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花儿为谁开》

第十一章 大闹太阳谷


两天来,邝宇一直在想的,就是与阿虎取得联系,现在终于有了机会,他迫不及待地拨通阿虎的手机。

那里边回答:“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

邝宇连续拨打了好几次,得到的都是同样的回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出了什么事了,是阿虎出事,还是倩倩?他不敢往下想……

关键时刻联系不上,邝宇一时没了主意,只好撂下电话。他还没忘记,应该谢谢那位给他机会的女警官,可是,两位警官都不在了,屋子里只有他自己。他有点莫名其妙。

门外,送他过来的警察还在等他,等他回到鸽子笼里边去。那自然是他唯一的去处,于是,他默默地回去了。

餐车过来了,这是今天的第一餐。邝宇没有一点食欲,拒绝领取。

他心里忐忑不安,笼罩着一重不祥的迷雾,挥之不去。思绪也象迷失方向的孤雁,四处逃奔却又不敢乱闯。让他既放不下,又不敢去想的是:倩倩出什么事了?

不过还算幸运,通过争取,他毕竟还是留下了,留在离倩倩并不遥远的地方。他遇见两位心地善良的警官,他认为,既然他们能留下他,也许就能让他回到倩倩身边。

走廊里又是一片喧闹,吵嚷中夹杂着开关铁门的声响。既是遣送站,就不断有人出出进进,有人出去,要先点名,来新人就不必了。从动静里判断,这次是有人出去了,他听到点名的声音。

邝宇盼望叫到他的名字,同时又怕被叫到,他自己不能左右自己的命运,不知等待他的是福是祸。

“邝宇,出来!”这一次果然叫到他。

邝宇随着人群来到院里,排着队向外走,被叫的人很多,队伍很长,一直延伸到院子外边。邝宇心里想,情况有些不妙,这么多人都放回去,那是不可能的。果然不错,想啥就来啥,他一眼就望见队伍前边有个人,一个劲儿地回头张望,他不是别人,是阿虎。这时,阿虎也看见了他。

“邝宇哥!”

“阿虎,你怎么也在这儿?”

“……”

阿虎被一个警察推了一把,跟上队伍出了院子。轮到邝宇出门,阿虎已经上了车。街上停着好几辆大轿车,邝宇上了另一辆车。

阿虎的出现,出乎邝宇的预料,想不到他也没逃过这一劫。倩倩现在情况怎么样,阿虎知道么,怎么才能尽快跟阿虎联系呢,他想到了发短信的办法。出了遣送站大院,信号就不能屏蔽了吧。邝宇拿出手机,果然有信号,于是,他给阿虎发了短信,他想知道阿虎是怎么进来的,想知道阿虎见没见着倩倩,想知道倩倩的身体怎么样了。

短信发出去了,可是,迟迟不见回复。是阿虎没带手机,还是没想到开机呢?

汽车沿着高速公路朝着郊区开区,视野越来越开阔,远山也越来越近了。他们这是去哪儿?

车上有人说:“一定是去太阳谷,去那儿筛沙子。”

“没错!听说,挣够自己的路费,就送你回家。”

邝宇恍然大悟,想起他与两位警官对话的那一幕,想起警官是怎么让他自己做选择的。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呀:选择留下,原来就是去筛沙子挣路费。他哭笑不得,早知道这样,还不如选择离开,回到家,他还能想办法再回来呀。

他又想起那句话:有错拿的,没错放的。而他,是的确属于没有“三证”的,漫说不是“错拿”,即便真是“错拿”的,还能指望人家把你放出来吗?看来,那两个警官的权限,也就这么大了,那警官说得没错,如果换了自己在那位置上,又能怎么样呢。

这时候,阿虎发来回复的短信:“哥,我那天没去成医院,路上车坏了,走到半路遇上联防查暂住证,我没有证,就收容了,傍晚就到了刚才那地方。嫂子不会有事,我看那女孩靠得住。”

邝宇回复:“知道了。保持联系,想办法跑出去。”

阿虎又发过来:“好吧。哥你没事我就关机了,快没电了”

“好。我也关机。”

汽车足足跑了半天,在一个山坳里停下,几个穿便衣的人在迎候他们。邝宇下车才知道,在这儿停车的只有他们乘的这一辆,车队不见了,阿虎当然就不知去向了。

那几个便衣大呼小叫地维持秩序,好半天才使他们站成两排,其中有个一脸落腮胡子的便衣,清点了人头数,跟押车的警察核对清楚,算是接收了。

旁边不远处,还有一队人,汽车开过去,那些人顺序上车,落腮胡子也跟过去,核对人数,交接清楚后,汽车开走了。看来,邝宇他们是来接班的,由他们换走的那些人,可能就要回家了。谁知道要等多长时间,才有人来接替他们呀。

邝宇打开手机,想跟阿虎联系,却发现没有一点信号。他举过头顶旋转了三百六十度,还是没有信号。这里四面环山,荒芜人烟,连树木都稀少,没有信号一点也不奇怪。就是有信号又有什么用,他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大概也没有名字,更不知道方位,即便拨通了,他能对阿虎说些什么呢。

落腮胡子回到队伍前,给他们训话。那人也是外地口音,口齿又不清楚,哇啦哇啦讲半天,邝宇没听清几句,大意无非是老实干活、不准逃跑、违犯纪律、严厉惩罚之类的。最后,又让他们站成四排,每排是一个组,一共分成四个组,每组十多个人,派一个便衣作领班,站在排头。

分配妥当后,他们由各自的领班带领,去驻地吃午饭。山下有一排红砖房,以后就是他们作息的地方了。

红砖房的一端是厨房,里边飘出诱人的饭菜香。厨房门前放了一个箩筐,筐里满装着那种市上少见的头号粗面碗。一个便衣领班站在旁边吆喝:

“都过来买碗筷喽,三十元一份。按顺序买,排好队。”

一个粗碗,加上一双普通的竹筷,竟然卖到三十元。可是,不买碗,看来这饭就吃不成了,在这里再贵点也是畅销货。

“什么金碗银碗,卖这么贵,太黑点了吧!”

“这叫‘穷人端’,别看模样儿不济,饭盛得多呀,这回可以吃上饱饭啦。”

“美得你!碗大,勺子可是有准的。”

“没听说过,请老子吃饭,碗筷儿的,还要自己掏钱买。”

“哎,我说,给不给开票呀,回头去派出所好报销呀。”

旁边站着的便衣领班高声喊:“瞎吵吵什么你们!都他妈给我闭嘴,不买就别吃饭!”

不远处有一堆破碗碴,看来是刚才离开的那拨人扔在那儿的。有几个人就去那里翻检,把破损不多的拣起来,擦干净,准备使用。一个便衣领班看见,就提了根棍子跑过去,乒乒乓乓乱砸,将那堆碗碴砸个稀烂。

一个衣衫褴缕的老人跑得慢,手里的破碗就被他夺过去,用力摔在地上,冲那老头狠很地说:

“臭要饭的!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上这儿拣便宜来了。”

老人吓得手直哆嗦,说不出一个字,眼里含着泪花,又是委屈,又是怕。

邝宇看不过去,就把自己刚刚买到的碗筷送给老人:

“大爷!您用我的吧。”

老人连连称谢。

那便衣领班大怒,口中骂着,“你他妈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抡起棍子朝邝宇劈过来,邝宇一闪身躲过了。那人转身又是一棍,邝宇抢上一步,使出一个挡击别臂,那人一个趔趄,又扑空了。那人见两棍都没打着,恼羞成怒,高举手中的棍子,使尽全身力气,横着抡过去。邝宇见对方来者不善,窜过去贴身一步,亮出个压臂夺刀动作,一把将那人手里的棍子夺了过来,顺手扔在一边。那人急了,一个重拳朝邝宇脸上击过来,邝宇飞起一脚,那人便摔倒在五米以外了。

“好哇!”

“真漂亮!”

“好利落呀!”

这惊险一幕,赢得一片叫好声!

邝宇在部队曾练过擒拿格斗和散打功夫,三五个人是奈何不了他的。这本领,他平时是轻易不露的,做生意讲究的是和气生财,在市场上求生的经历,早就让他明白,他需要掌握新本领,就是忍耐和谦让。要不是那人欺人太甚,他是不会动手的。实际上,他刚才还是让了几分的,不然的话,那人的胳膊腿儿的还能齐全着么。

其余三个领班见他的同伴吃了亏,立刻围上来,摆出要动手的姿态。其中一个说:

“你他妈吃了豹子胆,反了你了,想来大闹太阳谷吗!”

邝宇无动于衷,没有一点怯懦。这时候,那落腮胡子大喝一声:

“都给我回去,该干嘛干嘛去!”

三个领班乖乖散去,摔在地上的那领班也爬起来,灰溜溜地走了。

落腮胡子拿着一套碗筷给邝宇:“兄弟!出门在外,谁都不容易。走,吃饭去!”

2006年10月29日

   
 
  • 《牡丹之恋》故事简介
  • 第一章----第十章
  • 第十一章----第二十一章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
  • 《牡丹之恋》最近更新

故事简介:

一位当红的年轻作家周旋在几个不同身分的女人中间,有求爱的、有争宠的、有寻欢的、有找乐的、也有心有所属而无动于衷的,原本一个宁静的家被搅得乱作一团,以至于懵懵懂懂地被捉进了拘留所,落得个“尔曹身与名具裂”的下场,也尝到了众叛亲离、落井下石的滋味。到头来求爱的为爱所害,争宠的反被牵连,寻欢的另求他欢,找乐的落个没趣,一无所求的反倒雪中送炭、真诚相对,此时才知真情之可贵、真爱之难得。

然则,越是跌进谷底,人也越是变得清醒,好在“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原来跳出浮躁、情感归零、返朴归真,生活才变得美好。所谓“情海无边,回头是爱”是也。


札记一:《写在“奔三”之际》:

“记得幼小的时候,我们所听到所看到的都是这样的忠告:人类历史黑暗的一页已经翻过去,我们的明天会更好。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未来的一切都是美好的。然而一切并非如此......”

                       阅读全文

札记一:《写作是一种病》:

过去的那些日子,虽然病痛的折磨、琐事的纷扰令人烦心,但纠缠最甚的却是腹中尚未成形的作品,是人物的命运与纠葛。那三几个可爱的人物,虽系虚无缥缈中来,却莫逆于心,亲如挚友,与我朝夕相伴,不离不弃。他们个个都有着与周围现实格格不入的品格,这是让我最最喜爱他们的。性格脱俗,就使他们难免坎坷的命运。命运坎坷,他们就得忍让。忍让不得,就免不了奋起抗争。若抗争不过,就......

                       阅读全文

\(^o^)/~长篇小说《牡丹之恋》持续更新中......
花儿为谁开
阿Q五世还乡记
命犯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