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阿Q五世还乡记》

阿Q五世还乡记


 

第五章

撤去夜宴,头文字D提出要看看小尼姑留下的宝贝,王紫髯就从保险柜中取出那三件遗物。头文字D拿起放大镜,兴致盎然地欣赏,王紫髯也乐得在一旁欣赏头文字D,他欣赏他心目中的宝贝儿。

头文字D曾仔细读过王紫髯那两篇文章,对其中的凤眼佛珠和翡翠戒指并不陌生,这一回亲睹实物,文章中的精彩之处又浮上她的脑际,她又一次为王紫髯的才华所折服。

王紫髯见头文字D正在看玉石手链,就在旁边说:“在三件遗物中,这只手链是最普通的。它的价值在于,表明小尼姑可能并非出身于贫寒之家。虽然不珍贵,她毕竟还是一件饰品,说明她家还不至于一贫如洗。”

头文字D拿着小毛刷,只管轻轻地擦拭那件饰品,说道:“哥呀,这回你外行了,这不是手链,手链哪有这么长的?这是脚链,或者叫足链,可比手链奢侈多了!”

王紫髯说:“是么?咱们测量一下,看有多长?”

这只脚链是由十五枚空心的小玉管串联而成,玉管长短不一,长的约两厘米,短的也有一厘米多。他们找来一条线,围着脚链转了一周,而后再测量这条线,最后得出结论:周长接近二十五厘米,确实是脚链。

王紫髯虚心地认了错:“看来男人就是没有女人心细。”

头文字D说:“男人岂止粗心,而且往往只求外表漂亮,华而不实,以貌取人,活该上当受骗。”

王紫髯说:“说的是我么?”他拍拍头文字D的肩膀说,“我倒是情愿上当受骗呢!”

头文字D说:“还能有谁!你看这脚链,多漂亮!我敢说,在这三件宝贝中,这只脚链是最贵重的,你却只看外表,就断定它是最普通的!也许你见过珠子或小块玉石的脚链太多了,乍一见这纯的玉管穿成的脚链还不习惯。你知道么?这小玉管可比小珠子、碎石头,也就是所谓的“珠玑”要昂贵得多,先不说这一块块玉石的体积、成色上都很难得,就是加工工艺也要难得多了。”

王紫髯看到,脚链的十五枚小玉管,经过头文字D的小心擦拭,显露出它本来的翠绿色,果然精神起来,而且玲珑剔透,浸润着古朴的神韵,看着很打眼。原先这些小小玉管蒙了一层污垢,又长短不一,他看走了眼,不看好它,也是情有可原。

突然,头文字D惊叫一声:“哥呀,快看!看这是什么符号?”

头文字D在十五枚小小玉管中的最长的那枚玉管壁上,发现了一个符号:“”,这是她用小毛刷刷出来的。这意外的惊喜,使他们紧紧地抱在一起。王紫髯情不自禁地在头文字D的脸颊上,啵啵啵地啄起没完:“亲爱的!真聪明,真聪明,真聪明……”

乐够了,疯够了,王紫髯拿着放大镜长久地看着那个“”,嘴里嘟囔着:“这个符号好奇怪,怎么从来都没见过?这是个字么,怎么也没见过?要是单看上半部分,好像是个‘一’字,‘一’的两头向下弯曲着,又像倒下来的括弧。单看下半部分,有点像篆书里的‘’字,可‘几’的两边没有那些小毛毛儿呀!那括弧下面添个‘’,又是什么意思呢?”

王紫髯的自言自语,反倒启发了头文字D。头文字D若有所思地从王紫髯手里接过放大镜,对着那符号端详了一阵子,突然醒悟过来,高声说:“哎呀,我明白了!哥呀,这可是一只价值连城的脚链呀!”

王紫髯忙问道:“快说,你又发现什么啦?”

头文字D撂下放大镜,神秘地一笑:“算了吧,哥你自己看吧。我不能说!”

王紫髯以为头文字D故弄玄虚,就一个劲儿地央求她:“好了,别卖关子啦!你要是告诉我,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头文字D见实在推脱不过去,就拿着那脚链说:“好吧!我只有一个条件:我把谜底告诉你,哥你要对着它磕三个头。”

王紫髯满口答应下来。

头文字D说:“哥呀,你把‘而且’的‘且’字放在那符号的下面,就明白了。”

王紫髯看看那个符号,又看看头文字D,仍是一脸茫然。

头文字D说:“你呀,真是个笨哥哥!你再想想,那个‘且’字的篆体字怎么写,明白了么?”

王紫髯冥思苦想了一会儿,还是摇摇头。

“还不明白?”头文字D拿起笔,在纸上写个篆书的“”字,继续问:“这不就是‘且’么?它是个象形字,哥你看它像什么?它的本义,就是你们男人的“那话儿”,是不是呀?哥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糊涂?”

王紫髯的脸腾地红了,连忙解释:“我一时懵住了,对不起啊!”

头文字D继续说:“这回知道了吧。哥呀,我看赶明儿个你就是个傻姑爷,连这个都要我来教你!好了,别想歪了,咱们言归正传。这个‘’符号,或者叫图形,其实就是个女性的阴部,它是古老的女性生殖崇拜的图腾。因为在那个时代,人的生产和再生产占据着最重要的地位,女性的生殖图腾是生产力的象征,也是神灵的象征,所以,这个图形有些夸张,有些张扬,就不奇怪了。”

王紫髯说:“亲爱的,我真佩服你的想象力!虽然你说的有点道理,可不能没有根据呀。”

头文字D说:“哥你记得李白的《蜀道难》那首乐府诗,一开篇是怎么写的吧:‘噫吁兮,危呼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其中的‘蚕丛’和‘鱼凫’,就是是传说中古蜀国的王国,据今大概在四千年到一万年之间。这个脚链极有可能是古代鱼凫国流传下来的。去年我去四川开会的时候,参观了广汉三星堆遗址,在出土的青铜器上,我曾经看到过这个图形。”

古蜀国,三星堆遗址,青铜器,头文字D的想象力真是天马行空,望尘莫及。王紫髯知道三星堆遗址,那是1986年国内一项重大的考古发现,发掘珍贵文物一千七百多件,据说,因为三星堆的发现,历史都要改写。但是,因为一直没有机会,至今也没去看过,关于三星堆的详细情况,他就一点都不知道了。至于眼前这只脚链,与三星堆有什么关系,他仍是一头雾水,摸不到门道。

头文字D说:“那个时代比迄今已知的,中华文明的起点夏、商、周更古老,是由新石器时代向青铜时代过渡的时期,没有文字,也没有记载,不过那时候生产力已经很发达,经济文化都很繁荣。在出土的青铜器中,有高达两米六的女王巨像,有硕大的太阳树、太阳鸟,还有女王的权杖——长达一米半的金手杖。值得注意的是,还有大量的装饰品,其中以玉器最多,说明那时的生活水平已经很高,衣食已经不是问题,娱乐活动及华丽的服饰,当然也是不可缺少的。”

王紫髯问:“有脚链么?”

头文字D说:“不但有,还不止一件,居然还有与小尼姑的脚链一模一样的,而且让你想不到的是,那铜塑的女王也戴着脚链,一双赤足,修长的秀腿,穿着三件从内到外依次渐短的衣裙,简直美极了!”

王紫髯由衷地赞叹:“那女王也戴着脚链,真是不可思议!”

头文字D说:“那是个女人当家做主的时代,女人从头到脚都装饰起来,尤其是还要佩带脚链,说明女人在渔猎生产中可以不亲自参与了,而且在王国里占据着支配权和统治权。在出土的文物中,有许多带有女性生殖崇拜的图案、造型和符号,当然也有不少女人的塑像,甚至还有穿着超短裙的少女。”

王紫髯问:“她们都戴了脚链么?”

头文字D说:“应该是都戴了的。可惜那个少女塑像不完整了,缺了双脚,还断了一只手臂。不过,她很美,被称做东方维纳斯。”

王紫髯追问:“那些脚链上也有那什么……女性……的图腾么?”

头文字D说:“我的哥呀,瞧你这吞吞吐吐的样子,怕什么?说‘女性生殖器图腾’不结了,至于这么腼腆么!”

王紫髯说:“倒不是怕,现在不是那个时代了,说起来感觉有些不正常。”

头文字D说:“你以为现在正常么,这男权时代的一切,就都是正常的么?不说别的,就拿这个‘祖’字来说吧。读过《诗经》和《说文解字》吧,‘祖’字的本义是始、初、先的意思,后来才引申为父母以上的先辈。‘祖’字是怎么来的,是由‘且’字累增而来。看看,这就是对男根的崇拜,一切由男根而来,这个思想延续几千年了,按你的说法很‘正常’了。可是,唯有蜀人敢于挑战它,蜀人创造了‘姐’字,取代‘祖’字,用来表示蜀人的祖先。《汉书》上说‘姐’是羌人的国名,就是个证据,因为羌人与古蜀人是同一个祖先,都是从青藏高原上下来的。有的书上说,羌人将‘姐’字读作‘姊’,依我看,这恐怕是为方言所误,它是应该与‘祖’同音的。许慎说:‘蜀人谓母曰姐’,可见‘母’与‘姐’的读音应该是相同或是接近的。将‘姐’字的含义降为‘母亲’,恐怕是后来的事了,至于降低到‘姐妹’一辈,那是更后来的事了。那么,蜀人的这种反潮流精神是从哪儿来的呢,很明显,就是从古蜀国传承下来的,只可惜留传下来的太稀少了。我们眼前的这只脚链,更是一个有力的证据。哥呀,请你想一想,为什么在我们的几千年的文明史中,从来没有关于脚链的记载?因为我们尽管有万里长城,有四大发明,有灿烂的文化,却没能为女人造出一只脚链,即便有过,我们也羞于用文字记上一笔。当然,我们的历史上曾写下关于三寸金莲的不光彩的一笔,为了满足男人们恋足癖的嗜好,就让天下的女性吃尽了苦头。请问:这些都是正常的么?数千年过后,当‘不正常’早已司空见惯,变为‘正常’的时候,我们却从远古时期的出土文物中,找到许多令男人不可思议的东西,比如脚链,而且还有近乎荒诞的东西,这就是女性生殖器崇拜的图腾。当然,在现代社会,我们已经不再需要图腾的崇拜,但在任何时候,却不可不崇拜真实,崇拜真理。为什么原本圣洁的,在许多人心目中也圣洁的,却不可登大雅之堂,甚而与污秽不洁同义了呢?难道这不是‘怕真实、不自信’的自然流露么?难道这不是我们并不自觉的阿Q心态在作祟么?哥,我这些话说得过头了吧,你可千万别生气。要知道,这也是说我自己,或者是说那个大的‘我’,明白么?”

好一张厉害的嘴茬子!这么一大套精彩的论述,大大出乎王紫髯所意料,他的心里只有赞叹,只有爱慕,哪能生气呢!他连忙为头文字D倒了一杯水,赞扬地说:“太棒了!小D呀,说你是女才人,可是名至实归呀!我现在向真理投降了。”

头文字D接过茶杯,还没喝上一口,忙说:“哥,慢着,这可不是夸我!隋唐时期,后宫的宫女才叫才人,武则天就是从才人做起的。才人是为男人提供服务的,是男权社会的牺牲品。别忘了,我虽然学的是新闻专业,做的也是新闻工作,可我读硕士时选的可是历史系呵。”

王紫髯笑了,连连赔罪:“哥错了还不成,要不就叫博士吧!不成,还是不妥,博士又是个官名,而且还是男人做的官。得了,你就是女王,总算可以了吧。”

头文字D喝了一口水,也笑了,说:“这回说对了,我就是女王!可现在还不是,将来一定是。就是这国家太小了,总共只有一个子民。”

王紫髯说:“对对,就我一个子民,绝对是赤胆忠心、安分守己的子民。”

头文字D说:“谢谢哥!咱们书归正传,继续研究这脚链。我记得在三星堆的出土文物中,带有女性生殖崇拜印记的虽然有不少,可带有这个图腾符号的却不多,我只在少数祭祀用的青铜器上找到过它,说明这个图腾符号是很庄严神圣的,是一般人不可以接近的。这也说明,小尼姑的这只脚链非同一般,我说它价值连城,这就是根据。”

王紫髯说:“你的意思是说,它是女王专用的脚链?”

头文字D点点头说:“对,很有这个可能。哥呀,你再看看,这只脚链是不是不一般?”

果然是这样的,还是那一只脚链,王紫髯现在重新审视它的时候,就觉得它处处都透着尊贵了。在这只脚链的十五枚小玉管中,除了那枚刻有图腾的,还余下十四枚。这十四枚玉管两两相对,一共七对,玉管的长度依次缩短一些,对称中又不失其变化,有规律,也一定有想法。原先他还以为这些小管管参差不齐,是随便凑起来的,现在看来,它的数目及排列组合方式,一定藏着什么奥妙或含义,可惜这些已经无从查考了。重要的是,在这只脚链中还有一只最长的玉管,它像佛珠上的母珠,统帅着二七一十四枚小玉管,这一十四枚小玉管,或许象征着所属的部族和领地,或许象征着山川林木和湖泊,或许象征着鸟兽虫鱼和果实,或许象征着七色彩虹或七色鲜花,或许象征着美妙的梦境和心愿,或许什么都不象征,它只是主人心中不能说出的秘密。更重要的是,在这枚长玉管的壁上,还镌刻着神圣的图腾“”,它彰显主人至高无上的王位,它体现太阳神无所不能的威力,它赋予主人无穷无尽的快乐。当这只脚链佩在主人脚踝上的那一刻,就已经是价值连城了,何况历史的车轮又向前滚动了数千年之后呢?

王紫髯小心地提起脚链,轻轻地摇动一下,脚链立刻发出玎玲玲的响声,他想象着女王赤足行走的样子,言不由衷地说:“那女王戴上它,美倒是美,就是没有威严了。”

头文字D说:“对呀,这就是女王的可爱之处了,为什么非得威严,非得震慑呢?我国历史上,对了,应该说是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上,唯一的女王就是则天女皇,她倒是够威严了,但她做的是男性的皇上,是按男性的规则做皇上,女王不应该是那样子的,古蜀国的女王绝对不是那样子的。古蜀国当然也有战争,作战的时候也要凶残,但在平时,在面对子民或附属国的时候,还用得着凶残么?在那个年代,还没有实行世袭制,没有家天下,不会出现兄弟相残、父子仇杀的局面。在夏以前,传说尧舜时期是禅让制,那已经是经过男人改造过的承袭制度了,因为禅让者毕竟还在行使他的禅让权力嘛。在夏以前呢,在女性统治的时期呢,一定有一种比禅让更公平的承袭制度。究竟是什么呢,我们无从知道,也许是类似选举的推举制,也许是类似竞赛的竞选制,也许是听凭所属国或部族的来决定的异性远亲的裁决制。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时的女王是以贤德治国、以才干治国、以美丽治国的,平庸的女子是不可能登上王位的。”

王紫髯说:“看来,你又对母系氏族社会和原始共产主义做推断了,可惜这些都已经无从考察了。”

头文字D说:“不是的,尽管时代太久远了,历史的痕迹还是能够留下的。就像我们这些人都是阿Q时代的活化石一样,在西部,民俗文化就是活化石,那是我非常感兴趣的。参照现在的西部民俗,我们完全可以推想当年女王的情景。她赤足斜倚在镏金的卧榻上,脚下遍洒着新鲜的花瓣,她被鲜花簇拥着,头上也插满鲜花,青铜器皿中燃点着香草,子民们环绕着女王唱歌跳舞,巫师在一旁颂念祈福的祝辞。”

王紫髯总不忘记问这句话:“女王她要戴上脚链么?”

头文字D说:“当然要戴,不是一只,而是一双。每只脚链上都有她的图腾印记,她代表太阳神君临天下,也施爱于天下。只有她最钟爱的异性子民,才能匍匐在她的足下,允许朝那图腾虔诚地跪拜。她接受爱人的祝福、赞美,也享受爱人的亲吻和奉献,当她的爱人亲吻她的纤足的时候,那脚链就发出美妙的乐声。对了,那时侯绝对不会使用后来的那个,男人专用的歧视女性的词汇——临幸。美好的一刻当然会有与美好时刻相称的词句,可惜还没有文字,无法记录下来流传后世。但从那图腾张扬而包容的造型上可以判断,一定会使用‘叩拜’、‘奉献’之类的词语。至于从女王的角度,似乎天经地义就只能是‘享用’或者‘受用’了,但这话理应是旁人才能讲的。至于女王,若兴之所至,她发出的只能是一个音——‘爱’,这个‘爱’,是爱江山、爱社稷、爱子民的爱。这个‘爱’,也许就是那图腾的名称。说到那个有点文雅的所谓周公之礼的‘敦伦’,是后来男人们生造的,因为谁都看得出,它透着虚伪和奸诈,所以,根本就没有人使用它。”

王紫髯接上来说:“看来这只脚链不是单纯的装饰品,它是王宫的房中之物,是王宫举行叩拜仪式的专用之物。可是,它是怎么传到小尼姑手上的呢?”

头文字D说:“这个嘛,哥在一开始就说了,它表明小尼姑并非出自贫寒之家。顺着这个思路推断,小尼姑的身世岂止是‘并非出自贫寒之家’那么简单,说‘帝王之家’并不夸张呵。但我想这只脚链的传承,也许与其他的宝物不一般,它很有可能是传女不传男的。”

王紫髯连连赞同:“很有道理,很有道理。可是,要传好几千年,这也太离谱了吧。中华民族这几千年中,发生过多少战乱,那么久远的年代里,什么事情不能发生呢?”

头文字D说:“那三星堆不是就保存下来了么?”

王紫髯说:“这是两码事!一是地下,一是民间,完全不一样。”

头文字D说:“对呀!这脚链都传到小尼姑手上了,最后还不是又转入地下了么?要不是偶然被发掘出来,说不定就长眠于地下,永不见天日了。没有这偶然,你,我,也就没有这眼福,没有这争辩了。”

王紫髯兴奋地说:“对!对!偶然,就是这个偶然。历史的必然性是存在于偶然性之中的嘛!小D呀,你已经说服我了。我看,这是一篇绝妙的考古文章,你一定要写出来。题目可以是……《释静法师墓葬惊现古蜀国女王一只脚链》。不成,这题目太像你们的新闻稿子了,应该写一篇具有人文价值的考古学论著,我看就叫《古蜀国女王脚链透露出的母系社会的文明信息》。”

头文字D将放大镜举到眼前,调皮地说:“我看,还是叫《紫髯偷光窥脚链,小D醉眼辩图腾》吧。”

王紫髯说:“合着我是‘偷窥’呀!”

头文字D说:“你以为你是谁?光明正大么?小尼姑地下有灵,一定要骂……”

王紫髯不让她说下去,接着话茬儿说:“这断子绝孙的阿Q!”

头文字D说:“哥,你真聪明!其实我想说的也是这句。”

王紫髯说:“是么?是心有灵犀,还是同病相怜?我们都清楚,阿Q要真是断子绝孙,就不必骂这句了。”

头文字D说:“哥呀,刚才我们不是说过,要脱胎换骨么?”

王紫髯说:“对!你看着吧,我一定努力,加油!”

头文字D说:“我也一定努力,加油!”

王紫髯说:“就这么定了吧。还有啊,别忘了,你一定要写好这篇文章。”

头文字D说:“不忙呀,哥!还缺少一件最重要的数据。”

王紫髯问:“什么数据,你快说?”

头文字D答:“碳14测定。”

头文字D的话,提醒了王紫髯。对呀,运用加速器质谱仪,测定文物中的碳14和碳12的比例,再经过科学计算,就能测出文物的年代。这是考古研究的常识,他怎么将这个茬儿丢在脑后去了?

王紫髯拍拍额头说:“对,真该死!我怎么把这最重要的环节给忘了?对这只脚链做碳14测定,就可以测出脚链的年龄。这件事好办,我尽快安排去做就是了。”

头文字D说:“好了,问题解决了……”

“慢着!”王紫髯打断头文字D的话,继续说:“还有一个更准确、更直接的方法,就是做线粒体DNA的测序。简单地说,对小尼姑遗体骨骼做线粒体DNA测序,就可以确定她是否女皇后裔的身份。因为线粒体DNA这种遗传基因,只通过母系一脉传递。虽然男性也能从母亲那里继承线粒体DNA,却无法将它遗传给自己的后代。运用这种方法,目前已经测出全世界的人都来自非洲,也就是说15万年前在古老的非洲有一位母亲,是现今我们地球上所有人类的祖先。她就是夏娃,也叫线粒体夏娃。测出小尼姑遗体骨骼的线粒体DNA,再与三星堆出土遗骨的线粒体DNA,以及相关的线粒体DNA数据资料,进行分析比对测序,就可以测出她们之间是否存在着母系血亲关系,以及血亲关系的亲疏。”

头文字D兴奋地说:“太好了,看来这个谜底很快就可以揭开了!”

王紫髯说:“不要高兴得太早了,这个问题可不那么简单。首先的一条是,小尼姑的DNA和线粒体DNA的样本怎么提取?要是不能提取样本,多好的方法也是枉然。经过高温焚烧的骨灰,它的细胞已经严重变性,失去了正常的生物学形态,目前世界上还没有从骨灰提取的先例。其次的一条是,目前还没听说对三星堆出土的遗骨做过线粒体DNA测序,这个先进的方法还没得到应有的重视,比如早些年湖南马王堆出土的汉代女尸,就没做DNA序列测定。还有一条就是,没有大量的线粒体DNA数据的积累,又怎么能分析比对呢?”

头文字D说:“哥,照你这么说,就没有一点办法了么?”

王紫髯说:“那到也不是!我们可以根据现有条件,尽力去做,尽可能地创造条件嘛。幸运的是,小尼姑的骨灰并没得到完全燃烧,剩余不少骨骸,还有衣服、棉絮的碎片,加上年代并不十分久远,成功提取DNA样本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有了这些条件,我们可以做一些抢救性的工作,把小尼姑的DNA样本数据抢救出来,等日后条件具备的时候,再做全面的测序。”

头文字D说:“好了,问题全解决了。哥,你可要尽快安排呀!下边,咱们言归正传!哥,你忘了刚才的承诺了么?”

王紫髯又糊涂了:“什么承诺呀?”

头文字D撅起小嘴,不满地说:“瞧你们男人,就这个德性!你刚才答应了,要朝这个图腾磕三个头的。”

王紫髯忙说:“啊呀!没忘,没忘!不过,你才是我的图腾,我只向你叩拜!”

头文字D回答:“好啊,那我就……只好受用了吧!”

   
 
  • 《牡丹之恋》故事简介
  • 第一章----第十章
  • 第十一章----第二十一章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
  • 《牡丹之恋》最近更新

故事简介:

一位当红的年轻作家周旋在几个不同身分的女人中间,有求爱的、有争宠的、有寻欢的、有找乐的、也有心有所属而无动于衷的,原本一个宁静的家被搅得乱作一团,以至于懵懵懂懂地被捉进了拘留所,落得个“尔曹身与名具裂”的下场,也尝到了众叛亲离、落井下石的滋味。到头来求爱的为爱所害,争宠的反被牵连,寻欢的另求他欢,找乐的落个没趣,一无所求的反倒雪中送炭、真诚相对,此时才知真情之可贵、真爱之难得。

然则,越是跌进谷底,人也越是变得清醒,好在“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原来跳出浮躁、情感归零、返朴归真,生活才变得美好。所谓“情海无边,回头是爱”是也。


札记一:《写在“奔三”之际》:

“记得幼小的时候,我们所听到所看到的都是这样的忠告:人类历史黑暗的一页已经翻过去,我们的明天会更好。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未来的一切都是美好的。然而一切并非如此......”

                       阅读全文

札记一:《写作是一种病》:

过去的那些日子,虽然病痛的折磨、琐事的纷扰令人烦心,但纠缠最甚的却是腹中尚未成形的作品,是人物的命运与纠葛。那三几个可爱的人物,虽系虚无缥缈中来,却莫逆于心,亲如挚友,与我朝夕相伴,不离不弃。他们个个都有着与周围现实格格不入的品格,这是让我最最喜爱他们的。性格脱俗,就使他们难免坎坷的命运。命运坎坷,他们就得忍让。忍让不得,就免不了奋起抗争。若抗争不过,就......

                       阅读全文

\(^o^)/~长篇小说《牡丹之恋》持续更新中......
花儿为谁开
阿Q五世还乡记
命犯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