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  音  会  意  
  •   泼  彩  传  神  
  •   躬  耕  乐  道  
  •   碎  语  情  真  
  •   知  音  会  意  
  •   泼  彩  传  神  

为生活计,许久没来围脖,偶尔上来看看,也觉得无趣,便匆匆离去。我曾以混进围脖能享用到精英的自助大餐而 感到荣耀,觉得夹在披了V型袍子的达人中无比风光。拉开距离才发现,那些大餐干净的并不多,带着血腥味的却不少 ,其所以食欲不再,实乃盛宴中飘出的疑似同胞的肉味,遂物伤其类,不胜唏嘘。

但吃大餐的都是不怕肚痛的,因为他们不须劳作,只以此道减肥宽肠尔。所幸沉默的大多数并不上网,远离大餐亦 远离危害。但因此而令其不知同类的尸骨已上了精英的宴席,仍为生活计而终日沉湎于低头拉车中,乃中华之大不幸 也。

一年四季,春天是最美好的季节。春天虽然物产相对匮乏,气候也不宜人,但她草嫩花鲜,蒸蒸日上,充满朝气, 带给人无限的希望。春天过去还会再来,让我们为即来的春天播一粒种子吧!“白露早,寒露迟,秋分种麦正当时。 ”秋天正在眼前,这句农谚不可忘记。

我所属阶层的同龄人鲜有会发短信的,至于玩微博就更少了,这也算不上多大的缺憾,反倒落个清净自在。初闯微 博还真有点不习惯,尤其厌恶那些所谓“精英”及其打手们......

            阅读全文>>>

最近一位空军少将发表了一篇惊世骇俗的文章——《救美国就是救中国》。文章说:“在这个时候谈中国独立的国家战略和国际战略,其实都有点自大,因为几乎中国所有的国内或国外政策都深受美国影响,基本上所有的政策都要考虑美国的反应,这是我国决策的一条隐形线索。中国到现在还是被绑在美国的经济圈上的,作为美国主要的产品加工厂、商品提供者,中国谈大国思维,大国策略就必须考虑美国因素,这是中国今天的一种无奈。”

简单一句话:中国被绑架了!也就是说,决定蝴蝶翅膀扇动不扇动和如何扇动的权力,已不再属于蝴蝶自己,而是取决于大洋彼岸的高兴不高兴和需要不需要,留给我们自己的除了“无奈”还是“无奈”,而且也只剩下“无奈”了。

果真“救美国就是救中国”么?非也!其实,这话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因为即使救了美国也于事无补,而且更救不了中国。先不说远的,近两年来支持“藏独”、“疆独”打砸抢烧杀的是谁,太平洋上耀武扬威封锁第一岛链、第二岛链的是谁,闯进南海挑拨离间、兴风作浪的是谁,在我国周边派军队、建基地、送航母的又是谁,桩桩件件当中哪一件......

            阅读全文>>>

过去的那些日子,虽然病痛的折磨、琐事的纷扰令人烦心,但纠缠最甚的却是腹中尚未成形的作品,是人物的命运与纠葛。那三几个可爱的人物,虽系虚无缥缈中来,却莫逆于心,亲如挚友,与我朝夕相伴,不离不弃。他们个个都有着与周围现实格格不入的品格,这是让我最最喜爱他们的。性格脱俗,就使他们难免坎坷的命运。命运坎坷,他们就得忍让。忍让不得,就免不了奋起抗争。若抗争不过,就难以逃脱悲剧的命运。万一能幸运过关,落个大团圆结局,那是最好不过了。人物有人物的命运,故事有故事的逻辑,作品的走向已不受我的驾驭,既如此,我还是作者么!休怪我对书中的几位朋友,爱中有恨,恨中有愤,对他们我已不再抱有幻想,倘能于不尽的担忧后得以幸运收官,在渺茫的希望中收获一丝光亮,也就心安了。

天啊!莫非人物的性格、命运和故事的逻辑都有其自己的轨迹么?莫非小说戏剧都有他自己的生命么?莫非写作也如生病一般,病魔虽附在我身上,却不能被我所主宰,它却偏要反客为主,主宰我的体魄、生活和寿命么?

啊,我明白了:原来写作也是一种病。

            阅读全文>>>

曾经以为头顶上那片灰色的天空就是整个世界,稍后,又在书中寻到一个神奇的天地,这就是文学的天地,从此便痴迷不悟了。后来,为着生存,不得不远离那个圣洁的天地,忙忙碌碌于市井,终日不知所为。多年以后,温饱无忧了,才又试着寻那远去的世界,于是就闯进了网络,漂到“半亩方塘”这坛子里了,进而闯进“文渊阁”这阳春白雪的所在了。人生在世,过客而已。茫茫网络,何处是一泓秋水,便漂向何处,莫问从哪里来,不知向哪里去。漂漂何所似,秋水一泊客。“秋水泊客”者,网间马甲而已,只此一介,别无分号。

幼时读《滕王阁序》,爱不释手,尤其赞赏此文酣畅磅礴的气势。当听说王勃著此文时年岁不大,就更是喜欢了,仿佛与其心心之间血脉贯通。但后来便“误入尘网中,一去三十年”,离开少年气盛的年代,印象中也只剩了一句“秋水共长天一色”了。如果王勃不是英年早逝,还不知后来会写下多么辉煌的业绩。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扪心自问,虚度了那么多宝贵的年华,只有惭愧,庸庸碌碌,苟活而已。选此句做马甲,非如幽兰所言,仿佛我已多么多么“淡泊”云云。世间万象往往都是相反相成的,正是因为总觉得还不能祛除浮躁......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