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花儿为谁开》

第八章 送你回老家


邝宇上车不久,又上来一个胖子,车门砰地一声关上了。那个手拿红胳膊箍的男人朝开车的司机摆摆手,车开了。

车不大,里边的人却不少,明显超载了。那个胖子一屁股坐在邝宇的身边,本来两个人的座位硬塞上三个人,邝宇被夹在中间。胖子显然是厨师,身上散发着浓浓的油烟味,邝宇动也动不得,躲又躲不开,只能把头偏过去。

胖厨师一坐下就打手机。老板呀……是我,是我呀……今天倒霉,碰上查暂住证了……带着还说什么,谁把那玩意儿老带身上呀……我让他们给抓起来了!在哪儿?在车上呢……我也不知道去哪儿,一会到地儿就告诉你……对,我没别的地儿放……千万等我电话呀……

汽车跑了大约四五十分钟的光景才停住,隔着车窗看出,这是一个派出所。邝宇他们按顺序下车,几个警察站在两边喊:跟上,按顺序走!

进派出所大院之前,邝宇四面瞄了一下,周围都很陌生,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他听见一个警察对司机说,你们真行呀,一大早就送来一车,看来,你们半天就能完成。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伤耗。

那司机说:折的、弯的都算我们的,你们䞍现成的还不成。

邝宇明白了,在人家眼里,他们这些人不过是一笔生意,或是一批货物。

邝宇他们被带进派出所的一个小院,院里坐满黑压压一片人。他们来得晚,反而被安排在前边,横向坐成一排,肩膀挨着肩膀,不得留空隙,两排之间让出一条狭窄的通道。

队伍的秩序不是很好,吵吵嚷嚷的总不消停,这些人的一个共同特点是:都是南腔北调的外乡人。其中大多数是男人,也有少数女人,这么一来,挨着女人坐的男人,就成为羡慕和取笑的目标。

小秃子,你他妈的真有艳福,挨得那么紧,过电了吧。

闭嘴,谁闹事就铐起他!

在警察大声喝斥下,安静不了一会儿,就又吵起来。被男人夹在当中的女人,害怕得把头垂得很低,尽量蜷缩着,连大气也不敢出。

队伍前放着一个小方桌,一个警察坐在桌边登记,邝宇他们依次回答,只问姓名、年龄、原籍三项。邝宇说他是天街市场的员工,立刻遭到训斥:谁问你这些,给我闭嘴!

胖厨师仍旧坐在邝宇身边,打手机给他的老板,好像那边在问他现在的位置,他说他也不清楚,跟警察问明白,才告诉老板。邝宇纳闷,他居住的地方并不属这个派出所管辖,却糊里糊涂被抓进来了。他一头雾水,百思不得其解。

旁边有一个房间,里边有人在打电话,一定也在联系熟人解除困境的,门口还有几个人排队等候。队伍里不断有人喊“报告”,先到桌边交钱,再去排队。

邝宇听到一个去交钱的大声叫:打一个电话二百,你们黑不黑呀!

打不打?不打,就回去坐着!

得,得,二百二百吧!那人乖乖地交了钱。

旁边一个人问:我身上没带钱怎么办?

那个警察说,先打去,等会儿谁来领你由谁交。你叫什么名字,说?

那人无可奈何地报出自己的名字,排在等候打电话的队尾。

邝宇有手机,也给市场的领导打了电话,说明自己的处境。接电话的是个值班经理,那经理满口答应帮助他,说腾出功夫就来接他。邝宇放心了,安心地等候市场来人,接他出去,心却不由自主地飞到医院。倩倩这会儿怎么样了,病情不会恶化吧,住院处那女人不会去讨债吧……

邝宇身边的胖厨师被警察叫起来,有人领你来了!门口,一个同样胖乎乎的人在同他招手。

胖厨师费力地站起来,刚想迈步,被警察拦住了:交了电话费才能走。

胖厨师说:我没用你们电话呀,我自己有手机。

那警察瞪起眼睛:没把你的手机没收,还不认便宜,想不想走哇!

胖厨师摸摸口袋,沮丧地说:我真没带……要不……您翻翻?

警察朝前来接人的胖子努努嘴:过来,你来替他交。

那个胖子很不情愿地过来交钱。过后,两个胖子灰溜溜地走了,留下的是满院子羡慕的目光。

胖厨师走后,警察在名单上划了一笔,朝外面的警察喊:给他们记住点,刚才折了一个!

看到有人出去,院子里的人有些发慌,打手机的呼叫声此起彼伏,一片噪杂的声浪。

邝宇听到有人在悄悄议论:

看人家那头儿,多大方!跟咱的头儿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你就别提咱那头儿了。我看,他准是跟那帮便衣勾结,插圈弄套让咱们钻的。

是呀是呀,要不怎么这么巧,就跟专门接咱们似的,一出门就让人家逮住了。

我看没错儿,那小子太不地道了,咱是中了借刀杀人的奸计了!

唉!眼看快一年了,到现在,一个子儿的工钱没拿到,就这么空着两只手,回家怎么跟老婆交待……

这时候,又有一批人被带进来,在邝宇他们的前头坐下,登记的登记,打电话的打电话,院子里又热闹了好一阵子。

突然,外边又传来一阵汽车马达声,邝宇以为又到了一批人,却迟迟没有人进来。几分钟后,几个警察走过来,叫前几排的人都站起来,排着队出了派出所,邝宇也在其中。门前,一部大型轿车在等待他们。

车门敞开着,警察发出命令:按顺序上车,由后往前坐,每排6个人。几个警察排成两行,分列车门两旁,好象押送战俘。

邝宇听说还要走,有点发慌,接他的人还没到,怎么办呢?

他不顾一切地走出队伍说,请问这是去哪儿呀?过一会儿我们市场就来接我上班,我是员工,我有工作,在这个城市,我有家有老婆有孩子,不是盲流啊!

一个警察说:少废话,先上车!是不是盲流你自己知道,我们也会查清楚的!

邝宇说,我不能走,我老婆还在医院抢救着,生死不明,我要是走了谁管她们?你们负责吗?

负责!负责送你回老家!

他被两个警察一左一右地架着,又上了车。

2006年10月21日

 
 
  • 《牡丹之恋》故事简介
  • 第一章----第十章
  • 第十一章----第二十一章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
  • 《牡丹之恋》最近更新

故事简介:

一位当红的年轻作家周旋在几个不同身分的女人中间,有求爱的、有争宠的、有寻欢的、有找乐的、也有心有所属而无动于衷的,原本一个宁静的家被搅得乱作一团,以至于懵懵懂懂地被捉进了拘留所,落得个“尔曹身与名具裂”的下场,也尝到了众叛亲离、落井下石的滋味。到头来求爱的为爱所害,争宠的反被牵连,寻欢的另求他欢,找乐的落个没趣,一无所求的反倒雪中送炭、真诚相对,此时才知真情之可贵、真爱之难得。

然则,越是跌进谷底,人也越是变得清醒,好在“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原来跳出浮躁、情感归零、返朴归真,生活才变得美好。所谓“情海无边,回头是爱”是也。


札记一:《写在“奔三”之际》:

“记得幼小的时候,我们所听到所看到的都是这样的忠告:人类历史黑暗的一页已经翻过去,我们的明天会更好。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未来的一切都是美好的。然而一切并非如此......”

                       阅读全文

札记一:《写作是一种病》:

过去的那些日子,虽然病痛的折磨、琐事的纷扰令人烦心,但纠缠最甚的却是腹中尚未成形的作品,是人物的命运与纠葛。那三几个可爱的人物,虽系虚无缥缈中来,却莫逆于心,亲如挚友,与我朝夕相伴,不离不弃。他们个个都有着与周围现实格格不入的品格,这是让我最最喜爱他们的。性格脱俗,就使他们难免坎坷的命运。命运坎坷,他们就得忍让。忍让不得,就免不了奋起抗争。若抗争不过,就......

                       阅读全文

\(^o^)/~长篇小说《牡丹之恋》持续更新中......
花儿为谁开
阿Q五世还乡记
命犯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