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花儿为谁开》

花儿为谁开

第十章 小小鸽子笼

邝宇如同在部队执行“入列”命令那样,动作敏捷地进入练习“蹲功”的队伍里,按标准姿势蹲好,垂首含胸,眼睛望地,两臂如双星抱月,双脚作骑马蹲裆之式,身体重心聚在两足中间,项背弯屈如弓,那姿态活象一只林中休憩的豹子。此刻,他很清醒,他没必要自找麻烦,唯一要做的,是寻找脱身的机会。

一个警察走过来,用手里的木棍依次敲着那几个女人的后背:

“你,你,你……还有你,跟我来。”

那几个女的被带出去了。这里还不错,男女分开管,看来,说它比较专业,不仅表现在标准的蹲式管理上。

接着,这些练习“蹲功”的人,几个几个地被分组带出去,终于轮到邝宇的后背也被敲打了。

他和几个男的被押送着,走进一个很长的走廊,两旁是一间间装着铁栅栏门的房间。他没见过牢房什么样,想象中,或许不过就这个样子吧。

警察打开一个门,让他们进去。房子不大,里边横躺竖卧着十几个人,有的衣衫褴褛,有的蓬头垢面,邝宇想,自己现在的形象,比他们好不了多少。

一个人抱怨说:“人太多了,都出不来气了!”

警察说:“往里挤,再挤,挤。这不是在家里,都凑合着吧!”

屋子里人已经很多了,加上他们几个,就更拥挤了。邝宇他们勉强挤进去,在冰冷的地上坐下。咣当一声,铁门关上了,那冷酷的声音似乎在告诉你:在这里,你没有自由。

邝宇心里想的是,还算幸运,就把这小小鸽子笼,当作是坐牢吧。他掏出手机,想给阿虎打个电话。

身边有人对他说:“这里没信号,打不出去。”

他有点迷惑。从行车时间推断,他们出来得并不太远,怎么能没有信号?

那人告诉他:“信号被屏蔽了。”

邝宇关掉手机,仍旧是闭目养神。

走廊里一阵乱哄哄的吵嚷声,由远至近,越来越响。

有人说是餐车到了。邝宇突然感到很饥饿,他已记不得有多长时间没吃饭了。

每人一盒饭,从栅栏门外递进来。邝宇接过来,三口两口就吃完了,觉得还不到半饱。饭不多,菜更少,滋味就更谈不上了。吃光了饭,把餐盒递出去,服务员可以给你盛上一勺米汤。但你要小心翼翼地捧着,不小心就洒了。米汤很稀,也不热,邝宇一仰脖就喝完了。

有人念起顺口溜:“盒饭盒饭,不见菜,光是饭。”

有人接着说:“米汤米汤,没有米,尽是汤。”

门外过来两个警察,朝里边望了两眼说:“哪位是卜文清,卜先生,请您出来一下。”

屋内有个老头儿忙着回答:“哎,我就是,我就是,你们赶紧打开门哪!”

门开了,老头儿爬起来,出了门。

一个穿皮甲克的小伙子也跟上去:“别关,我要去厕所!”

老头儿旁边的那人,立刻把老头儿才吃几口的盒饭抢过来,大口大口地吞下去。

那个老头儿跟随着警察走了。一个警察跟着那皮甲克小伙去了厕所。

有人羡慕地说:“老先生真牛B,看来他真是局长老爸呦,八成是局长来接了。”

“局长老爸牛什么牛,还不是照样关起来了。”

“他妈的,老子我也是局长老爸,叫局长来接我出去!”

邝宇打听一下才知道,那老头自称是某位局长的老爸,来看儿子,一下火车就被当作盲流抓进来了。在这之前还出去一个,说是来参加 什么会议的,也在这住了一夜廉价旅店。

邝宇想,自己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吃点苦受点罪并不冤枉,谁知不是缘分呢!他换个姿势,躺得舒服些,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漫长的两天过去了。这里的日子过得好慢,真是度日如年。

两天来,鸽子笼里的人,有出去的,也有进来的,只有邝宇,没人理睬。 老婆怎么样了,孩子怎么样了,音讯全无,生死不明,他能不着急吗!他每时每刻都想着怎么离开这里,怎么逃出去。

两天来,邝宇被锁在这间鸽子笼里,寸步难离,只有上厕所的时候,才能出去透透气。可那时候,身后总有警察紧紧盯住,根本就脱不了身。

两天来,叫邝宇难以忍受的还有一样,就是饥饿。

每日两餐,餐餐都是盒饭,天天不变。饭是少了点,油水也欠点,要在往日,这对邝宇来说并不算什么。平日里他食量不大,吃得稍稍好点,也强不了哪儿去。为什么 人一到了这里边,就忍受不了呢?为什么身在这鸽子笼里,心里最想的,竟然仅仅是吃上一顿饱饭呢? 也许,身体失去自由以后,饥饿感就是第一本能吧。

早晨,食堂服务员来收取一天的饭钱,每人二十元。邝宇说:“我交四十,多买一份。”

旁边的警察立刻制止他:“不成,每人一份,你当是在饭店!”

他想起平日倩倩开玩笑的一句话:“这么嘴急呀你,饿死鬼投生的呀!”

莫非他真是饿死鬼投生的,他自己也弄不明白自己了。

他正在胡思乱想之际,铁门开了,警察把他叫出去。

他被带到一间办公室里,一男一女两个警官,坐在办公桌后边等他。这两个人很和气,让他坐下。

那个男警官先开口讲话:

“根据规定,外来务工人员必须持有“三证”,暂住证、就业证和流动人口婚育证明,还有“一证”,就是身份证,合起来是“四证”。你只有身份证,其他的证都不具备,属于应该遣送的人员。”

接着,那个女警官说:

“就业证要到你家所在地的劳动部门办理,也叫就业登记卡。流动人口婚育证明,要到你家所在地的计划生育部门办理。来到这儿以后,再拿着身份证和就业证,到辖区的派出所,或者是它所属的流动人口管理服务站,办理暂住证。还要拿着你的流动人口婚育证明,到辖区的计划生育部门审验登记,办理外来人口婚育证。”

这些事情,邝宇虽然知道,也不过了解个大概,总以为走到哪儿不是老老实实干活,没想这么多。再说,三年前他和倩倩出来的时候,也不容他办这么多手续呀。这几天,邝宇心里一直窝着火,觉得委屈、冤枉、不平,可听了这些话,却觉得自己反倒理屈词穷了。他原来憋了一肚子的话,现在竟然自己也觉得没什么劲了。可是,倩倩还在等他呀,他不能撇下她呀,危难之时自己先溜了,算什么男子汉!

邝宇想,看起来这两个警官还是很通情达理的,现在,只有用自己的困难来打动他们了。

“二位警官!您二位说得都对,我的确有错的地方。我和我爱人离家三年了,当年出来的时候,对政策不是很了解,手续没办完。这三年来,我们在这儿已经安下家,有了稳定的工作,又有了孩子。我前天被收容的时候,我爱人不慎早产,生下了不足月的孩子。现在,她本人还在医院抢救,是死是活还不知道。请求您考虑我的实际困难,让我先去处理这些应急的事情,之后,我再回去办理那些证,您二位看,行不行呀!”

那个男警官接上来说:

“据我们了解,你现在的身份还是单身。如果你们没办理过婚姻登记,应该算是非法同居。当然,这事儿在这儿就不追究了,但这不能成为照顾你的理由呀。这里是收容遣送站,我们的职责,就是根据上级规定,安排遣送“三无”人员。你拿出的证件不少,可就是惟独没有“三证”。我们相信你说的这些都是事实,也很同情你的处境,可是,你 完全符合被遣送的条件。要是你处在我们的位置,你能怎么办呢?”

这男警官的确很厉害,竟然把球踢回给邝宇了。

邝宇刚想说:“要是我,就本着救人优先……”

但是,没等邝宇开口,那个女警官就接上了话茬:

“根据我们了解,你是名退伍军人,又有学历。下次再回来,要把你的退伍证、学历证、获奖证书等一切证明你身份 ,证明你能力的证件,全都带来,一定会有用的。记住了吗?”

听她这么一讲,好象邝宇已经同意回去一样。这是绝对不成的,他不能走,就是赖也要赖在这儿呀。

“二位警官!我明白您二位很难办,可我真地很困难啊!算我求求二位了,灵活一下,我们全家就得救了!”

邝宇看见男警官在犹豫,他感到似乎看到一线希望。

男警官委婉地说:

“这样吧,你可以有两个选择:一是交一百五十元路费,等待安排你回原籍,自己去办理手续;另一个是先留在这儿,下一步再说吧。”

邝宇想,只要能留下就好办。连忙说:“我没有钱,让我留下吧。”

两个警官相视一笑。男警官说:“好吧,你先回去吧。”

邝宇一听,按耐不住高兴,起身就走。

“邝宇,等等!”他又被那位女警官叫住了。

“什么事呀,警官?”

女警官指指另一个桌子说:“那边有电话,可以让你用一下。”

“谢谢您!”

邝宇抓起电话,眼里立刻涌出两行热泪,吧嗒吧嗒滚落在地上……

 

2006年10月24日

 
 
  • 《牡丹之恋》故事简介
  • 第一章----第十章
  • 第十一章----第二十一章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
  • 《牡丹之恋》最近更新

故事简介:

一位当红的年轻作家周旋在几个不同身分的女人中间,有求爱的、有争宠的、有寻欢的、有找乐的、也有心有所属而无动于衷的,原本一个宁静的家被搅得乱作一团,以至于懵懵懂懂地被捉进了拘留所,落得个“尔曹身与名具裂”的下场,也尝到了众叛亲离、落井下石的滋味。到头来求爱的为爱所害,争宠的反被牵连,寻欢的另求他欢,找乐的落个没趣,一无所求的反倒雪中送炭、真诚相对,此时才知真情之可贵、真爱之难得。

然则,越是跌进谷底,人也越是变得清醒,好在“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原来跳出浮躁、情感归零、返朴归真,生活才变得美好。所谓“情海无边,回头是爱”是也。


札记一:《写在“奔三”之际》:

“记得幼小的时候,我们所听到所看到的都是这样的忠告:人类历史黑暗的一页已经翻过去,我们的明天会更好。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未来的一切都是美好的。然而一切并非如此......”

                       阅读全文

札记一:《写作是一种病》:

过去的那些日子,虽然病痛的折磨、琐事的纷扰令人烦心,但纠缠最甚的却是腹中尚未成形的作品,是人物的命运与纠葛。那三几个可爱的人物,虽系虚无缥缈中来,却莫逆于心,亲如挚友,与我朝夕相伴,不离不弃。他们个个都有着与周围现实格格不入的品格,这是让我最最喜爱他们的。性格脱俗,就使他们难免坎坷的命运。命运坎坷,他们就得忍让。忍让不得,就免不了奋起抗争。若抗争不过,就......

                       阅读全文

\(^o^)/~长篇小说《牡丹之恋》持续更新中......
花儿为谁开
阿Q五世还乡记
命犯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