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花儿为谁开》

第十五章 平安夜到了,佳音就不远了!


倩倩那冷清了十几天的小屋,一下子热闹起来。

屋子不大,东西并不少,一张双人床就差不多占了半间房子。此外,有烧水做饭用的煤气灶,有剪裁衣料用的案子,有缝纫机、锁边机、电熨斗,还有一男一女两个碧眼红唇肉红肤色的人模。看来,这既是卧室,又是厨房,还是功能完备的服装加工车间。

家里唯一的一件装饰品,是悬挂在床头的一幅油画,画中是一位正在窗前晾晒衣服的少女。青青一眼就看出,这是一幅印象派风格的油画,画中少女踮着脚,手擎晾衣架,身体稍稍后倾,极赋动感。早晨的阳光穿透几株绽放的向日葵,照在少女的脸上、身上、窗台上,窗玻璃依稀映出花影、人影、笑影,一切都描摹的惟妙惟肖。青青是懂画的,画中光、影、色的准确表达,少女的青春体态与笑靥,身着衣裙与洗过衣物的不同质感,以及对少女晾衣时失去身体重心那一瞬间的捕捉,都让她赞叹不已。画中少女不是别人,就是倩倩。这幅画的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呢?青青想,还是先不说破的好,要让倩倩姐自己讲出来。

青青在窗台上发现一个字条,象是由窗外捅进来的,就拿给倩倩看。倩倩打开字条,上边写着:

倩倩、小邝:

总见不到你们,很想的,出了什么事啊?好不容易打听到你们家,你们又不在。市场的人找你们好几次,催交明年的摊位租金,年底之前必须交齐。告诉你们一件好消息,这次市场开恩了,由预交半年改成可以先交一季的。还有个坏消息,市场要搞内部装修,有人说,以后租金可能要涨。另外,有几个来取活的客户,我都给打发走了,叫他们过些天再来。好了,想着按时交钱的事吧。年底之前!

刘姐

青青问:“姐,租金多少呀?”

倩倩回答:“一年八万,一个季度两万。”

青青咋咋舌,说道:“可真是天价呀!”

倩倩说:“在这地方,做什么都比老家贵,当然,挣钱的机会也多。”

倩倩发现银行存折不见了,知道一定是被邝宇拿去,他去哪里了呢?

倩倩用青青的手机,打给老家邝宇的父亲。在电话中,公公没说几句话就埋怨儿子,这么长时间没个音信。倩倩推说生意忙,邝宇不在,遮掩过去了。倩倩又简单说了住院的事,老人得知有了孙子,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了,也就忘记深究,为什么邝宇不在。

倩倩又把电话打到家里,跟她妈妈讲了孩子的事,对早产则只字未提。妈妈也是高兴,答应在方便的时候跟爸爸讲,接着就对饮食起居等嘱咐个没完。对于邝宇失踪的事,倩倩也没提一个字。

夜晚,倩倩、青青和孩子,躺在一张大床上,孩子占据中央,青青挨着墙,而倩倩却把着床边。

室内取暖靠的是房东家的土暖器,不太热,跟医院病房相比,温度差不少呢。倩倩早把电热毯打开了,床上焐得暖烘烘的。北方的冬天虽然很冷,因为有暖气,还是很舒服的。

青青说:“姐,我有了回家的感觉,真好!”

倩倩说:“好妹妹,这些天,多亏有你,怕是把你也熬坏了吧。你好好躺下,睡个觉儿吧。”

青青惬意地回答一声“嗯!”

倩倩想到,青青已经累了这么多天,既然她已经回家,不能再耽误着青青了,青青也该歇歇了。就商量着说:“青青!姐问你,你是怎么打算的。是想回家,还是留在这儿,找点事做呀?”

青青说:“姐,我不想走,我不想离开姐,还有哥。我要跟你们在一起,行么?”

倩倩说:“姐喜欢你,不论你选择什么,姐都会帮你的。如果你想回家,姐给你路费。银行存折让邝宇拿走了,可储蓄卡还在我身上,明天你去银行取些钱,给你老妈买点什么,准备一下,早点回家吧。这些日子,你太累了,连个安稳的觉儿也没睡成过。眼下,快到年了,在外边漂着的人们,都在朝家里奔哪。”

青青沉默着,没吭声,眼泪簌簌地流在枕头上。

倩倩继续说:“姐可不是撵你走,如果你想留在这边,姐也会帮你,可也不必这么急,过了年再回来,姐再帮你选个合适的工作。好不好?”

青青流着泪说:“姐,你只知道为别人着想,咋就不为自己想想呢。你现在身体还没恢复呢,你和孩子都需要人照顾,听老人们说,月子里要是落下什么病根,就一辈子也别想好了。再说,医院那边欠了那么多的债,躲债回家吧,家里又有债主在等着,这日子怎么过呀。姐,你不该把我想得这么自私,我怎么能撇下你和孩子呢。你就是撵我走,我也不会走的!”

倩倩见青青哭得这么委屈,又连忙哄着说:“好妹妹,别伤心了,都是姐不好,委屈了妹妹的好心。其实,姐是心疼你呀。好了,什么也别说了,往后,你就是我亲妹妹了,你就是想走,姐还不撒手呢。除非,将来哪位帅哥来娶你。不,就是到那时候,还得问问妹妹愿不愿意呢。妹妹要是不愿意,帅哥寻死觅活,也不给他机会。是不是呀?”

倩倩一席话,又把青青说乐了。青青揩着眼泪问:“姐,我问你,当初姐是怎么把我哥勾上来的呀,我哥才是大帅哥。”

倩倩说:“你说的是什么呀!我们谁也没勾谁,跟现在的男孩女孩没法比!”

青青说:“姐,听你这话,就跟你有多老似的。不信,你跟我站在一起,看谁敢说你不是女孩!”

倩倩说:“我是女孩的妈喽!不过,我跟你哥,的确是我更主动些,命中注定的吧。”

倩倩望着身边熟睡的孩子,对青青讲起她与邝宇的故事。

倩倩和邝宇出生在同一个村子,又是邻居,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起长大,一起入学,同年又同班。倩倩的爸爸是村委会主任,又是村里企业集团的董事长,权重位高,家庭条件优越。邝宇的爸爸身体不好,家境差,邝宇初中毕业后没读高中,进了服装学校。邝宇喜欢书法、绘画,做服装设计师是他从小就抱有的夙愿。当然,也是为的早就业,减轻家里的负担。

女孩总是比男孩懂事早,初中的时候,倩倩就暗自喜欢上邝宇了。倩倩进了高中,与邝宇不在一起了,想念就更加强烈,于是,她鼓起勇气给邝宇写了一封信,寄到邝宇的服装学校。打那时侯起,他们就常常通信。虽说信里只谈些读书、学习、业余爱好等话题,可他们彼此都清楚,他们已经是好朋友了。

后来,倩倩突然接不到邝宇的信了,这让她很纳闷。

上大学之前的那个暑假,倩倩敲开邝宇家的门,发现邝宇并不在家。邝宇的父母喜出望外,殷勤地招待她,问长问短。原来邝宇早已中断了服装学校的学业,到数千里外的西北边陲服兵役去了。

倩倩没有耽搁,赶到部队去找邝宇。为博一面,跋山涉水,当时在部队成为一段美谈。邝宇的战友们特别热情,为她召开欢迎晚会,称她是古兰丹姆,强迫她唱那支《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而邝宇自然就是阿米尔了。

接着便是大学四年的鸿雁传书,还有年年暑期的西北之行,直到倩倩大学毕业。在思念与幻想中,他们的爱情成熟了。

倩倩毕业的学校是北京外国语大学,学的是德语和英语,由于是名牌大学,在首都及任何一个大城市,都有很好的就业前景。但是,为了和邝宇在一起,她回到故乡,在一家企业就业了。这时候,邝宇也转业到服装厂,当了一名普通工人。

他们的婚姻遭到倩倩父亲的反对。因为当地政府官员的一位公子,也在追求倩倩,如果成功,她的家庭将与当地权贵结为亲家,这正是她的父亲所乐见的。

一怒之下,邝宇辞去工作,只身下海闯荡到北方,决计要做出点事来。倩倩后来也毅然辞了职,辗转找到邝宇。她效仿神话里的七仙女,追随董永,在北方的寒窑,构筑起一个温馨的小巢。为了心爱的人,她可以舍弃一切!

她的爸爸得知后,更加生气,怒骂邝宇拐走他的爱女。后来,邝宇回家办理各种手续,都受到村里的阻挠和刁难,因为邝宇的户口关系由村里管辖。由于这个原因,导致他们结婚三年了,仍不能办理合法登记手续,邝宇也不能办理暂住证。为此,他们时时耽惊受怕,怕被当作盲流处置。

听了倩倩的回忆,青青深受感动,钦佩中又有几分羡慕。倩倩固然吃了不少苦,也付出许多宝贵的东西,但她所得到的,却更加宝贵。青青说:“姐,你做得对,我佩服姐的勇气,要是我,也会象姐这样。”

倩倩说:“是呀,回想起来,走到今天,的确不容易,但我一点也不后悔。你姐甘愿牺牲自己的事业,把自己交给你哥,跟他一起打拼,是值得的。你哥事业心很强,他有两个志向:一个是设计出富有民族特色的女装系列,另一个是创造一套汉民族的时尚男装,他想标新立异,引领时尚,他要获得社会的认可。他这目标可不寻常,够得上‘雄心勃勃’了。尤其是第二个目标,男装要创新更难,没有多少可借鉴的东西,完全是在黑暗中摸索。咳,我说这些干嘛,你比我懂的多。”

“姐别夸我,我知道什么?”青青感慨地说:“姐,我相信我哥,他有这个实力,他一定能达到他的目标。床头这幅油画是我哥画的吧,这水平可不是一般的水平。光与色的变化,瞬间的真实,他都把握得那么准确,特别是姐的动作和神态,好象要从画布上跳出来,简直太美了。要不是亲眼见了姐姐,谁能相信世上真有这么美的女孩呢!姐,当时你多大,我哥是怎么给你画的?”

倩倩说:“你哥在中学的时候,画的是国画,没练过油画。这大概是在服装学校的时候画的吧,画这画的时候我可不在场,他完全是凭着记忆和感觉画的。那年暑假,我去他家找他,没见到人,他去部队了。我在他的卧室,他的床头,发现这幅画,一下子就被打动了。我向他的父母提出,想要这幅画,两位老人很高兴,满足了我的要求。从此,姐就一直把它带在身边,七八年了,除了这次住院,它一刻也没离开过我。”

青青轻叹一声说:“姐,能认识你们,是我莫大的幸运。”

这时候,孩子睡醒了,哇哇地哭着。倩倩先为孩子换了尿布,再裹好襁褓,又把孩子搂在怀里,将乳头送进孩子的小嘴中,念叨着“宝宝不哭,宝宝不哭啊”。孩子很听话,顿时不哭了,知足地吮吸着乳汁。

青青说:“姐,刚才从医院撤出来的时候,我去急诊室给咱的小宝宝挂号,人家问我名字,把我问懵了。我刚想把自己的名字报给她,突然灵机一动,就给宝宝起了个名字。姐,你猜,我起的什么名字?”

倩倩问:“什么呀?”

青青说:“成功,邝成功!咱们能做到成功撤退,全是‘成功’两字的威力呀。我知道,这名字不该我来起,这不能算数,等我哥回来再定吧。”

倩倩说:“我看,成功这名字不错,很响亮的。”

过了一会儿,倩倩把孩子吮吸的乳头取出来。孩子没吃够,哇哇地哭了两声。倩倩哄着说:“不哭啊不哭,妈妈这边还有哪!”说着,将怀里的孩子调换个方向,将另一只乳头放进孩子口中,孩子不再做声,继续他的吮吸。

倩倩笑着轻拍着孩子小屁屁说:“好了,顺心了吧,满意了吧。成功啊成功,有了你,往后咱家事事成功!”

孩子吃着吃着就睡着了。倩倩轻轻地取出乳头,将孩子放在床上,又给他盖了一条小毛毯。尽管丈夫生死未卜,只身流落异乡,且债务缠身,有了这孩子,倩倩却感到无比幸福。

青青在旁边看得入神,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倩倩问:“想家了么?”

青青答:“嗯!”

倩倩又问:“想妈妈了?”

青青说:“姐,我想挨你近点,行么?”

倩倩一笑,说:“好妹妹,过来吧,姐再哄你睡觉!”

倩倩朝床边上挤了挤,又将孩子轻轻移到靠墙处,让青青躺在中央。

青青侧着头,闭上眼,依恋地偎着倩倩。她嗅到一股淡淡的奶香,感到好熟悉,仿佛真地回家了。

青青伏在倩倩耳边说:“姐,你知道今晚是什么日子么?”

倩倩问:“什么日子?”

青青说:“姐,今晚是平安夜!”

倩倩说:“平安夜到了,佳音就不远了!睡吧,好妹妹。”

她心里想的却是:还有一个星期就到年终了,她能凑齐那笔租金么?

 

2007年1月15日

 
 
  • 《牡丹之恋》故事简介
  • 第一章----第十章
  • 第十一章----第二十一章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
  • 《牡丹之恋》最近更新

故事简介:

一位当红的年轻作家周旋在几个不同身分的女人中间,有求爱的、有争宠的、有寻欢的、有找乐的、也有心有所属而无动于衷的,原本一个宁静的家被搅得乱作一团,以至于懵懵懂懂地被捉进了拘留所,落得个“尔曹身与名具裂”的下场,也尝到了众叛亲离、落井下石的滋味。到头来求爱的为爱所害,争宠的反被牵连,寻欢的另求他欢,找乐的落个没趣,一无所求的反倒雪中送炭、真诚相对,此时才知真情之可贵、真爱之难得。

然则,越是跌进谷底,人也越是变得清醒,好在“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原来跳出浮躁、情感归零、返朴归真,生活才变得美好。所谓“情海无边,回头是爱”是也。


札记一:《写在“奔三”之际》:

“记得幼小的时候,我们所听到所看到的都是这样的忠告:人类历史黑暗的一页已经翻过去,我们的明天会更好。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未来的一切都是美好的。然而一切并非如此......”

                       阅读全文

札记一:《写作是一种病》:

过去的那些日子,虽然病痛的折磨、琐事的纷扰令人烦心,但纠缠最甚的却是腹中尚未成形的作品,是人物的命运与纠葛。那三几个可爱的人物,虽系虚无缥缈中来,却莫逆于心,亲如挚友,与我朝夕相伴,不离不弃。他们个个都有着与周围现实格格不入的品格,这是让我最最喜爱他们的。性格脱俗,就使他们难免坎坷的命运。命运坎坷,他们就得忍让。忍让不得,就免不了奋起抗争。若抗争不过,就......

                       阅读全文

\(^o^)/~长篇小说《牡丹之恋》持续更新中......
花儿为谁开
阿Q五世还乡记
命犯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