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蛋糕与分蛋糕

近来,“重庆模式”受到社会各界关注,尤其是有关“做蛋糕”与“分蛋糕”的话题,得到许多同志的肯定,认为“做大蛋糕,分好蛋糕”,可以“缩小三个差距、实现共同富裕”。①

重庆的薄熙来说,“有些人担心,追求共同富裕会耽误发展,主张先做大‘蛋糕’再分蛋糕。其实,做大‘蛋糕’和分好‘蛋糕’不仅可以兼得,而且越是把‘蛋糕’分得好,就越能把‘蛋糕’做得大、做得快。”②

而广东的汪洋却说:“要做大蛋糕,仍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就是说分蛋糕不是重点工作,做蛋糕是重点。” ③

于是,便有了“重庆模式”与“广东模式”孰是孰非、何去何从的争论,便有了“做蛋糕”与“分蛋糕”孰先孰后、孰轻孰重的争论。一些同志认为“两种模式其实就是两条路线的问题”:认为“广东模式”是“过去三十年的改革发展模式,是为GDP(大蛋糕)牺牲一切的模式”;而“重庆模式”才“顺天应时”,“符合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④

其实在这件事情上,汪洋的“做蛋糕”与薄熙来的“分蛋糕”并不矛盾。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这里所说的“做蛋糕”与“分蛋糕”,所指的并不是同一块蛋糕。如上文所说,“做蛋糕”所做的是整个GDP的“大蛋糕”,而“分蛋糕”所分的还只是国民收入的再次分配和三次分配的小蛋糕。如果非要把它们说成是同一块蛋糕的话,“分蛋糕”所分的也是“大蛋糕”经过初次分配后剩下的部分,或者是政府所能支配的那部分。政府对初次分配的干预,除了调整“最低收入”标准之外,似乎再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大家都清楚,全面实行市场经济以来,我国的所有制成分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即便是国有企业也与原来的全民所有制大不相同。在少数人占有资产和掌握分配权的情形下,社会贫富差距急剧拉大,两极分化极其严重,2007年基尼系数即已突破“高度不平等”的0.4,达到0.473,并且嗣后逐年递进,连创新高。这就造成初次分配的绝大部分所得,都落在外资或利益集团手中,而亲手做这块蛋糕的广大劳动群众所分到的,却少得可怜,处于贫困状态。这就是被人们所津津乐道的廉价劳动力的“竞争优势”吧。

在民怨沸腾的形势下,为了将这块大蛋糕继续做下去,利益集团不得不做出一些让步。政府相继出台了所谓“分享改革成果”的办法,诸如扶贫、社保、救济、新农合等,这是国民收入的再次和三次分配,是政府把手中的“小蛋糕”拿出来分配,做一些微调。重庆在这方面动作比较快,力度比较大,社会反响也比较好,这就是所谓的“分好蛋糕”。

应该说,在当前形势下,迈出“分好蛋糕”这一步实属不易,给予它积极而中肯地评价并不为过;但由于目前它对那块“大蛋糕”还基本没敢触动,所以成效毕竟有限,而且距离“实现社会公平和共同富裕”的目标,恐怕还很遥远。此刻,我们应当密切关注的是:下一步它要朝着哪个方向迈,它到底还能走多远?

然而,既使迈出这么小小的一步,就已经惹得鸡飞狗跳了!

什么“市场能做的事情,就让市场做好了。”⑤

什么“国家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开放市场,降低市场交易成本,打破行业间的壁垒,消除不必要的行业垄断,增加转移支付,给弱势群体更多、更有效的补贴,这才是体现国退民进、藏富于民的更合理的国民收入分配。” ⑤

什么“提高最低工资标准,慎行!这不符合温总理分好‘蛋糕’的理念!” ⑤
简而言之一句话:只许你们做蛋糕,至于蛋糕怎么分,那不关你们的事!

所以,就有了“分蛋糕不是重点,做蛋糕才是重点”③的貌似公允的理论。

某些“精英”还对政府参与“分蛋糕”声嘶力竭地质问:“你有什么资格分蛋糕!”并且讥笑地说:“政府需要保护市场……总之说白了就是不要充当分蛋糕的角色,一方面你没有那个资格,另一方面你没那个本事。歇歇吧,别再骗人了。” ⑥

按照他们的说法,“分蛋糕”要由市场来做,要靠那只“看不见的手”来分,政府即便只在再次和三次分配上稍稍公平一点,也是决不容许的,好像只有市场才是公平和正义的化身似地。

果真如此么?请问,由市场主宰一切业已将近三十年了,蛋糕业已做得足够大了,可我们这些普通的劳动群众又分到了多少呢?看不起病,买不起房,求不起学,等等,不都是由那只“看不见的手”丢给我们的么!

毛主席曾经教导我们说,看问题要透过现象看本质,不要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要全力找出事物的矛盾,抓住主要矛盾,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只要运用毛泽东思想就不难看出,问题的根本其实在于:蛋糕为谁而做,蛋糕由谁来分,蛋糕到底归谁!

很明显,对于广大的劳动者来说,做蛋糕的厂房、设备和原材料并不掌握在我们手里,那蛋糕再大也不是为我们做的,更不能由我们来分。靠人家施舍又能分得几何呢?即使分到一点点,也是为了让我们继续为他们做好蛋糕,做得越大越不嫌大,做得越快越不嫌快。

反过来说,假设厂房、设备和原材料都是我们的,做蛋糕是为了满足我们自己的需要,而不是为了贪得无厌地去追求高额利润;我们“做好蛋糕”,农民就会“交够国家的、留够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工人就会按劳动多少和贡献大小领取报酬,那时候“分蛋糕”还是个问题么?

而今虽然时过境迁,相信谁都不会忘记:上面的假设可是曾经的现实呦!

那么,我们不应该反省一下,当初是怎么丢掉那一切的么?

2011年9月11日

 

注释

①牧川:《世界危机下的重庆模式与中国未来——乌有之乡第三次重庆模式研讨会纪要》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2011-9-5   

②《薄熙来:重庆要建设道德高地 和谐不是“管”出来的》 来源:《重庆日报》   

《人民网》 http://leaders.people.com.cn/GB/15234376.html  2011年07月25日   

③来源: 《羊城晚报》(广州)  2011-9-12   

④见《成都学者:人民要共富,有人不高兴》 作者:易淼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2011-9-3   

⑤见《南方周末 》 2010-06-09 《关于“分蛋糕”的种种计量》作者:李杰 网址:http://www.infzm.com/content/46164  

⑥余晓平:《你有什么资格分蛋糕?》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2011/8/23   

 
  •   知  音  会  意  
  •   泼  彩  传  神  
  •   躬  耕  乐  道  
  •   碎  语  情  真  
  •   知  音  会  意  
  •   泼  彩  传  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