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花儿为谁开》

第十九章 上帝派我来


皇天不负有心人,她们的婚纱终于打开了局面,每天都有前来订货的客户,虽然不多,已经应接不暇了。芭比娃娃装也很火,天天卖得只剩下样品。就是这件样品,也总是有人要买,要不是刘姐强行留下,样品还真留不住呢。

刘姐坚持说:“这样品不能卖,回头客全靠它呢!”

青青也学会了,那人模上的样品天天更换,决不能让它断档,订货的人们再怎么磨,她也不松口,坚持付款订货的策略。她已经悟出了:上赶着不是买卖,形成卖方市场,生意才好做。

有一次,一个客户冷不丁地问她:“这婚纱是不是你们自己做的!”

青青回答:“是呀!我们是前店后厂,没有中间环节,所以嘛,价格才这么便宜。”

那人又问:“你们厂的标志在哪儿,怎么找不到呀?”

青青把缝在婚纱上的标签指给那人看。原来青青把那白缎带拿回家后,就废物利用,做了许多标签,在每个标签上都用丝线绣了个美女头像。

那人看了那标签,还是追问:“这,怎么看不出厂名呢?”

这下可把青青问懵了:厂还没有呢,哪有名呀!怎么办呢,青青灵机一动,指着标签上的头像说:“厂名在这儿,是‘倩影’的拼音字头,您看,一个Q,一个Y,是不是呀?”

那人看了好一阵子才微微点下头,好象终于看明白似的。

那客户虽然挑剔,对婚纱的款式还是很满意的,痛痛快快地订了货。青青想:这个谎圆得太勉强了,回去得好好琢磨一下这个头像的造型,不能太“玄妙”了。

她的羊绒衫生意却不如以前那么红火了,什么原因呢?她在市场上转了一圈,弄明白了,原来正是她惹的祸,那些羊绒衫专柜都调整了价格,她的优势不存在了。她想:山不转水转,东方不亮西方亮,好在她放鸡蛋并不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可又一想,形势变了,她的经营策略也得跟着调整。她选中一个品牌,做了点努力,轻松取得代理商的资格,从此可以享受优惠价格了。于是,她的摊位很快就亮出了厂家直销代理商的标志,比原先气派多了。

青青的出现,在市场掀起一阵不大不小的波澜,不少人都过来串串,看看是什么样的一个模特销售员,这么有办法,这么有魅力。一个老板还跑来挖墙脚,悄悄地问她:“老板发你多少钱,愿不愿意跟着我干?我每月多给你三百。啊不,五百,成么?”

青青回答:“我不挣钱,这生意是我们自己的!”

那老板踅到刘姐那里问底细,刘姐说:“你问青青吗?她可是倩倩的亲妹妹啊!”

那老板摇摇头,去了。

几天下来,银行户头上的存款数字越拉越长,可青青还是不满足,她的目标是年底前挣足房租。婚纱生意倒是很火,可是,要交上活儿才能拿到全款。这几天她是掐着指头过来的,天天开夜车,活儿还是做不过来,供不应求。她们俩毕竟才两双手啊。

三十一日这天是最后的期限,眼看都过中午了,她算算手里的钱,却还是差个零头,怎么办呢?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漫说差个零头,差一分钱也不成呀。青青焦急地顾盼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希望来个大客户,帮她凑齐这个数目。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男人瞄着摊位上的号码找上来。那人黑黑的瘦瘦的,手里还拿着一张单子,操着本地口音问道:“我说,这批帘子是这儿加工的么?”

青青一眼就认出那男人,在人间仙境洗浴中心见过他,是老板的跟班之一。

青青接过单子,见单子上签的是邝宇的名字,还注明:“已预收定金四百元。”

“这单子是我们的。”她随手把单子装进口袋,心里惴惴地,揣摩着那人的来意,问了一句:“您有什么事?”

那人并不认识青青,见青青认可了那张单子,好像逮住理一样,突然瞪起眼睛,口气也硬起来:“我说,你们这生意是怎么做的,这点活儿都拖一个月了,给我们造成的损失很大哟,你们要包赔损失!你们这儿的老板呢?”

见那人来硬的,青青反倒不怕了。她想,我还不知道能跟谁找笔钱用呢,你倒打起我的主意了,谁是债主谁就有理,看你能把我怎么办!再说,反正那单子已经在我手上了。

她强压住心头的怒火,不露声色地说:“您放心,我们是讲信誉的,如果这批活儿真地没安装,我们就立马上门安装。谁造成损失,谁就得包赔,不赔是绝对不成的。不过,这单子上没写地址,您把地址告诉我,我来安排好么!”

那人却说:“这倒不必了,这批活儿我们不做了,那洗浴中心早就归了别人,我今天就是跟你们讨这定金和赔偿的。”

什么,洗浴中心关了?

她想起那个畜生不如的老板,那笔帐她早晚要跟他算的,只是她还没想好怎么算。没想到那个洗浴中心这么短命,看起来,那笔帐不好算了。

她心里很清楚,眼下要做的是先把那人稳住,还要摸清那老板的底细。那人虽然凶,她也并不示弱,继续追问道:“这怎么行,做生意怎么能说变就变呢。这样吧,您把您单位老板的联系方式告诉我好么,姓名,电话,住址,以便我们跟他直接联系。”

那人听说要找老板,忙说:“老板你就别找他了,你找也找不到。现在这事儿就由我管,你要是不退我钱,不赔我损失,我就找你们市场领导去!”

青青明白了,不管是什么原因,那个老板一时是找不到了,那笔帐也算不成了。既然那黑窝已经不存在了,眼下的事儿就更好办了,对付这个无赖还不是小菜一碟,他别想拿走一分钱!

青青作出胆小怕事做不了主的样子,对那人说:“您千万别急,这事不是我经手的,我给您找我们老板,他马上就到的。”

说罢,她拿起手机假意给老板打电话说:“老板,人间仙境洗浴中心您知道吧……对,现在那儿来个人……对……就在这儿呢……什么?您也正找他们?……哦,去安装了?已经一个月了?……是么……人也没回来,钱也没拿回来……什么原因呀?”说到这儿,青青又故意压下嗓音:“什么,都报警了?……好……好的……我明白……我叫他等……”

那人听着青青的自言自语,开始慌张起来,不住地东张西望。青青说完了,假装挂断电话,对那人说:“我们老板……他们马上就到,他要您务必在这儿等他,还叫您把联系方式留下。您有名片么?”

那人沉不住气了,忙说:“那,我还有事,没时间等了。下次再说吧。”

说着,那人转身就要溜。青青假意大声挽留:“您别走,老板他们马上就到了!您要是走了,我怎么交代呀!”

那人已经没影了。

青青心中暗喜,她掏出那张单子,看了看,撕个粉碎。她想:这么多的活儿,邝宇哥才收了四百元定金,太不合算了。要是她,最少也收他一千元。

那人刚走,刘姐又带来一位金发碧眼的漂亮洋妞。这附近有不少国外机构,市场里经常接待外籍的顾客。青青见那外国女人又年轻,又漂亮,手里拎着个大提袋,微笑着向她伸出手:“老师,您好!”

青青心想,也许这个老外能给她带来好运,也朝她莞尔一笑,握手招呼着:“您好!WhatcanIdoforyou?”

那个老外说:“老师!我喜欢您的芭比娃娃装,所以要见见老师本人。想不到老师这么年轻,而且这么美丽!我真是太高兴了!”

青青说:“哪里呀,您很漂亮,又有风度!”

她正愁自己的英语不成,见那人汉语说得这么好,就放心了。

刘姐说:“青青呀,她说要订购一大批娃娃装,我就给你带来了,你们自己谈吧。”

“谢谢刘姐!”青青拉住刘姐不放:“您可别撒手不管,没有您我能做什么呀!”

那老外从提袋里取出两个东方造型的“芭比娃娃”,黑头发,黑眼睛,灵秀的五官,光洁的皮肤,显得特别可爱。那老外说,她见老师做的娃娃装做工精细,样式也别致,就来求老师,她想定购一套中国民族特色的娃娃装,五十六个民族,每个民族最少做一件。

青青想了想,觉得这活儿实在太难,不敢接下来。她从小就喜欢别出心裁地装扮她的芭比娃娃,这一回大胆制作起芭比娃娃装,是因为她舍不得扔掉那些边角材料,是废物利用的需要。她的灵感来自她的材料,随机剪裁,即兴发挥,无拘无束。而这批活儿却不一样,得有根有据,一点不能胡来,而且还得采购材料。她哪儿有这么多时间和精力呀?

想倒这些,她只好婉言谢绝:“Iamverysorry。这方面,我一点经验都没有,怕把您的活儿给耽误了,您还是找别人吧。”

刘姐在一旁急了,劝青青说:“青青呀,你再好好想想,我看你准能成,你就接了吧!”

那老外也急了:“老师,求求您了,求求您了!只要您答应,价钱上可以商量!”

“不光是价钱问题。您这活儿不是批量加工,每个样式只做一件,而且太费工了,工期也要长。我还是怕给您耽误了。还有——”青青又从口袋里摸出一张五角面额的纸币,指着上面的图像说:“这不止是个简单的做件服装的事,您看,有的民族还必须佩戴这么复杂的头饰,缺了它就不完整了。”

刘姐拿出一张一元面额的纸币,在一旁帮腔说:“可不是嘛,你看这上面,除了头上戴的,连发型都要改变,真不少费工夫!”

那老外见青青考虑得这么细致,知道有门儿了,连忙说:“老师您放心,价钱和时间都可以商量。”

说着,她从提袋里拿出一个钱包,取出了一叠钞票,说:“这样吧,我先预付五千元,其余的款交货的时候再补上,补多少全听老师的。您看这样行么?”

刘姐腾地把钱接过来,塞到青青手里,说:“我看行了。青青呀,这忙你就帮了吧!”

青青沉吟了一下,终于点头了:“好吧!那就给您开单吧。”

那老外见青青答应了,喜出望外地说:“太好了!谢谢您,老师!我叫安妮,咱们做个朋友好吗?”

青青说:“好呀!我叫青青,别再叫我老师了!”

安妮和青青拥在一起,周围响起了一片掌声,还有笑声。原来,这么会儿的工夫,旁边已经围了不少旁观的人,都是附近摊位的同事们,因为她们俩一个西方美女,一个东方丽人,实在引人注目。

青青为安妮开了一份单据,上面注明了加工要求、数量、预收款项等,填写交货日期一栏的时候,她想了想,写了“两个月之内”几个字。写好后,她先让安妮看,安妮同意了,才撕下来,交给安妮一联。

安妮把那两个东方芭比留给青青,就告别了。告别的时候,安妮又与青青贴贴脸蛋儿,拥在一起。青青寻思,这个安妮实在太让人喜欢了,她的活儿也很甜,值得下点功夫,万不可辜负了人家。

安妮离去后,青青对刘姐说:“谢谢刘姐!您不许推辞,这生意可是跟您合作的。”

刘姐说:“青青你这是干嘛,姐是想帮你呀。你赶紧算算,房租钱够了没有,差多少,姐给你添上。”

青青举起刚才那叠钞票,高兴地说:“添上这些就够了,还多了点呢!”

刘姐说:“那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签合同!”

青青根据刘姐的指点,乐巅巅地跑到市场办公室,签了合同。

下班了,青青兴冲冲地跑回家,要把这个喜讯告诉倩倩。她知道,倩倩也在盼着她的胜利捷报呢。可是,一进门她就看出有点不对劲儿,倩倩正坐在缝纫机前发愁,是不是担心凑不齐这笔钱?

青青一声不吭地把墨迹未干的合同展开在倩倩面前,想给她一个惊喜。可是,倩倩看了她带回家的合同,笑着说了句“青青你真能干”,就把合同放下了,仍是愁眉不展。

青青迫不及待地问:“姐呀,出什么事了?”

倩倩说:“医院刚才来讨帐了。”说着,把医院的帐单给她看,又找补一句:“咱住的房也该交房租了。”

青青听了,一阵哈哈大笑,说:“姐呀,我还以为天塌了呢!别发愁,牛奶会有的,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平津战役今天胜利闭幕了,明天起,咱们的淮海战役也要拉开大幕。乡亲们,等着我们胜利的消息吧!”

为的让倩倩打起精神,青青拿出那两个黑头发的芭比娃娃,将如何与安妮签订单的事添油加醋地讲了一遍。

倩倩说:“青青呀,要不是你帮我,我简直是寸步难行啊!凭什么让你去受这么多苦呀!”

青青说:“姐呀,因为你人太好,心太善,上帝派我来服侍你!没听说龙女拜观音吗,我就是伺候观音大士的龙女,还有善财童子。”说着,她又抱起小成功:“善财童子在这儿呢。今天真乖,来来来,逗观音娘娘乐一个呀!”

看到青青这么有精神,有情致,倩倩情不自禁地笑了。

青青见了,连忙说:“娘娘笑了,善财童子也笑了,看来咱家一定要发了!”

青青按捺不住心头的喜悦,不由得哼起了家乡的《紫竹调》:


“紫竹开花七月天,

小妹妹呀采花走得欢。

手跨紫竹篮,

身穿紫竹杉,

美丽的紫竹花开胸前。

采了一山又一山,

好像彩蝶飞花间。

……”


青青抱着孩子,一边哼着小调,一边回想着一天中发生的所有好玩的事情,一幕一幕的,真像是一场梦。

 

2007年5月8日

 
 
  • 《牡丹之恋》故事简介
  • 第一章----第十章
  • 第十一章----第二十一章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
  • 《牡丹之恋》最近更新

故事简介:

一位当红的年轻作家周旋在几个不同身分的女人中间,有求爱的、有争宠的、有寻欢的、有找乐的、也有心有所属而无动于衷的,原本一个宁静的家被搅得乱作一团,以至于懵懵懂懂地被捉进了拘留所,落得个“尔曹身与名具裂”的下场,也尝到了众叛亲离、落井下石的滋味。到头来求爱的为爱所害,争宠的反被牵连,寻欢的另求他欢,找乐的落个没趣,一无所求的反倒雪中送炭、真诚相对,此时才知真情之可贵、真爱之难得。

然则,越是跌进谷底,人也越是变得清醒,好在“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原来跳出浮躁、情感归零、返朴归真,生活才变得美好。所谓“情海无边,回头是爱”是也。


札记一:《写在“奔三”之际》:

“记得幼小的时候,我们所听到所看到的都是这样的忠告:人类历史黑暗的一页已经翻过去,我们的明天会更好。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未来的一切都是美好的。然而一切并非如此......”

                       阅读全文

札记一:《写作是一种病》:

过去的那些日子,虽然病痛的折磨、琐事的纷扰令人烦心,但纠缠最甚的却是腹中尚未成形的作品,是人物的命运与纠葛。那三几个可爱的人物,虽系虚无缥缈中来,却莫逆于心,亲如挚友,与我朝夕相伴,不离不弃。他们个个都有着与周围现实格格不入的品格,这是让我最最喜爱他们的。性格脱俗,就使他们难免坎坷的命运。命运坎坷,他们就得忍让。忍让不得,就免不了奋起抗争。若抗争不过,就......

                       阅读全文

\(^o^)/~长篇小说《牡丹之恋》持续更新中......
花儿为谁开
阿Q五世还乡记
命犯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