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花儿为谁开》

第七章 戴红胳膊箍的人


邝宇与阿虎守候在抢救室门前,工夫不大,那位医生又出来了。

医生说,倩倩的失血已基本止住,恢复得还不错。她说,现在面临着两个选择,一是转到普通病房,二是重症监护病房。最理想的是重症监护病房,那里的设备条件好,身体出现变化可以及时得到处理,但考虑到经济负担还要加重,所以要邝宇自己拿个主意。

邝宇不加思索地说:大夫,我听您的,别考虑花钱多少,天塌下来我会顶住!

阿虎也说,哥你别愁钱的事,兄弟我尽力帮你。

医生说:这就好了,我去安排吧。在“重症”不会呆很久,顺利的话,两三天就够了,一脱离危险就马上转到普通病房。

这时候,一位护士抱着婴儿出来了。医生说:小伙子,看看你的儿子吧,也是个小帅哥!

邝宇看到了一个粉嘟嘟肉乎乎额上满是褶皱的婴儿,孩子睡得正甜,无牵无挂,对外面的世界全然不睬。没等邝宇看仔细,护士就把孩子抱走了。

抢救室的门又开了,躺在车上的倩倩被推出来。邝宇和阿虎忙着凑上去,只见倩倩面色苍白得象纸一样,呼吸微弱,神志恍惚,眼睛微微闭着。

倩倩!邝宇刚喊出一声,就被护士制止了。

邝宇和阿虎跟在倩倩的小车后面走,到了走廊尽头,向左转个弯,就是重症监护病房。邝宇看见指路牌上写着:ICU病区。

在病房门前,他们又被拦住了。开门的那瞬间,邝宇见那病房很宽敞,里边的气氛显得很紧张,周围安装着许多仪器仪表,病床之间还用玻璃罩隔开。

一位护士对邝宇说,你是病人的家属吧。这里不需要家属护理,但家属也不能离开,有变化我们要随时跟你取得联系,你把电话号码留下吧。那边是休息室,你们到那里去等吧。

邝宇把手机号码留给护士,就同阿虎进了休息室。休息室虽然不大,守侯的病人家属却不少,有坐着的,也有躺着睡觉的,几张长椅几乎被占满。他们找个位置刚坐下来,就听到外面青青的喊声,邝宇闻声出去,把惊慌失措的青青带到休息室里。

青青察言观色地问:哥,我姐怎样了,没有事吧?

邝宇把倩倩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青青,还把护士嘱咐的意思也详细地说了。

青青说,哥你放心,我姐不会有事的。

青青又把手里的临时收据交给邝宇。邝宇看了上面的数字,知道又有变化,就说:多交了三千,青青添了一千吧。

青青点点头。邝宇问:看来还不够吧?

青青答:押金涨到一万五了,还欠七千呢!

邝宇说:也许一万五那数也到不了头,还得朝上涨,在这病房一天就得花几千。说罢,又转脸对阿虎说:阿虎兄弟,我原来只想用你的钱周转一下,待我去银行把存款取出来就还你,这么一来,一时还真还不了了。

阿虎说:哥你说实话,是不是还凑不齐呀?

邝宇忙遮掩说:差不了多少了,我自有办法。

阿虎说要不是刚给家汇了钱,还能给哥多凑点,那五千是我全部家当了,那帐户剩下不多了。不过,我可以去想别的办法。

邝宇说:兄弟的为人我还不清楚,历来就实打实地,有十分力,决不使九分。

青青说:哥你别为这钱的事太操心了,眼下最要紧的是把我姐照看好,欠他多少,早晚还他就是了。依我看,欠债的感觉还不错,别的不说,就拿刚才住院处那人来说吧,现在她说话也不带刺儿了,毛病可少多了,咱要欠的再多点,说不准她还要巴结咱呢!

邝宇说,咱可不能那样做,不能跟她一般见识,她不过是个别人,不能代表什么。多数大夫护士对咱还是很好的,他们也不容易。青青,马上天就亮了,一会儿我跟阿虎一起走,想办法把剩下那些钱凑上来。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行么?

青青说,哥你就是好心肠,跟我姐一样,总想着让别人过去。好吧,哥你去办事吧,我在医院盯着就是了。

邝宇向青青交代一下,就同阿虎一起出了医院。阿虎跨上摩托车先走了,邝宇也找到他的三轮车,骑上车,登上回家的路。

邝宇住在城市边缘的一片平房区里,一间矮小的房子就是他居住了三年的家。他找出银行存折,上边的余额不足一万元,这是他和倩倩的全部积蓄,同与时具进的住院押金相比,实在是太少了。他把存折带在身上,锁好家门,朝着最近的公交车站走去,他要找朋友多凑些钱。

邝宇走到离车站不远的地方,被一个男人拦住了:站住!你是干什么的?

邝宇见那男人手上随便地拿个红袖章,邝宇懂得那含意,他是为公家办事的“便衣”。邝宇如实地回答:我在天街市场上班,现在是……去看朋友。

说话这工夫,又有几个男人围上来,大概是因为邝宇身高马大,怕他不好对付吧。邝宇见这阵势,并没往心里去。他平日里只埋头做生意,一向循规蹈矩,从没得罪过谁。

那男人又说:你是外地的吧,把暂住证拿出来!

邝宇说:我放家里了,没带在身上。

那男人说:你知不知道,暂住证要随身携带!

邝宇说:对不起,我真地没留意,下次一定带着行不行呀!您让我过去吧,那车要进站了……。

那男人说:上边有指示,没有“三证”,一律遣返。

邝宇一听,心里真有点怕了,因为他的确没有暂住证。他不是不办,是由于缺少手续,根本就办不来。他以前也遇上过戴红胳膊箍的人,经历过这样的检查,每次都是对付几句就放他走了,莫非今天要来真的了?他心里七上八下的。

我来这儿三年了,一直在天街市场上班,每天都从这儿路过,您看我身上这工作服,这是胸卡,这是出入证,这是身份证……

邝宇拿出一切可以证明他身份的东西,但那个男人根本不容他说下去:甭跟我说这些没用的,警察还有冒充的哪!没有暂住证不要紧,上车,我们为你补办好了!

上车!上车!不远处停了一辆破旧的面包车,几个男人凑上来,催邝宇上车。邝宇没有动,心里犹豫着,是继续跟他们周旋好呢,还是先跟他们到“地方”去,再想办法呢?

这时候,一辆飞奔而来的摩托在面包车前停下,一个染着黄发的小伙子手里晃着一个小本本,朝车里喊:小黄,下车吧,给你暂住证!

面包车上应声下来一个也是染着黄发的小伙,雀跃着说:看,证明来了吧,我有暂住证,我不是盲流!

那男人把那小本本一把夺过来,三下两下就撕个粉碎,抛到路边:你还有吗?

染黄发的小伙愣住了:你们……怎么这么干……那可是我的身份证明啊!

那几个男人把黄发小伙堵在车门:废话少说,上车!黄发小伙一脸无奈,上了车。另一个黄发小伙一看大势不妙,跨上摩托也赶紧溜了。再不跑,他怕自己也被当盲流抓进去。

手里拿着红胳膊箍那个男人催着邝宇:发什么愣,赶紧上车!

邝宇没有选择,上了车。

2006年10月20日

   
 
  • 《牡丹之恋》故事简介
  • 第一章----第十章
  • 第十一章----第二十一章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
  • 《牡丹之恋》最近更新

故事简介:

一位当红的年轻作家周旋在几个不同身分的女人中间,有求爱的、有争宠的、有寻欢的、有找乐的、也有心有所属而无动于衷的,原本一个宁静的家被搅得乱作一团,以至于懵懵懂懂地被捉进了拘留所,落得个“尔曹身与名具裂”的下场,也尝到了众叛亲离、落井下石的滋味。到头来求爱的为爱所害,争宠的反被牵连,寻欢的另求他欢,找乐的落个没趣,一无所求的反倒雪中送炭、真诚相对,此时才知真情之可贵、真爱之难得。

然则,越是跌进谷底,人也越是变得清醒,好在“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原来跳出浮躁、情感归零、返朴归真,生活才变得美好。所谓“情海无边,回头是爱”是也。


札记一:《写在“奔三”之际》:

“记得幼小的时候,我们所听到所看到的都是这样的忠告:人类历史黑暗的一页已经翻过去,我们的明天会更好。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未来的一切都是美好的。然而一切并非如此......”

                       阅读全文

札记一:《写作是一种病》:

过去的那些日子,虽然病痛的折磨、琐事的纷扰令人烦心,但纠缠最甚的却是腹中尚未成形的作品,是人物的命运与纠葛。那三几个可爱的人物,虽系虚无缥缈中来,却莫逆于心,亲如挚友,与我朝夕相伴,不离不弃。他们个个都有着与周围现实格格不入的品格,这是让我最最喜爱他们的。性格脱俗,就使他们难免坎坷的命运。命运坎坷,他们就得忍让。忍让不得,就免不了奋起抗争。若抗争不过,就......

                       阅读全文

\(^o^)/~长篇小说《牡丹之恋》持续更新中......
花儿为谁开
阿Q五世还乡记
命犯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