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的土地

树欲静而风不止。日子仍是平常的日子,可环境却不是原先的环境了。

海那边,台独上台,空气霎时紧张了。明天会怎样?似乎闻到了硝烟气味。

总是有不和睦的声音从那个岛国传来,像是冷战。说变脸即变脸的,谁能断然否定!

经济环境的低温刚刚过去,正是一派春意盎然。究竟哪片泥土可以接纳种子,似乎还瞧不透。

甜甜的小蓝猫匆匆去了,魂归大海,仿佛她留下的,又是一个大海:凭吊者泪水汇集的大海。但何时才解其中的滋味。

为了一纸符咒,赌去的是生命中的华彩乐段,从此,可以跨上骏马了,高挺起堂吉珂德的长枪。

总想,抛开尘世一切浮华的东西,让每一条神经喷出新根,好贪婪地吸吮生活。

或许,注定还是要奔波下去。

朋友,为了平安,还是早早离开那块漂浮的土地吧。

2000年3月19日

 
  •   感  悟  人  生  
  •   星  语  心  愿  
  •   时  光  掠  影  
  •   感  悟  人  生  
  •   星  语  心  愿  
  •   时  光  掠  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