爱情,还有事业,不能为了爱情而牺牲事业。你来院虽然不到两年,但你的表现可圈可点,全院上上下下都很满意,特别是我,我最看好你。看得出来,你爱医学这一行,爱护理这一行,肯钻研,基础又扎实,还挺有灵气的,跟你说句绝对有把握的话,你在医院干下去,一定会有很好的前途。再给你透露一点内部消息,有的也许你知道,有的也许你还不知道。你在学校里表现就很出色,据说学校已经将你的情况,作为第二梯队后备力量之一,直接转给了市委组织部。共青团市委派人来过医院好几趟,一是考察你,二是想把你提到团市委去工作,若不是医院里替你顶着,你早就是团市委的人了。作为一个过来人,从实际生活的角度,我也要给你提点建议。你可能没想过,恋爱的下一步就是婚姻,将来你们的婚姻生活怎么过?你家在山东,他家在河南,你是护士,他是农民,你们怎么建立家庭,你们靠什么维持这个家?恋爱是浪漫的,可婚姻生活就很实际了,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样样都需要你去打理,也都需要钱,需要实力,你有思想准备么?结婚后你很快就要当妈妈,要分出很大一部分精力在家庭上,在孩子身上,事业和专业都要受影响、受损失,这些你想过么?作为女人,恋爱、婚姻是两道关,很重要,这两道关把住了,女人的一生才能幸福。现在摆在你眼前的,正是你人生的第一大关口,也是你人生的十字路口,这一步你打算怎么迈,一定要好好想想,三思而后行!”

但是,那个时候,谁的话我都听不进去。我的回答很绝情:交上一纸辞职书,破釜沉舟、义无反顾地追寻常大勇而去了。这个举动出乎绝大多数人的预料,我断送了自己的前程,也伤了太多人的心。这就是我为爱付出的代价。

我们结婚后,因为家里有了我,常大勇再也不愿意出去做生意了,足足有多半年的时间,我们俩天天缠在一起,难舍难分。公公和婆婆在一旁又摇头,又叹息,可他们又能说什么。婆家妈旁敲侧击地点拨他几次,他也不理这个茬儿。我实在看不下去,就提出跟他一起出去跑生意,谁知他却同意了。他的心思不难猜,他是把跑生意当成蜜月旅行,背着爹妈走遍名山大川,双栖双宿,形影不离,他正巴不得呢!

当然,我也舍不得离开他,他看我的眼神总是柔柔的,足以让我丢了魂儿!

地毯生意不难做,主要是在商家与厂家之间搭桥,我们赚其中的差价。由于差价有限,除去开支,就所剩无几了。更因为现在通讯方便了,商家与厂家很容易就搭上勾,这就把我们这个中间环节省去了。好在民间还有许多织地毯的小作坊,才使我们还不至于找不到食吃。

半年过去了,我们跑遍了北方大部分地区,生意做得还比较顺利,碰巧做成两三个大单,收益很肥实。我俩的腰包鼓起来了,玩得更潇洒,也更尽兴。

手里有了几个钱,他就想飞得更远,江南、两广、新疆、西藏,都是他做梦也想去玩的地方。我却有了新的想法,不想再打游击,想带着这些钱回家,联络一些小作坊,办一个中等规模的地毯厂,建立自己的根据地。

起初他不愿意,却架不住我没完没了地死说活说,最后还是同意了。当然,主要的原因是我不想再跑了,而他似乎也习惯了天天与我守在一起,如胶似漆,棒打不分。

创业的事根本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最大的问题是资金不足,我们手上虽有了几个钱,可要是真地办起事来就差太多了。平日与他一起吃吃喝喝的那些朋友,吹牛、拍马的时候一个比一个豪爽,一到我们开口借钱,不是摇头跟你哭穷,就是躲得远远的,一个也指不上。

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迈出第一步,就不能再后退,不管遇到什么难处,硬着头皮也要走到底。

家里的爸爸妈妈对我们的创业倒是很支持的。妈妈拿出不多的一点存款,爸爸把七亩苗圃典押了出去,又跟街坊邻居借了一部分,一共凑了二十万元钱。这笔钱,后来做了我们租用三年厂房的租金。

我们历经千辛万苦,费尽周折,终于整出个眉目,人员、场地、设备、原材料基本备齐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但管理部门却百般刁难,给我们挑了不少毛病,迟迟不给我们办《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

怎么办?走到这一步已经没有退路,如果不办了,前期投入的一切就都打了水漂。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只得一趟一趟地往市里跑,两眼一摸黑地请客送礼、烧香拜佛,又根据人家的要求做了一些不痛不痒的改造,添置一些没什么使用价值的东西,把手里仅有的一点钱也花光了。即使是这样,我们还是不能拿到许可证。

幸亏一个上了年纪的工作人员给我们指了一条明路,他偷偷地朝一个小科长努努嘴说:“你们的证就在他手里,别再乱闯了,把他一个人的工作做好,就全办了。”

那位好心的老人,还把那个小科长的住址偷偷地告诉了我。我明白他的意思,这是最后的一个堡垒,不把它攻下来就别想再干了。

那时候,我们已经身无分文。没办法,我们只好把旅馆的房间退了,花光那笔钱,买了一些烟和酒,还有一箱大枣。就是在当时,那点东西也很寒酸,实在拿不出手来,但我们再也没有余力,只好碰碰运气,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我们按照地址,找到小科长的家,把那些东西搬到楼上。我心里想:烟是炸药包,酒是手榴弹,一箱子大枣都是子弹,小科长的家就是新时代的孟良崮,不拿下这个战役,我誓不为人!

小科长那天不在家,她的老婆见我们搬了一堆东西,说了声,“放在那边吧”,就不理我们了。这样的攻坚战,她一定经历过无数,与胜败无关,无非是各取所需,说不上厌烦,也没什么兴趣。

出了小科长家的门,我们两手空空,心情反倒轻松了,也许是因为我们再也没有遗憾了。苍天在上,我们已经尽了力,成与不成,全凭运气吧!

数数手里剩下的零钱,还不够一顿饭钱,就买了两个苹果,还有一捧大枣,这就是我们的晚餐。我们在赵王河公园的僻静处,找到一张长椅,这就是我们的床。那一晚,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在那张长椅上过了一整夜。

此时此刻,虽然已到山穷水尽的境地,我的心里却出奇地平静,没有一点悲哀,也没有一点懊悔。因为我并非一无所有,属于我的还有天上的星空,还有河里的流水,还有柔软如丝毯一般的草坪,当然还有身边的他——我最爱的人。这一刻,不论别人怎样看我,我真真切切是世上最幸福的人,最富有的人。

那一晚是我们一起度过的最浪漫的时刻,璀璨的星空记录下我们一次又一次的激情热吻,湍湍的河水记录下我们缠绵不休的喁喁私语,柔软的草坪记录下我们一波又一波地攀上爱的峰巅。我忽而领悟,命运对世上的任何人都是公平的,如果不是付出过一切,如果不是精诚到极致,也许永远也享受不到人生的这个极乐境界!

时过多年,有过多少次我好想旧地重游,好想让那迷人的星空、流水和草坪,将那美妙时刻的记录重播一次。但是,怕已物是人非,即便能够重现昨日的情景,鸳梦重温也难了!

第二天,我们拿到了证,成功地迈出创业的第一步。

地毯厂办起来了,最大的问题是生产的能力,是产品的竞争力。我们俩都不懂技术,主意出不到点儿上,技术人员又不配合,仰仗他手中的技术,还处处拿你一把。我思前想后,觉得既然要干这一行,就必须成为这一行里的能人,最起码也得做个明白人。我决定去威海的一个厂去当学徒,从头学起,掌握地毯工艺的全部技术。

常大勇听说我要去威海,一百个不赞成。

我早已成竹在胸,就对他说,“威海是个海滨城市,风光优美如画,我一旦去那儿学习,你就有了去威海看我的机会。那时候,我们就又在一起了,还可以去海滨浴场玩一玩。”

他这才放手让我去了。

我在威海还没待几天,他就找来了。其实我也很想他,自打结婚以来,我们还没分开过,乍一分开,还真有点不惯。特别是夜晚,一个人独处异乡,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心里空落落的,有时候整夜都阖不上眼。

所以,那天一见到他,我就忍不住了,悄悄地对他说,“你快带我出去!”

他心领神会,拉起我就跑,到一家旅店,开了一间钟点房。一进门,我俩就拥在一起,接着便翻滚到床上,雷电交加,掀起滔天的大浪。那一天,激情如潮水一般高涨,一霎儿激浪滔天,一霎儿波平浪静,长长消消,消消长长,一气儿就浪漫嘿咻了好几个钟头。

他说,“都说‘小别胜新婚’,这话还真不假!”

我说,“你说这话不亏心,咱什么时候不像新婚那般热乎来!你天天是俺的新郎,俺天天是你的新娘子!”

就这样,我在威海才坚持了半年,他到底还是熬不住,硬是把我拽回去了。

回到厂里,我开始推广学到的平毯、片剪、洗毯、整修等新技术,尝试运用新图样、新材料,织出了一批出口的活儿,使我们的产品远销到国外。我们很快就还清一切外债,兴建了自己的厂房,还聘用了一批高级人才。

就在这个时候,我怀上了丢丢,不得不离开厂,回到常家屯他的家。我怀孕期间,他回家过一次。但为了孩子,我不许他碰我,无奈之下,他悻悻地走了。

那以后,他就不再回家,直到两年之后,丢丢都过了一周岁生日,才见到他一面。那次,他也只打个照面,就借故离去了。不知他在忙什么,看得出,对丢丢也不大上心。

后来又听说,那个倾注了我们全部心血的厂也被他出卖了,为这件事,我一个人躲在没人的地方大哭了一场。

可以说,丢丢有多大,我就守了多少年的活寡。他屈指可数的一两次回家,也不在家过夜,把我视同路人。我受不了这样的侮辱,又不能当着长辈的面质问他,只好忍气吞声地度日。

有一阵,我后悔给女儿起了“丢丢”的名字,以为这个名字起得不好,才使他铁着心一样一样地丢下去,把一切都丢光了。他丢了家,丢了孩子,又丢了女儿,还不是为的丢了我!

他一去不回头,什么都没给我留下。当然,我还有丢丢,还有一如既往地爱我的公公和婆婆,也算是他留下的吧。

我感到我成了这个家的罪人!但我为这个家付出了一切,又何罪之有?

有一次,我实在忍不住,就去邻居家给他打电话,问他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他不让我说完,冷冷地回了一句话,“我对不起你,我外边有了人,咱们离婚吧。”

我明白了,他已不是原来那个常大勇了。

 

40.爱不由己

天黑了,我连一张图还没做完,这进度太慢了。怎么办,明天还得来这儿?

网吧里的网管正在统计刷夜的名单。“刷夜”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网管解释说,通宵在这儿上网就叫“刷夜”,刷夜的收费很低,许多年轻人都喜欢玩刷夜。

这正合我意,我也报上名字,准备刷夜了。我用网吧的电话,将这决定告诉家里,免得爸妈为我担心。这次又苦了我的丢丢,我回家好几天了,跟丢丢一起连半天都不到,我算什么妈妈!

夜里,在网吧刷夜的人并不多,而且都是迷恋游戏的年轻人,像我这样七○后的算是少数了,而在网吧刷夜做图的,恐怕就只有我 了。

夜里的网吧比白天安静,人在夜间又很容易激发创作灵感,所以我做图做得很顺手,心里暗暗庆幸选择刷夜算是选对了。

在短短不到三年的商海生涯中,我学到了不少东西,其中电脑制图就是其中之一。五年前,我们的地毯厂打翻身仗的时候,能拿到那笔国外的订货大单,电脑制图曾经起过关键性作用。我能学到这门技术,还多亏一位大姐的悉心传授,是她给了我一双巧手,能将心中所想,借助电脑,随心所欲地描绘出来。

这次重操旧业,再次抄起这门手艺,除了做地毯的图样设计之外,还给我提了醒:电脑软件还能做许多工作,今后再做剪纸图样,做十字绣图样,给丢丢做画册,都可以用电脑来完成。若是往功利方面想,往后,除了做农活和家务,假如再添个电脑,搞点设计和创造,也许能给家里增添一大笔收入哪。丢丢很快要上小学了,四位老人的年事也一天比一天高,教育和医疗上的开支将越来越大,光靠种那点破地,是应付不过来的。

一提到丢丢,我就感到愧疚,愧的是我没能为她守住爸爸。虽然谁都知道,那并不是我的错,可我自己不能原谅自己,假如我能做得更好,或许只需做得更好一点点,大勇也许就不会走了。

可是,我还能怎样呢?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体贴她、呵护他、爱他、甚至迷恋他,我生活里全是他,都没了自己,我没见过还有谁能比我做得更好的!那时他对我也很上心,他迷着我、缠着我、宠着我、一时一刻也不能没有我,迷得他都五迷三道、神魂颠倒了,可到头来,他还是被旁人勾去了魂儿。

有人对我说,光对男人好还不成,该疏远的时候就疏远,该冷落时候就冷落,该欺骗的时候就欺骗,该给他颜色的时候就给他点颜色看,那是因为:“唯男子与小人最为难养也,远而追,近而不惜!”这话说的还真准,事后想来,他大勇还真有点那个意思。 但我却做不来,我一向怎么想就怎么做,不会耍手腕,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表里如一。

失去大勇,我虽然很受伤,好像天塌地陷一般,曾一度痛不欲生,但末了,还得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丢丢怎么办,她不能失去爸爸!我曾经幻想把大勇拉回来,为丢丢将爸爸追回来,我以为这目的不难达到,自信具有这个能力。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已逐渐失去了信心,而丢丢也在渐渐长大,她没有时间再等了。

从丢丢记事儿起,她就没见过爸爸,连一张照片都没见过。我们只对她说:爸爸在北京做工作,工作做完了就来接丢丢。一个谎言得需要多少个谎言去圆,现在丢丢都四岁了,这个谎话还要继续编下去么?

为了丢丢的身心健康,她的成长中不能没有爸爸,不能没有一个爱她和爱她妈妈的爸爸,若没有爸爸的爱,她的心智和人格就不可能发育健全,而且一旦有了伤痕,是永远也弥补不了的。她需要的不是名义上的爸爸,而是真实爸爸的真实的爱。让我担心的是,大勇他永远不回来怎么办?假如大勇不再爱我,他即使回来,会怎么做呢?没有爱的父母,又能给女儿带来什么影响呢?

假如大勇指望不上了,怎么办?现在孩子一天比一天大了,这个问题不能再回避,也不能再拖。看来,为了孩子,只有一个办法:给她找一个称职的爸爸,也就是给自己找一个合格的老公。如果没有更好的办法,也只能如此了。爸和妈,还有婆家的妈,都向我提过这件事,我却一直渗着,不敢正面回应,因为我还没想好。可是,永远不去想,又怎么能想好呢?现在,不如趁这个机会,仔仔细细地想想,为了丢丢,也得先为自己拿个主意!。

于是,我又向服务员要了一杯咖啡,为了放开胆子好好想想,得先提提神。

天啊,这是什么理由,这已是今天的第二杯咖啡了!

那么,谁能胜任丢丢的爸爸呢?

啊!真该死,我怎么第一个就想到他——我家的小主人?

他怎么能行呢?首先,他比我小,具体小几岁还不敢说,从来也没问过他,反正是小,而且永远他都比我小。我一直把他当做兄弟,他倒是也还听话,当我是大姐。这种状况下,他怎么可以摇身一变,当我的夫君呢?

再者,他与我不是一个阶级的人,过日子能过到一块么?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他是大作家,劳心者,名人,而且是富人。而我却是个农民,劳力者,穷人,没有职业,习惯上都不把农民算作一种职业。小主人他能看得上我?即便他看上我了,我能看上他吗?但这事从来没想过,成与不成,我怎么知道?

小主人啊,那就先委屈你了!为了我的丢丢,你就先在我心里当一回他爸,设身处地地帮我想想,他爸应该是什么样子。你的《梦幻城堡》不就是这样虚构来的么?这一回,我要为丢丢建一座梦幻城堡,请你做男主人,女主人当然就是我,而丢丢则是我们的可爱的小公主。对这样的排列组合,也许你做梦都不会想到,因而也不可能成为现实,它即便最合适、最合理、最中你意,也会与你擦肩而过。倘若那样,你不觉得这不仅是我们的不幸,也是现实生活的一个缺憾么!难道弥补现实生活的缺憾,除了写出一部《梦幻城堡》,就不能有更积极地行动么!

假如《梦幻城堡》真是你心中的幻象,那个世界的你,一定不受财富、门第和等级观念的束缚,你的眼力一定如宝石一般明亮,你的情感一定如泉水一般清澈,你的心一定如鸟儿一般自由、鱼儿一般自在。

那么,假如你在那个世界遇见了我,我敢断定:你一定会爱上我!

你会发现,你的香姐才是真正的漂亮女孩。她不需描眉画眼,不需追赶时尚,她最是端庄而大气,天生的花容月貌,娇而不媚,体态丰腴而凹凸有致,更显出她的绰约风姿。处得时间长了,你会发现,她的美不光是外在的美,她的一举手、一投足和一颦一笑、一怒一嗔之间,都透着婀娜与娇艳,是那种最经得住看、最经得住玩味的美。

你会发现,你的香姐才是你梦寐以求的伴侣。当你跋涉在漫漫人生路上,最深的痛苦是心灵的孤独,知音难觅,知己难求。只有她最知你的心,能给予你心贴心地慰藉。她愿意将一切毫无保留地给你,满腹的柔情蜜意时时守候你,与你共赴云梦高唐,演罢牡丹戏凤,又是蝶恋花魁。

你会发现,当你在营造一个又一个《梦幻城堡》的创作中,她会给你一个安宁的环境,当你的思路陷入迷宫,她会适时地给你讲一个笑话,帮你开颜解颐,走出困境。因为她是一个具有大智慧的女孩,既心有灵犀,与你息息相通,又善于感悟,与你共享人生。即使你生在福中而不知福,久居芝兰之室而不闻其香,但我相信你迟早也会悟出:命定陪你一生的正是你的香姐,你是她的白马王子,她是你的白雪公主。

哈!我想得太过,也太离谱了,已有自恋之嫌。好在美丽是客观的,自有其公论。有人说,情人眼里出西施,说美丽是主观的,因爱而美丽。不管怎样,假如把我放在那个脱离世俗的虚拟世界中,我还是很有信心,他一定会爱上我。就像夏洛蒂•勃朗特在她最著名的小说《简•爱》里所写的:“我不是根据习俗、常规,甚至也不是血肉之躯同你说话,而是我的灵魂同你的灵魂在对话,就仿佛我们两人穿过坟墓,站在上帝脚下,彼此平等——本来就如此!”我的自信就是建立在平等基础上的,如果没有平等,就是站在上帝脚下,也不能进行灵魂与灵魂的对话。果真那样,就一切都枉然了。

突然,一个小男孩的惊叫,让我清醒过来。小男孩是玩游戏玩得痛快了,而我呢,是痴迷在幻想中沉醉了。梦永远都是美妙的,而现实也永远都是冷酷的,我与小主人毕竟不在同一个世界,他的孤独与我的孤独是平行的两条线,也许永远都不可能相交。再说,我也不该轻易地将常大勇划到圈外,能争取还是要尽量争取,能凑合还是要尽可能地凑合。丢丢的幸福理应摆在最高的位置上,为我的公公婆婆挽回他们的儿子,更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善事。

就在这时,偶然发现一个算命的网站。我灵机一动,按要求输入了一个字——“勇”,我要叩问一下大勇的时运和流年。

发送之后,网页上很快回应道:“勇从力,甬( yǒng)声。而甬从兯( hàn),用声。小篆字形:兯,象花蓓蕾之形,本义为草木花结蓓蕾的样子。勇者,花苞下用力,终无大用也。”

看到这样的解释,我的心顿觉凉了半截。在葛巾和玉版的故事里,那个不值得爱的书生叫常大用,还以为一字之差值得庆幸,多个勇字,就添了大丈夫气概。谁料,这个勇字竟一无是处。

继而又想,网站信口雌黄,何必当真呢!

接着,又打开一个测字的网站,我不死心,又输入了“大勇”两个字。网站的回答居然是一首七言诗:“留影传闻事不难,开篇风流也枉然,梦觉乡音耳际响,总被人情相纠缠。”

我有点服了。这里说的分明就是他常大勇啊!“开篇风流”说的就是我与他双栖双宿的那一段时光,而后面两句,好像是说我对他依然难舍难离, 但说到“纠缠”,倒还不至于。

接着,我又输入俩字:“吴香”。网站的回答是:“美馔佳肴任君餐,奇花秀草随君观,余音缭绕频报信,客至亲来在明天。”

我喜欢给我的这四句偈语,更深的寓意我不懂,我只看出我是一位称职的好妻子,是为爱而生、为家而生的。

那么,我与大勇的缘分咋样呢?我按照要求输入了我俩的名字:“吴香”和“常大勇”。

得到的答案是:“恩爱过后,此情待可成追忆 ( 敬告:此测试仅供参考 )。”

他怎么说的这么准!我一时呆住了,心里也凉透了,浑身都在打冷战。莫非,我与他的缘分真地就尽了?

我有些好奇,接着又输入了小主人的名字:“何为”。

网站的答案是:“满目珠玑两分明,四面黛色笼秀峰,疑是已到绝境处,忽闻那边马蹄声。”

我家小主人毕竟是位贵人,他的时运当然是最吉利、最亨通的。“慧眼识珠”、“一峰独秀”、“绝处逢生”,好词都被他占尽了! 却不知那位助他走出绝境的贵人是谁?是谁与他那么有缘份?

我禁不住诱惑,急急忙忙地输入了我俩的名字:“吴香”与“何为”。

网站的揭秘却是:“知心朋友,防陷入桃色纠纷中 ( 敬告:此测试仅供参考 )。”

这究竟是什么意思?既是“知心朋友”,又是“桃色纠纷”,到底是有缘还是无缘?既然已经是“知心朋友”了, 管它“桃色”还是“粉色”,有什么可怕的呢?

我又一想,这些都是游戏,又何必当真呢!

但我发觉,自己到底还是站在小主人这边,莫非我真地爱上他了?

我的QQ上有小主人的头像,他的头像一直黑着,因为他很少上网聊天。我忽然产生一个念头:给他发一句话试试,万一他在网上呢?

他的头像忽然变亮了,蹦着跳着回复了一句话:“香姐,你还没睡么?”

虽是一句简单的问候,我却突然被感动了,鼻子里酸酸的,觉得眼泡里都发热了。

“我在网吧,刚做完图,突然很想你,就冒昧地跟你打声招呼。想不到你还没睡?”

小主人说,“今晚有些失眠,就上网随便看看。”

我忙问:“小主人,你病了么?要不要我马上回去?”

小主人说:“不,我没病,香姐你办你的事吧。你跟丢丢一定还没好好地亲热过,不必这么着急回。”

我说,“今晚做完了图,我公公的身体也恢复了,家里就没什么大事了,我最多一两天就能回北京。”

小主人说,“香姐,你要是回来,把丢丢也带来吧,孩子要是离开妈妈,会影响她的成长和发育。姐你别想太多,咱家有了丢丢,气氛会更好,对我的写作也有帮助。”

我再一次被小主人打动了。隔着千山万水,他能看到我心坎上。难怪连那个测字网站都判定我们是“知心朋友”!这样不叫知心,还什么样叫知心?

我却说,“孩子很闹,我怕影响你。”

小主人说,“孩子闹是肯定的,不闹就不好玩了。我不怕孩子闹,我喜欢跟孩子一起闹。”

我说,“好吧,我再想想。我说了也不算,还得听听爷爷奶奶的意见。”

我忽然想到我做的图,应该听听他的意见,就把三幅图样发过去了。

小主人很快就回话了。

“香姐,我看了你的图,很喜欢。我是外行,提不出很中肯的意见,随便说一点,供你参考吧。”

我说,“小主人你就别谦虚了。作为装饰性的图案,就是要满足大众的欣赏口味,谁的意见都很宝贵,有意见你就不客气地提吧。”

小主人说:“先说画葛巾和玉版的两幅挂毯。色彩很艳丽,又不俗气。人物形象很鲜明,也很美,是典型的东方佳丽。一幅画的是葛巾和玉版下棋,书生藏在床底下。一幅画的是葛巾和玉版站在楼梯上,喝退众劫匪。人物有主有次,层次分明,既有故事性,又有观赏性。我看,既然是挂毯,就要讲究对称,第二幅不妨将葛巾和玉版换到右边,这样就跟第一幅相互有个照应了。”

小主人真厉害,虽然这只是个简单的错误,可不是他提醒,还真就疏忽了。

我说,“小主人批评得很准,我马上就去改。还有那幅地毯呢?”

小主人说,“地毯题为‘国色天香’,画面当然以牡丹为主题。我细看了,盛开的几朵疏密相间,安置的很合理,花型也无可挑剔,蝴蝶的点缀更是讨巧。我想,可不可再添几支含苞待放的,或者春光乍现的?这样可能更有深意。”

他到底是大家,说的我心服口服。我连连答应着,说马上就改进。

他又问:“香姐,改起来是不是挺麻烦,要是很费事,就别改了。就是不改也很好的,是我太挑剔了!”

我说,“你放心吧,在电脑上修改很方便,特别是前一幅,基本上做个图像翻转就成了。”

他说,“这我就放心了,我怕姐累着,你肩上的压力太重了。”

“小主人,姐谢谢你!姐不累,姐做的事都是为家人,受累也是应该的。你提的意见很好,句句都很专业,对我很有启发。今后,姐要是离开了,你还能这样对我么?”

他说,“姐你说什么呀,你可不能离开,还是快点回来吧。”

我滑动鼠标,将我刚才的话再看一遍,才知道我的话没说清楚。但到底我想说什么,自己也没想明白。

我说,“我咋会离开你呢?我最快一两天就回去了,姐我也很想很想咱的家啦!对了,再提醒你一句,你检查没有,咱家门是不是关好了?”

他说,“姐,我今晚没在家,我在银都大酒店呢,在用手机上网呢。”

原来他的手机也能上网,可我连手机怎么用都不懂。这就是差距,也可能是不可逾越的鸿沟。

他怎么没在家,为什么去酒店?我有点不放心了,就问,“小主人,你怎么不在家?你跟婉儿在一起么?”

小主人说,“不是的。姐,等你回来再跟你说吧,我这里用手机打字不是很方便的。”

原来如此!

我一看,都快天亮了。想到小主人几乎彻夜不眠,我更不放心了。

“小主人,天快亮了,你得马上关机,赶快睡觉!”

“好。姐你也要赶快休息,别把你累病了!”

他心里有我,这就够了。

我关闭了QQ窗口。他的头像又变为灰色了,就像入睡了一样。今夜,不知他是否真地能入睡。

我端起茶杯就喝,但杯里的咖啡早已空了,只有淡淡的一缕咖啡余香,轻轻地撩动我的嗅觉。

那味道令人想入非非。  

2010年5月4日星期二 写于北京大兴

 
 
  • 《牡丹之恋》故事简介
  • 第一章----第十章
  • 第十一章----第二十一章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
  • 《牡丹之恋》最近更新

故事简介:

一位当红的年轻作家周旋在几个不同身分的女人中间,有求爱的、有争宠的、有寻欢的、有找乐的、也有心有所属而无动于衷的,原本一个宁静的家被搅得乱作一团,以至于懵懵懂懂地被捉进了拘留所,落得个“尔曹身与名具裂”的下场,也尝到了众叛亲离、落井下石的滋味。到头来求爱的为爱所害,争宠的反被牵连,寻欢的另求他欢,找乐的落个没趣,一无所求的反倒雪中送炭、真诚相对,此时才知真情之可贵、真爱之难得。

然则,越是跌进谷底,人也越是变得清醒,好在“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原来跳出浮躁、情感归零、返朴归真,生活才变得美好。所谓“情海无边,回头是爱”是也。


札记一:《写在“奔三”之际》:

“记得幼小的时候,我们所听到所看到的都是这样的忠告:人类历史黑暗的一页已经翻过去,我们的明天会更好。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未来的一切都是美好的。然而一切并非如此......”

                       阅读全文

札记一:《写作是一种病》:

过去的那些日子,虽然病痛的折磨、琐事的纷扰令人烦心,但纠缠最甚的却是腹中尚未成形的作品,是人物的命运与纠葛。那三几个可爱的人物,虽系虚无缥缈中来,却莫逆于心,亲如挚友,与我朝夕相伴,不离不弃。他们个个都有着与周围现实格格不入的品格,这是让我最最喜爱他们的。性格脱俗,就使他们难免坎坷的命运。命运坎坷,他们就得忍让。忍让不得,就免不了奋起抗争。若抗争不过,就......

                       阅读全文

\(^o^)/~长篇小说《牡丹之恋》持续更新中......
花儿为谁开
阿Q五世还乡记
命犯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