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阿Q五世还乡记》

阿Q五世还乡记


 

第十章

回到家,张静在床上躺了两整天。

这两天里,她不吃不喝不动,沉浸在似睡非睡、似醒非醒之中,心里不想事,泪水也干了,好像进入了冬眠状态。

到第三天清早,她终于从冬眠中醒过来,有了饥饿感,也有了挣扎的力气。

就在她起床的时候,突然想起那个Q国人,就从包里翻出一张名片,见上面印着:“大Q国大Q株式会社社长阿Q五世”。

“阿Q五世”是什么意思,莫非与未庄有什么关系不成?她眼前一亮,彷佛看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前景。

于是,她草草吃了点东西,就开车去了省图书馆。

张静在图书馆泡了一整天。她找到王紫髯的那篇《由翡翠戒指折射出的阿Q的爱情悲剧》,细心地读了好几遍。又把以前的那篇《未庄静修庵释静法师墓葬的发现及阿Q行状的考证》,重新研读了一番。后来,又找来一些其他资料,边看边琢磨,寻找走出困境的办法,筹划第二仗该怎么打。

她不甘失败,那不是她的性格。

傍晚,张静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那个Q国人——阿Q五世打来的,约她见个面。她本来也在考虑怎么跟那个Q国人联系,现在他居然主动来电话约她,真是不谋而合。

这是个令人振奋的信号,第二仗还没打响,她就有了七成的胜算。

第二天,在香格里拉大酒店一层的咖啡厅,张静见到了阿Q五世。

阿Q五世向张静深深一鞠躬,彬彬有礼地将张静让到上座坐下。阿Q五世依然如那天那样,神经兮兮的,好象还住不惯这五星级酒店,有点局促不安。

无论从哪方面看,他一点也不像大富豪,

寒暄结束,阿Q五世犹豫一阵,拿出一张报纸,递给张静。不需细看,张静就知道,那是印有她的专访以及她与头文字D合影的那份报纸。

一场Q语夹杂英语和汉语的对话又开始了。

阿Q五世开门见山,指着照片上的张静,怯生生地问:“这位张小姐就是你吧!”

张静点点头说:“没错,那就是我。”

阿Q五世犹豫了一下,再问:“请问你是吴妈第五代玄侄孙女?”

张静微微愣了一下,肯定地回答:“是的,吴妈是我的高祖姑奶奶。”

阿Q五世沉吟了片刻,才慢吞吞地说:“那么……你就是我的表妹,我就是你的表哥!”

“啊~?”张静大吃一惊!

沉默许久,两个人都无语。张静发觉,阿Q五世一直低着头,好似有意躲避她的视线。

阿Q五世将那个首饰盒又取出来,打开盒子盖,将那枚翡翠戒指亮出来。这是张静与那枚戒指的第二面了。她困惑不解地盯着阿Q五世,猜不透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阿Q五世自言自语地说:“吴妈是我曾祖父的养母,这戒指就是吴妈传给我曾祖父的。”

张静一下子懵住了,还有这样的事!

因为她毕竟有所准备,不至于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所吓倒。可惜她所掌握的信息不够多,跨越百年的那些故事片段,怎么也连缀不起来。她记起昨日读过的王紫髯文章中关于翡翠戒指的记述,记起文章附录中翡翠戒指的照片,她好奇地将Q国人的戒指拿在手上,把玩中与她昨日在照片上见到的戒指做着比较。

她在想:她手中的这枚戒指,与尼姑坟出土的那枚戒指会不会是一对呢?

两枚戒指风格一致,造型略有差异,真像一对双胞胎:颜色一翡一翠、一红一绿,而相同的则是戒面上活灵活现的貔貅浮雕,还有同一样式的的银质指环。至于指环上的镂空云纹是不是相同,因为手下只有一件实物,还不能贸然地断定或者否定。和而不同,大概就是设计此类成双成对的首饰的原则吧。可惜不能将两枚戒指放在一起加以比较,假如能够那样做,一定能发现她们之间的相同、相似与差异之处,以及相互照应和相互包含的妙趣之处。

据说,貔貅是有雌雄之分的,那么戒指呢,也分男女么?她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不得而知。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就把戒指翻转过来,居然发现在戒指背面,也刻着一个很小很小的“”字。由于她只见过尼姑坟出土的那枚戒指正面的照片,还有一些文字的记述,知道在那枚戒指上刻有“”字标记,但那枚戒指上的“”字究竟什么样子,她却没见过,对于字体大小、笔画粗细、刻痕深浅、字形风格等,更是一无所知。她知道,现代人做假的手段是很高明的,不亲眼见到原物,是不能辨别真伪的。

她装作什么也没发现,把戒指放回首饰盒。

她想,出现在她面前的这个Q国人像是造假的么?不像,一点也不像。为什么不像?她无法判断。也许是因为他太怯懦、太自卑、太像小偷了吧,也许是因为这事太离谱、太荒唐、太出乎意料了吧。

张静问:“你的曾祖父是江阴人?”

阿Q五世答:“是的。”

张静再问:“你的曾祖父是阿Q的儿子?”

阿Q五世答:“是的。”

张静又问:“你曾祖父的母亲是谁,也是江阴人么?”

阿Q五世答:“关于这个,一直是个历史的疑案。但现在清楚了,你看看这个就知道了。”

说到这里,阿Q五世又取出一张报纸,放在张静面前。张静一看,就是那张登着王紫髯文章的报纸。幸亏她已把王紫髯的文章逐字逐段地研究过,不然的话,死也不信这个荒诞的故事。

张静说:“这张报纸我看过,也知道这件事。我想问,莫非小尼姑就是你曾祖父的母亲,他是个私生子?啊,对不起,恕我问得这么没礼貌。”

阿Q五世肯定地说:“没错,我曾祖父的母亲就是小尼姑,一对戒指就是见证。”

对于张静的盘问,阿Q五世回答得很敞快,不但不反感,反而有某种期待似地,乐意她多问。张静发觉,阿Q五世只有在回答问题的时候,才开始放松下来,说话顺畅多了,也敢于与她大胆地对视了。看来,她眼前的这个大富豪,喜欢处于被动的位置,没有一点支配欲。

张静继续问:“那……你怎么会是Q国人?”

阿Q五世答:“我的曾祖父十六岁的时候到了大Q国,加入了大Q国籍。”

张静发觉,阿Q五世在谈起他的“大Q”的时候,眼里就放出一种颇为自负的光来,仿佛天也大不过一口井,地也大不过一片叶子,只有他的“大Q”,才是世间万物最 广大的。

在张静看来,阿Q五世在精神上、心理上一定有什么病,若没有病,就是让钱给烧的,心智懵懂了。

但是,管他正常不正常呢,这世上的人有几个正常呢!天上掉下这么一个好机会,她不能让它从自己的手里溜掉。她为能与阿Q五世相遇而庆幸,她感到事情正在按照她预想的轨迹进展。现在,她必须攀附这门亲戚,她必须认下眼前这个号称“阿Q五世”的人作表哥。

张静向阿Q五世伸出手:“表哥,你好!真高兴遇见你。”

阿Q五世握了握张静的手,说:“表妹好!我也很高兴。”

接着,阿Q五世立刻起身离座,朝张静恭敬地鞠躬致意。张静也只好起身离座,鞠躬还礼。

礼毕,表兄妹二人重新坐下,续了咖啡,也续着话题。

张静说:“真想不到我们能在这里见面,更想不到在这世上还有我的一位表哥哪!”

认个表妹,像有了主心骨,阿Q五世像换了个人,话也多起来。

阿Q五世说:“这不奇怪,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因为这些年,我们的家族,我们的民族,一直在寻根。作为国际大企业,我们虽然技术有了,市场有了,钱也有了,可没有根就没有底,就什么也不是。现在,我们终于找到了,我们的根就在江阴的未庄。”

张静说:“真的么?看起来,我们是同根同源了。”

阿Q五世说:“对,我们都是从未庄走出来的。但我们大Q的根还要久远,未庄还不是源头。”

张静说:“对呀!我不明白的是,表哥的曾祖父移民Q国的历史并不很长,为什么Q国五千万人口中绝大部分都以Q为姓,Q姓家族的人口繁衍怎么会那么快?我们这儿有句老戏的唱词:‘我家的表叔数不清!’要是到了你们Q国,我的表哥、表叔有多少,大概数不清了吧。”

阿Q五世答道:“在我们大Q国,大Q家族是名门望族,大Q株式会社是大Q国的经济命脉,Q这个符号是大Q民族的魂儿。你想想看,在我们的国号、国旗、国徽和地标建筑中,是不是都有Q这个字?”

听阿Q五世这么一说,张静仔细一想还真是那么回事。这让她想起Q国的国旗,原先她总不了解Q国为什么在国旗上用那么个奇怪的符号,现在明白了,原来那是一对缠绕不开的Q字呀。可是,为什么他们这些人一提起“Q”的时候,总是习惯在前边加上个大字呢,是强调大写的大,还是在刻意提醒别人不要小看他呢?

嗨,不管他!张静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点点头。

阿Q五世继续说:“大Q国的土著民纷纷过继归属Q姓家族,每年都有一大批男人被收为义子,也有相当一部分是自愿改名的。为了确保大Q家族血统的纯正,我们定了不少规矩。比如收外姓人做义子,当义父的至少要比义子小二十岁,就是说一个成年人必须认Q姓家族的孩子做父亲才能姓Q。”

张静好生奇怪,不禁问道:“怎么会有这么苛刻的规定?这么一来,就再不会有人过继了吧。”

阿Q五世说:“表妹你错了,有了这规定以后,过继给大Q家族的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更多了”

张静问:“表哥,那是为什么呢?”

阿Q五世回答说:“我们大Q家族有句格言:‘闭上眼睛,我比天大!’只要信服这条真理,谁还在乎辈分大小呢!还有一条规矩最重要,为了区分大Q家族与一般Q姓家族,大Q家族的嫡系传人有名无姓,譬如我就没有姓氏,‘阿Q五世’只是我的名字,而绝大多数的Q家子民,他们是以我的名号作为他们的姓氏的。所以,你用不着多虑,你到了大Q国,表哥表叔辈的不可能多,最多不过屈指可数的三两个,绝大多数都是你的孙子、重孙子辈的。”

原来是这样!张静感到又新奇又好笑,不禁拍手叫道:“呵,真不错呀!我做了姑奶奶、祖奶奶了!”

可是,当她想到会有许多老头、老太太,追着叫她姑奶奶、祖奶奶时,免不掉悲哀起来,觉得这一点儿也不好玩。

她又想,这姑奶奶、祖奶奶不能白当,一定要孙子、重孙子们出点血。

张静说:“表哥,你从那么远回到老家,一定有什么事要办,要是有用到我的地方,我一定尽全力。”

阿Q五世说:“我也正想跟你说呢。我这次来,一是寻根,这是我们大Q家族几代人的心愿,直到我这一代才有了眉目。二是想给老家未庄办点事,想寻找合适的项目投点资。可是,我人地两生,语言又不通,难度比预料的还要大。那天在聚珍阁遇见你,印象不错,当时我就心动了,觉得你能成为我的好帮手。紧接着,又在报纸上看到你的事迹,才知道原来你还是我的表妹呢。我怕你不认我这个表哥,也不愿意给我帮助,就迟迟没跟你联系。可是,除了表妹你,我还能去找谁!考虑再三,终于下了决心:闭着眼睛往前闯吧,过去那一百年,还不是就这样过来的!于是,我便想办法跟你联系。后来,突然想起那天你追上我,还跟我交换过名片,就给你打了电话。今天你这么痛快就认了我,我简直太幸运了。看来你是个热心肠,这么能干,又是专做企划的,有你的帮助,我什么事都不愁了。”

“表哥,没说的!明天,我先陪你见一个人,然后再带你四处考察一下!”

张静想,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手里有了这张牌,还愁治不伏他白省么!

第二天,张静一个电话把赵方正召到香格里拉大酒店,让他与阿Q五世见面。

张静介绍说:“表哥!我把江阴县的父母官赵县长请来了,你们先见见面,往后我们的事还要仰仗赵县长关怀呢!”

阿Q五世一听说来的是父母官,又见赵方正生得方头阔脸、器宇轩昂,腿先软下来,扑通一声就给赵方正跪下,嘴上还嘟囔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张静见了,扑哧一笑,连忙把阿Q五世扶起来,用Q语说:“表哥,你这是干什么,现在不兴这老礼了。再说,他也不是外人,他是我老公,论着他该随我叫你表哥才对。”

阿Q五世刚爬起来,听了张静的话,扑通一声又给张静跪下了,连声叫着:“老爷恕罪!老夫人恕罪!”

赵方正不知道眼前这唱的是哪出戏,正迷惑着不知怎么办,张静扯了他一把,说:“哥呀,还楞着干嘛,还不快把我表哥扶起来!”

两个人每人拽着一只胳膊,再次把阿Q五世扶起来。

赵方正主动伸出手,与阿Q五世握手寒暄。张静在中间又添油加醋地说了不少联络感情的话,张惶失措的阿Q五世才渐渐平下心来。

随后,阿Q五世在香格里拉大酒店设宴,款待赵方正与张静。

席间,阿Q五世鼓起勇气问道:“赵县长,我有个要求,也是我们大Q家族的百年夙愿,能提么?”

赵方正说:“阿Q五世先生,请讲!”

阿Q五世说:“赵县长!您能不能赐予我一个中国的姓?”

赵方正笑了:“这些年在中国工作的外国人,有许多人都有了自己的中国姓名,这很平常。姓什么姓,叫什么名,是个人的权利,别人谁都不能干涉。”

阿Q五世问:“那么,我可以姓赵么?”

赵方正哈哈大笑:“好呀!欢迎啊!跟我同姓,兴许还是同宗哪!”

阿Q五世立刻起身离席,又要给赵方正跪下,被张静扯住了。

阿Q五世没能跪拜,仍不罢休,对着赵方正深深一躬,热泪盈眶地说:“谢谢赵县长赐姓!从今天起,大Q家族终于找回自己的姓氏了!”

张静说:“表哥呀,至于这么感激涕零么,姓赵的有什么金贵的,他就是请我姓,我还不稀罕呢!”

阿Q五世呷了一口酒,兴致勃勃地说:“表妹不知道吧,我们赵家原先可是大户哪!”

赵方正与阿Q五世叙过年齿,因为比阿Q五世大了一岁,应为兄长。阿Q又要起身行礼,被赵方正一把拽住。阿Q五世遂敬酒以代,二人碰杯,干了。

当晚,阿Q五世在酒店加了房间,赵方正与张静这一对儿伉俪,就在酒店下榻了。

几天后,张静在香格里拉大酒店占了一个豪华套房,门口挂起“Q国大Q株式会社办事处”的牌子,她的头衔是:“Q国大Q株式会社办事处总经理”。

   
 
  • 《牡丹之恋》故事简介
  • 第一章----第十章
  • 第十一章----第二十一章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
  • 《牡丹之恋》最近更新

故事简介:

一位当红的年轻作家周旋在几个不同身分的女人中间,有求爱的、有争宠的、有寻欢的、有找乐的、也有心有所属而无动于衷的,原本一个宁静的家被搅得乱作一团,以至于懵懵懂懂地被捉进了拘留所,落得个“尔曹身与名具裂”的下场,也尝到了众叛亲离、落井下石的滋味。到头来求爱的为爱所害,争宠的反被牵连,寻欢的另求他欢,找乐的落个没趣,一无所求的反倒雪中送炭、真诚相对,此时才知真情之可贵、真爱之难得。

然则,越是跌进谷底,人也越是变得清醒,好在“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原来跳出浮躁、情感归零、返朴归真,生活才变得美好。所谓“情海无边,回头是爱”是也。


札记一:《写在“奔三”之际》:

“记得幼小的时候,我们所听到所看到的都是这样的忠告:人类历史黑暗的一页已经翻过去,我们的明天会更好。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未来的一切都是美好的。然而一切并非如此......”

                       阅读全文

札记一:《写作是一种病》:

过去的那些日子,虽然病痛的折磨、琐事的纷扰令人烦心,但纠缠最甚的却是腹中尚未成形的作品,是人物的命运与纠葛。那三几个可爱的人物,虽系虚无缥缈中来,却莫逆于心,亲如挚友,与我朝夕相伴,不离不弃。他们个个都有着与周围现实格格不入的品格,这是让我最最喜爱他们的。性格脱俗,就使他们难免坎坷的命运。命运坎坷,他们就得忍让。忍让不得,就免不了奋起抗争。若抗争不过,就......

                       阅读全文

\(^o^)/~长篇小说《牡丹之恋》持续更新中......
花儿为谁开
阿Q五世还乡记
命犯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