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叶留痕



面对着星空漂来的兰舟,耳际回旋着那支悲凉的曲子,我敞开心扉,倾听到的,是你一遍又一遍的呼叫:“你说那一天你要来......”

或许,这世界不该有我,也不该有你!或许,上帝原本不该造成这个世界。“或许开始就错,结尾也还是错!”

痛苦使生命光辉!愿风雨过后,能有一个属于我们的骄阳!


天各一方


 

请别伤心!如果你在我身边,我还能安慰你。现在,天各一方......

我也是着急呀!如果谁能告诉你,我在心中是怎样地默念着你,你还会这样急吗?

现在,我们陷入了同一个爱的洞穴,应该是最贴近的。

而此时,我们都变成孩子了,只会用情去思考,心,却不知飞向哪里,更不知将在哪里停泊!

命中注定要受煎熬么。对不起!如果日子苦,都是因为我,那就责骂我吧。求你快些恢复平静,我这里非常非常地担心。

爱你,更像兄长般地护着你!

   

丢一个梦给我


 

怕你心动过速,本来要写“大作”,只好不写了。

连着几天晚睡,白天事又压头,于是我便做个顺水人情:今天礼花停放,炸弹停甩。

累时想你,别有情趣。那种的。

昨夜睡的得好吗?我守候了大半夜。

其实不必。你说过,你像机器人,由程序控制,按时吃,按时睡,按时工作,按时撒娇,按时做梦。

这程序不能改吗?

我有点困,但舍不得去睡,这是我的毛病,没有程序控制我。

时间过得真快,那么多事还没做,不敢想。

在国外日子过得也很快吧?

想知道你的活动空间。我想象不出来。

想知道你看什么书。

想知道你穿什么样的衣服、鞋、袜或帽、巾、手套等。

想知道你每天吃些什么?吃饭的速度如何?

想知道你喝些什么?

想知道你的脉搏、血压、心跳等,而不是用医生的标准,是平常人那种的好奇。

想冰儿,想雪儿,进而想从前,想将来,想永远,想无穷大,想无限远,想一切一切。

一些奇怪的、荒唐的、却又极普通、极平常的念头,总是像老鼠一样地骚扰我。

学文化的主意不是好主意,那些没文化的人一定很轻松。幸亏我当不了博士!

五十步笑百步,不是嘲笑。因为我的位置,是“博士后”,要为博士分担重量,护卫博士远航。

为着不辜负博士的信赖,我也要睡了。

喂!亲爱的博士!请丢过来一个梦,我来替你接着做......

明天不仅有梦


 

今夜,华仔要问声小雪:“此刻你入睡了吧!愿你今夜做个好梦!

日来连珠般地鸿雁传书,把我心都搅乱了!我发你的Email说:请你记住这一天!因为这一天是我们无数个不冷静不清醒不拘束的日子中的又一天。然而毕竟我们都不是孩子,“军中无戏言”,梦中更无戏言!

我怕因我的说话随便使你恼怒。在你心情不平静的时刻不能在你身边,很不放心!

我知道,我有一些方面使你不开心,不痛快,你别介意。来日方长,我会慢慢改正的。

因为能力及专业、语言的差距及岁月高峰的相隔,尤其是天各一方的现状,使你感到祗不上的情形,也是实际的,但我会从其他方面报以加倍的弥补的。如果给我机会,我会以行动向你证明,能使你脚下有跟、心中有底、背后有依靠、情感有寄托的人,非我莫属!你相信吗?

猜测你有时心情不稳定的原因,可能会怀疑与你结交的男人该不会是个不负责的人吧!

请你回想,虽然通过Email这个渠道传给你的字节已经不计其数,但每说到我自己时,总是谨慎的,决不在这上面作稍许的发挥。负责的男人首先得是个诚实的男人。你同意吗?

“我虽不是个优秀的男人,但总有一天你会发现,我是个可以信赖的人。”这是我以前对你说过的话,你可用这个尺子,衡量我、敲打我、督促我,直到到最后的一刻。

小雪你很准地抓到了我的弱点:“让你失望,让你的梦破灭,让你再也写不出美好的诗句。”你清楚地知道你的份量、你的价值有多重,知道你的杀手锏是什么。希望你仅仅是解恨地说一说而已。你并不愿真地这样,是么?

事已至此,看来说什么都晚了!你说你从不认命。凡命中注定的,在劫难逃,不服也得服。我们都一样,同命相怜!信天由命,不见得是坏事。你说呢?

这一刻,夜正浓,梦正酣,你睡得正香甜。你小嘴唇儿不时翘起来,衔着一丝笑意。哝哝不休的梦呓中,有英语,有日语,还有似娇似嗔的怨言。小雪呀,对于Email中的那些不如意处,在梦里还要不依不饶吗?好吧!一切都依你,总可以了吧!

看来你梦里与我的心事是相通的,见你小嘴唇翘得更高了嘛。

尽情地、恣意地做你的梦吧!你的明天不仅有梦,梦中那一切美好的东西都在前边等待你。

 

月在中秋


 

深夜归来,喜从天降,你的礼品使我惊喜若狂,整个的我,像个膨胀的气球,充满了幸福。我完全失去了自我!只想(也是早想)说:我的主人呵,一切都归你了,一切的一切,灵与肉,苦与乐,今生今世,永生永世,一切属于你,永世属于你。愿与你分享尘寰人界每一轮回的每分每秒,愿两颗心灵在不倦的撞击中,迸放璀灿光华,直到海枯石烂、地老天荒!我的心颤抖了,键盘上再抠不出一个字符。我已无法理智自己,无法再以平常心收下你----也是上苍赐予我的这份宠幸!

妹子呵,哥已经燃烧了,快来救我!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茫茫寰宇中,我真真切切地望见了那一颗星,一颗好大好大好亮好亮好美好美好高好高好远好远的星,她以她特有的充满柔情的光辉洒向了我,覆盖了我,冥冥中悄然而持久地温暖了我、照澈了我。

幸福回味中,我进入梦乡。一夜多梦,梦醒时脑际仍有七彩的光环在盘旋。一切都是你带给我的,我的小主人呵!假如,假如没有你,假如一切都未发生,生活还将继续吗,世界还存在吗?感谢你呵,也感谢生活!

一整天,我没做成什么事。兴奋中,不时热泪盈眶,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说不上是啥滋味。以上的话,是零零散散地写下的,冒昧之处,请别介意。此时我是个孩子,不是“童言无忌”吗?滚滚红尘,因缘有序。想到自己,又羞愧难掩。造物主的公平何在?威力何在?如果能让我的小主人得到她应有的一切,如果能使她高贵的心灵真正获得满足,祈求上天重塑一个我,再造一个我!愿明天如梦!愿天下如梦!愿可人儿如缘如愿!

 

阿妹救我!


阿妹救我!哥在燃烧!

妹子莫怕,哥在做梦。

夜好长,秋好凉。

啊,一双冰凉的小手!

哥醉了,妹子珍重!

身无采风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团圆节在即,以同物回赠。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蝉娟


让我慢慢走近你


第一次你用母语写信来,带来的是天大的喜讯!归来吧,雪儿!思念好苦!我的心,千万次闪过的是相逢的情景!那使世人沉迷不悟而又终不能解的方程式,人世里似乎应有的“幸福”之物的降临,将成为现实么?

走近你,我的心浸在蜜汁中,窒息了。此刻的我,既盼又怕!怕的是梦未熟透,过早醒来,会化为泡影。

当你跨越重洋,一手抓住家的门栏,是什么样的铁石心肠,将你拒之门外?

虽然,走近你,可能会成为一蹴而就的事,但,雪儿呵,还是让我慢慢地走近你吧!

荧屏前,面对你发来的“星空荡舟”的中秋贺卡,还有那支悲凉的曲子,我敞开心扉倾听到的,是你一遍又一遍的呼叫:“你说那一天你要来......”

多少次了,泪水悄悄地淌下。

或许,这世界不该有我,也不该有你!或许,上帝原本不该造成这个世界。“或许开始就错,结尾也还是错!”

不能说男人的冲动都是在嘴上。不能说中国的男人都没有脊梁。起码,你的男人不是那样的!或说那样的男人配不上你!

痛苦使生命光辉!愿风雨过后,能有一个属于我们的骄阳!

 

下雪了


 

小雪!想念你!象漫天的飞雪,绵绵不断!

盼望下雪了!

想象中,我们在雪地上跑,忘情地奔跑!你的笑声,一串串,在雪地上回荡。

仿佛一切的疲劳都洗去了。

让我门抓住这甜蜜的日子,永不撒手吧!


 

暖的雪,将覆盖我!


 

第一次,一早醒来,心里就充满着幸福与期待。小雪从东方来!小雪从太阳的方向来!

暖的雪,将覆盖我!

也许生命伊始,我就得到过雪的包围。记不起那一切了:是怎样挣脱空旷、冰冷、黑暗的时空隧道,是怎样挣扎着发出第一声千年孤独所凝结的呐喊。人生第一感觉,大概就是雪,圣洁美丽的、暖烘烘的雪。

第一次跚姗步入雪原,漫天雪花儿如隔世重逢的老友,呼叫着朝我扑来。除了童稚的笑声,我们以我们特有的语言交谈:“久违了,雪儿!”“久违了”

脸红扑扑的,手红扑扑的,心也是红扑扑的。暖的雪,融化我,渗入我,升华我。从此,我心如雪。

尘世的污水迎面泼来,如雪心怀惨遭蹂躏、亵渎。多少个日日夜夜。

那一次,雪野跋涉,任刺骨的寒风肆虐,我心依旧如雪。冬日的阳光,为绵绵的雪野镀了一层金,生命的嫩芽,在雪的关爱下跳跃。

蹉跎岁月,无尽的愁绪,不解的情结。往事不堪回首。

当春风吹来,疲惫的心,结起厚茧。残雪,只在鬓稍凋零。人生是短暂的,但雪儿仍在,雪的精神永生。

斗转星移,生灵轮回。雪儿呀!纵使今生无缘,我仍坚信不移:在北斗七星舒展的时空里,注定着我们亿万次相逢的机缘。

了望着浩荡的长空,一枝接一枝纸烟,燃不尽缕缕思念,我的心在为雪儿祈祷:一路平安!

是情思未了化做的无彩祥云铺就,还有滴滴泪珠儿凝成宝石镶嵌,那是一条欢迎你的兰桥呵,我的雪儿!

 

 

美梦,使人沉醉!


 

连连出错,为这,让小雪受了苦!一柬《哭中秋》,使我万箭穿心!此罪当诛!我深知,不管怎样做,过错再也无法弥补了!最怕,老天不与我赎罪的机会。隔着长天,传去我的呼号。我想听到雪儿的声音!纵使是咒骂,也是荣幸!怕只怕“无言的轻蔑”。

朋友的婚礼庆典上,我是噙着泪熬过的。当我举杯时,虔诚地瞑目,在心底默默地为雪儿祝福了。而后呷一口酒,并留在口中久久地品味。那滋味......将使我永生难忘!随后,再呷一口酒,是替雪儿饮的,举杯时,心里默祷:为了明天!明天,不管怎样,雪儿会更好!

昏黄的路灯下,呼机欢声报喜:“雪来自东京的问候。明天见!”秋夜,顿时变的温暖如春!

今夜,隔着大洋,所有的星星会走到一起,用七彩星光编织一个美丽的梦境。星空做华盖,大海是摇篮,涛声唱起摇篮曲,梦里的雪儿公主,脸上不时浮现甜甜的微笑。

荒岛上,小矮人放心了,头枕着山崖睡下了。

世界多美好!活着多好!

 

 

来自大洋彼岸的喝彩


 

今天我要与博士老总讲话,因为今早醒来留在我梦里的是她。好像这几日都是她在,好像在工程的整个施工工期中都是她在张罗。她是属于总监那种的,特挑剔那种的,特事妈特主人翁那种的,接触长了又没啥事挺随和那种的。东洋博士却丝毫没有博士架子,实属不易。人说有真才实学那种的都这样这种的。不是肃然起敬那种的,而是和蔼可亲这种的。

听到来自大洋彼岸的喝彩,我头一个念头就是赶紧告诉老总,让她高兴高兴。因为不知什么时候起,工程整个成了她的工程了。还要告诉她,很快要迎接第一个观光者,一个叫雪儿的名字非常美人也非常美很有人气很有人缘很让人想入非非那种的传奇女侠那种的女佳宾。怎么了老总,你不欢迎她?嫉妒了?

哈哈!“我这高兴!”

眼下世道是变了。一向冷冰冰的生活,如今也改了脾气,开始有了人情味了。哪个从来一想起就使人发憷的明天,也成了期望中的贵客了!

 

真地别回头!


 

非常高兴你能收到我的早晨的问候!同时,我也适时地听到了你的回答。这样的默契和体贴,使我感动,也唤起我更多的期望!这段时间里,久久地沉浸在激情当中,我几乎忘乎所以了。但我同时也并未完全失去理智, 像你在信中所指出的,梦想和现实之间,该怎样调和呢?

怎样把虚拟的华仔和现实的西部牛仔统一起来呢?这也是我常常忧虑的问题。

最近这两天,我写信的频率加大了,主要是由于我无法克制自己的激情,我无法忍受与你两地相隔的痛苦。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不敢想象你在心情不好、身体也不适、而且是远离故土的情况下,如何度过寂寞的异国时光。一闭眼,就似乎感到你就在我的心尖上,不知怎样呵护着才好。从我的本意,并不是为的在你已经过度的激情上再火上浇油,让你不知所措,让你不能自已,让你在飘飘然中丧失去一切。

就我所了解,你从来不是一个不能冷静的人,你毕生所从事的专业也不是不需要冷静的专业,你也从不把自己的追求与幸福寄托在不冷静的判断上,你更不会被在你不够冷静的偶然间所做出的许诺捆住手脚。但我们现在的不够冷静,显然会使我们误了眼前的事业,甚至会使我们最终会头也不回地“擦肩而过”......

我要郑重说明的是,我对小雪的感情之炽热程度只有一个字可诠释,就是“爱!”那种自私的、也是无邪的爱!这爱是凭着我的直觉产生的,是凭着雪儿在“犹抱琵琶半遮面”时的不经易间所泄露出的人格魅力的吸附下产生的,是雪儿的绚丽而质朴的本色倾倒我的必然结局。

诞生在一片净土上的爱,本应结出她丰硕的果实。但是,如果一开始就让我透过眩目的光环,看到雪儿的传奇经历与心路,看到雪儿比公主更尊贵的爵位与前程,听到雪儿惑人魂魄的清醇而亮丽的话音......我决不会这样真率地坦言爱的情怀的,我仅有的选择是:将爱深深地埋在内心深处,遥遥而无助地永生地关注着你, 像现今大英帝国的臣民挚爱着他们的王妃戴安娜那种的。

但是,爱你,是不可避免的,是前生命定的!

可是,妹子呵!谁能告诉我,该怎样地去爱你!

不是一切鲜花都会有果实,不是一切的爱都具有美满的结局!梦是人生的镜子,也是愿望的影像。生活是单调的,而梦是五彩缤纷的,不是一切的美梦都能化作尘世的甘霖。我们当然有做梦的权利,但历史也有不按照梦行事的权力。我的回答是:如果世界立即毁灭,即使连梦都不见了,我的爱仍在!

因此,你不要舍弃一切去为你的梦。你应当更现实!你应当更完美!你不能失去你自己,要像原来那样冷静,你应当找回你自己。

我可以造一个梦,为了你!我也会适时地打破梦,更为了你!没有我及我的梦,你仍然是纯与美的象征,而没了你,便没有了我。只要你俯下身,我便存在。请你俯下身看我,俯视我,我便是永世的臣民。在你的梦里,我可能另是一样。梦醒时的真我,其实很俗,很委琐,很木呐。“傻呆了!”这是西安的流行新词汇,其实是说我。

你拾过煤渣么?当然没有。我幼时那叫拣煤核。在肮脏的垃圾堆里,在燃烬的煤焦中,我学会在煤焦中寻觅那些稍稍重些的焦炭,打碎它的外壳,会发现内里还残存着一个未燃尽的核芯,我会欣喜异常地把它拾进我的小篮。在无钱买煤的季节里,它可是我望眼欲穿的宝物。而在今天,可能到处都有它在,有谁会有兴趣看它一眼呢。可有可无,可用可不用,是煤渣的命运。煤渣也有自知之明,它会坚守2000年前诞生的孔夫子规定的安贫乐道的操守,不争,不怨,更不妒!因为它真地有爱的核心所充实、所支撑。只要你点燃它,她会忠实地为你发光发热,直到燃尽自己的生命。但是,它的热量毕竟有限,在现代化的今天,它只能与砂石一起作为建筑的填塞材料,可能是高楼大厦,也可能是林边小屋,或者是桥梁,或者是公路,它是守职尽责的一粒。雪儿!我真地是遗落路边的煤渣,热度很低。可不要在梦里夸张我,错把我当作太阳。倘若那样,可就误了前程了!

睡着时,别忘记盖得暖些,暖些,就不会有噩梦扰你。醒来时,还是要清醒些,冷静些,路就不会走错了。要紧的,是你的事业。我时刻注视着你,直到光辉的那一刻。不光以一双深情的眼睛,还有一颗专注的心!


写给睡梦中的女孩


 

写给睡梦中的女孩!这是我为此信定下的主题。

因为刚才挂断越洋电话后,我就给你写信,才写几行,竟突然丢失,只好重新启动,耽误了一点时间。现在是东京时间11日0时48分。电话里,你的声音是那么近,竟使我几乎忘记实际的距离。我仿佛看到你放下电话,耽搁了一会后,静静地睡下,顷刻间即甜甜地进入梦乡。

我刚才丢失的信的主题是:“雪儿,一个非常美丽的梦境等待着你!”你唇边浮现着的浅浅的笑容告诉我,你已经徜徉在梦中了。早年读《聊斋》,故事里说,两个人可以做着同样的梦。我相信,纵然隔着半片太平洋,仍会与你相约梦中的。

大洋彼岸对于我来说,一切都是陌生的,无法想象它是怎样的状态。但天涯侠女的行踪却清晰得历历在目。雪儿呀,你有体会吗?一周前你在北京,距离拉近,感到虽近在咫尺,仍远隔天涯;而今你远在东京,却感到犹如近在身边,你的音容笑貌时刻浮现在我的眼前。你说,这有多怪!

你说距离产生美,我说美能缩短距离。

小雪,当你从梦中走出来,看到写给你的这些信的时候,一定会感到几分熟识,像你我当初那样“一见如故,似曾相识”。或许我及我的笔,今生今世的任务,就是专为你描摹梦境而来的。尊贵而可爱的郡主啊,休说你胸罗锦绣、满腹珠玑,即使你随便丢出的每一个梦的碎片,都将化为辉映天空的彩霞。

小雪!请抓紧做完手下的事,等到闲暇时到来,让我们一起来编织你的梦吧!

 

  •   感  悟  人  生  
  •   星  语  心  愿  
  •   时  光  掠  影  
  •   感  悟  人  生  
  •   星  语  心  愿  
  •   时  光  掠  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