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牡丹之恋》

第五章 肉肉的眼神

10.丹凤朝阳

睡梦中的我,仿佛被一些人在后边追赶,我沿着楼梯拼命地狂奔。背上驮着阿姨,阿姨昏迷不醒,但她的分量好重,眼看要背不动了,眼看那些人追上来了……紧急关头,耳边突然响起阿姨的声音:“小主人,醒醒!小主人,醒醒……”

阿姨能说话了?她醒了么?不,这不是真的,这是梦!

我挣扎着醒过来,见屋子里亮着灯,才知道天已经黑了,在沙发上我足足躺了大半天。刚才那一场虚惊是场梦,梦里梦外都是阿姨在叫我。虽然有梦,这一觉也睡得很香,若不是她推我喊我,还不得睡到明年!

睡眼迷离中,梦境很快就破成碎片,说话之间,连碎片也无影无踪了。

阿姨把茶杯送到我的嘴边,这茶不凉不热来得正是时候,我欠起身子咕咚咕咚一口灌下去,好一个痛快。

她见我又躺下了,就拦住说:“小主人,还没睡够吧。眼看着快交子时了,我怕耽误了守岁,耽误了明年一年的好运气,这才叫醒了你。”

一看表才知道,时间已是晚上十点,再过两个小时就是明年了。我说:“好哇,我足足睡了六七个小时,也该醒了。”

她给我的杯里续上茶,放在我伸手可及的地方,又为我掩掩毛毯,让我躺得舒服些。

“这两天你太累,大事小事都耍把你一人,我于心不忍可又搭不上手,瞅着心疼!”

这些话,不知说了有多少遍了,我都懒得客气了。看来,她真地很感动。不过,这样也好,我到不是稀罕她感激我,我是觉得这么一来,有利于快点忘掉另一些事情。

我不能再睡了,掀开身上的毛毯就要起来,却被她拦下了。

“起来干嘛?躺下吧,就躺在沙发上歇着吧,你还没歇过来呢。家里的事都不用你管!”

我这才想起,她还是个病人哪。

“阿姨,您怎么没休息?您的病还没好利落哪!”

她说,“没大事啦,我心里有数,坚持吃药就能好。再说,我也没干什么,累不着我。”

但我还是坐起来了。

她见我不再睡,就去拿干净衣服,叫我把在医院穿过的衣服换下来。我很听话,把她拿来的衣服换上了。心想,这家有点像个家了。

她在一旁打量着我说,“小……何先生,我发现你有那么一点不像城里人。”

我奇怪,“阿姨,您发现什么了?”

“你跟别的那些城里人不一样。那一阵子,我烧得跟丢了魂似的,赖巴巴的什么事都指着你。亏得你对俺这个乡下人,一点儿不嫌弃。”

她讲话的时候眼望着别处,似乎在躲避我的视线。我猜她所说的“不嫌弃”,是指那些无可奈何的尴尬情景。我也听出,除了真心地感激我之外,还包含着为她自己开脱的意思。尽管她做过护士,但是对一个相对保守的乡下女人来说,在陌生男人面前跑了光,而且不止一次,毕竟是一件很出格的大事。

我敷衍着说,“您别……客气……啦,我也没……做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她继续说,“得得,不说这个啦。还有一样就是,你不用那些护肤品化妆品,干净利落。我听说城里的男人也用那些东西,那我可不习惯,让人出不来气儿。”

我听出,她仍在遮掩什么,也听出她说我不像城里人,其实是在夸奖我。女人就是心细。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岔开话题。

“阿姨,过去了的事,您就别总挂在嘴边了。您把电视打开,今晚咱就看电视守岁吧。”

电视打开了,春节联欢晚会正进入高潮。我倚靠在沙发上欣赏节目,也招呼她撂下手上的活计,坐下看节目。因为是除夕,暖气供得足,家里弥漫着温馨的气息。

突然,我发现在电视柜的玻璃门上,贴着两幅剪纸装饰,这一定是她的杰作,是她在我睡着的时候贴上的。

我夸奖她说,“阿姨,我刚发现这剪纸窗花,您的手艺真不错!”

她说,“还不错呢,笑死人了!到年啦,想给咱家增添点喜庆的气氛,又正好找到两块儿大红纸,我就试着剪了。这都是跟我妈学的,她剪的花样可多啦,一到年夕,街坊四邻都来求她。”

我仔细端详,这两幅窗花的确剪得相当精巧,一幅是喜鹊登梅,一幅是丹凤朝阳,构图新颖,疏密得当,艺术气息很浓。尤其是采用大红大黑两种原色搭配,很雅致,很经典,颇有国画大师齐白石的范儿。

我说,“您别谦虚,这可是艺术!回头我多买点彩纸回来,阿姨你要多剪点花样。”

她说:“这点事算什么,你要真喜欢我就剪,不怕糟践纸就成!”

看得出,她的身体恢复得很快,精神好多了,穿上新的内衣,更显得清爽。她衣服的花色又水灵又鲜活,这颜色只有皮肤白的人才托的住。原先她的脸色之所以显黑,那是在外边风吹日晒造成的,这才捂了两天,就部分地显出本色了。我设想着,要是她穿上医院里的护士装,该是什么样子呢?

她坐下没几分钟,又去忙活了。

她的体质好,精力足,块头也不小。别看她脸上不胖,可身上的某些部位,真是圆嘟嘟肉滚滚的,加上她穿的又厚实,分量大概比我不轻。也许被病魔击倒的人,越是好体格摔得就越沉重,她这回之所以病得不轻,大概就是这个原因。想起在医院楼上楼下背她抱她的情景,着实把我折腾得够呛,算是难得一次锻炼的机会吧。

11.河东河西

午餐那会儿,她兴致很高,讲了许多过去的事,她的不幸遭遇和她的执著个性,让我惊叹不已。若不是她现身说法,我还真不了解生活中还有那么悲苦的一面,人世间还有她那样执拗的活法。

她出生在农家,是典型的农家女。虽然她曾经有机会飞出农村,有可能走上另一条路,但命运还是把她留在了农村。在学校读书的时候,她的成绩名列前茅,按她的成绩和素质,最终考取名牌大学应该是顺理成章不难达到的目标。但她是父母唯一的孩子,为了让她留在身边,父母为她选择了另一条路——投考当地的护士学校,她的老师和同学都感到很意外。毕业后,她在市内医院当了一名白衣天使,虽然从市内回到家还有多半天的路程,但月月都能见到他们的爱女,两位老人也知足了。

后来发生的事,却让她把城里的工作也弄丢了。

事情的起因也跟输液有关。有一次,病房住进一位大娘,因为血管过细不好扎液,接连有三个护士摇着头败下阵来。最后,同伴们只好把她找来。她是大家公认的技术能手,但那时候她已不在病房值班,被调到医院手术室,专做手术护理。

她接过针头一针见血,轻轻松松就成功了。那位大娘很喜欢她,就千方百计提供机会,让正在陪床的儿子与她接触,又在背后极力撮合。那时的她还是情窦初开,对方又是个帅哥,一对青年很快就开始相爱了。

我问她,“阿姨,您告诉我,他是怎么把您追到手的。”

她爽快地回答:“哪是他追俺,是俺先瞅中他了!”

我又问:“您瞅中他什么?”

她说,“从他瞅俺那头一眼俺就明白,俺这辈子注定要跟着他!那一霎,他眼神肉肉(柔柔)的,热乎得像化了的铁水儿,俺的魂儿都被他够(勾)去了。”

我发觉,她一激动就会带出她的“法国腔”,而且她的自称“我”也换成“俺”了,至于什么时候使用哪个腔调,好象自有她的规律。

她家住在黄河东岸,她丈夫的家在黄河西岸,相距虽然不足百里,却分别归属两个省。在农村,这门亲事算是比较远的了。但她没有多考虑就辞去工作,跨过黄河嫁过去,进入婚姻的殿堂。

她的丈夫做地毯生意,经常到外边跑推销,结婚头两年还好些,第三年他们就聚少散多了。

不久,她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儿,爷爷奶奶都乐得合不拢嘴,直到女儿满一周岁的时候,才见到爸爸。那个不称职的父亲问起孩子的名字,她满怀怨尤地说出两个字:“丢丢”!

丈夫常年不着家,田里的活全丢给公公和婆婆。她虽然出生在农村,由于自从小父母就娇生惯养,连一天农活都没做过。看到公公婆婆做活很辛苦,她就学着做一些,渐渐地就成了公婆的好帮手。

学会了做农活,尝到了当农民的艰辛,对父母的养育之恩体会得也更深,才想到不该把自己的父母丢在家,她懊悔不止。

后来,为了照看四位老人,减轻他们的负担,她带着女儿穿梭于两个家庭之间,忙了这头忙那头,顾了河东顾河西。

几年来,她丈夫的生意越做越大,从县城做到省城,从省城做到京城,又从国内做到国外。随着生意越做越大,回家团聚的次数就越来越稀少,到最后,一连几年连面也不露了。

丢丢已满五岁,跟爸爸总共见面不超过三次,成了名副其实的“丢丢”。终于有一天她等来了,等来的却是丈夫的律师,她的丈夫提出跟她离婚。她接过离婚协议书,连看都不看一眼,扯个粉碎。

她想不通,结婚这几年,她吃苦受累孝敬公婆,也没办啥错事说啥错话,两口子也没吵过没闹过,咋就过不到一块?

一天,一辆警车停在她家的门前,车上下来几名警察,出示了搜查证。她丈夫在京城犯了事,已经被逮捕了。警察见她的家一贫如洗,家徒四壁,摇摇头走了。村里一时流言四起,传说她丈夫在外边发达了,开着豪华轿车,住着洋房别墅,还包养着二奶。

几个月前,她接到一份寄自北京法庭的通知,使她平生第一次来到首都,目的却是旁听法庭对她丈夫的审判。

审判之前,一位女检察官接待她,告诉了她实情。她的丈夫因为走私和行贿,将要被提起公诉,她是作为“有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前来旁听审判的。又说,有证据表明她的丈夫还犯有重婚罪和遗弃罪,她可以另行起诉,她完全有这个权利。

但是,她放弃了这权利。她说,“他犯了国法,国家制裁他是应该的,我不能再落井下石。我要等那死鬼回心转意,回家过日子。”

几天前,她千里迢迢赶来探监,没想到等待她的,依然是一纸绝情的离婚书。她再一次回绝了。

我问她,“阿姨,您不同意离婚,是替您的女儿考虑的么?”

她不假思索地回答说:“俺是替俺自己个儿想的。浪子回头金不换,俺盼着他改好,只要他肯回家,俺信他能改好。俺就是想他那眼神儿,想他还那样地瞅我,瞅我到死!”

我怎么也猜不透,是什么样的男人,什么样“肉肉的”眼神,让这样一个大气而不失柔媚的女子,那么样地迷恋他?

她的丈夫一定是个超赞的帅哥。

12.没有永远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铃声催人,没有商量余地。铃声一断,耳边即传来婉儿的声音:

“何为,我半小时后登机,T3航站楼落地,别忘了到机场来接我呀!”

我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她怎么会这个日子回来?

“婉儿,出什么事了?干嘛现在就回来,现在可是大年三十除夕夜啊?”

“能出什么事,就是想你!怎么啦,不想我吗!我要飞过去,跟你一块儿过年!”

她还是那个爱你没商量的劲儿。

“婉儿,你等等……”

没等我问明白,那边的电话挂了。

大年三十午夜去接机,这可真浪漫!说什么跟我一起过年,也不算算这是什么点,这年恐怕要在天上过喽!我就更惨了,除旧迎新的那一刻,确定无疑地要开着车在机场路上跑。不过,婉儿若真地能回心转意,也的确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我辛苦一程也值了。

我抬眼看看阿姨,只见她正痴迷地望着电视屏幕,眼里的泪水哗哗地淌出来。电视里彭丽媛正在演唱一支什么歌曲,她的心显然全部倾注在音乐里了,对我这边发生的事显然并没注意到。

她警觉到我在注意她,朝着我不好意思地笑笑,拿手背擦擦眼泪说:“我爱听她的《父老乡亲》,可惜今年没唱。每年这个晚会,要是见不到她,这年就过不好。”

我恍然记起,那个著名的彭丽媛还跟她是老乡呢,难怪她这么感动!

阿姨大概猜出了什么,问我:

“小主人,有事么?你饿不饿呀?我刚才做了年夜饺子,什么时候吃?是现在吃,还是等零点的时候吃?”

我想到接机的事,就说,“阿姨!最好马上吃,我一会儿要去机场接客人。”

“那好吧!我现在就去煮饺子。”

手机又叫了,有短信到。我一看,又是婉儿:

我会顺那绝美的心路 一直走下去 在你心上筑巢 让相思不再孤凄 吻你

我顿时感到心里一热,把跟她吵架的事全抛到爪哇国里,反而想起婉儿的种种好处来。手机立即打过去,可那边已经关机,大概她正在登机吧。

婉儿天生是诗人,每时每刻都活在梦里,头脑里总会有无穷无尽的奇思妙想,随时随地会有佳句脱口而出,哪怕发短信、传Email、甚至写一张便条,也会口吐莲花,洒下一串绚丽的诗行。

我总说她是世间少有的天才,想象力极其丰富,哪怕吸一口气,也要化作诗的彩虹喷薄而出。这方面我甘拜下风,自愧弗如。但在其他方面,她又极其幼稚,甚至低能,一个文科大学生,说话办事往往不如一个六七岁的孩童,真难以想象。

下面还有一条未读的短信,是她昨天发来的:

雪色依然 有天涯海角的温馨 我温暖如在你身边 谢谢你的关爱 我心很甜

我的“关爱”?我做了什么,没做什么呀!你远在天边,即便我想关爱,也没办法呀。这让我想起那句话:“距离产生美”,也许吧。

一个星期前,她是跟我吵了架走的,震怒之下拂袖而去。就在这条短信之前,有一条短信记录着她当时的愤慨:

题:没有永远 恒星陨了 撒下一地银河 银河隐没了 留下星星几颗 星星跌落了 苍穹一片沉默

我已经忘记读这条短信时的心情,也不记得是否回复和怎么回复了。我惊讶自己怎么变得如此淡漠,这些日子几乎就没记起她。固然天天都很忙,可也不至于如此地寡情薄义。

那次吵架究竟为什么,至今我仍是茫然。好像我曾耿耿于怀过她,暗暗嗔怪她“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但最末了,好像还是以无奈的“沉默”作答的。

现在,他要提前回来,还这么着急。

也许,这就是我们八〇后九〇后共同的问题:耽于指点江山,却未能把握自己。

而她,正在厨房忙碌着的吴香阿姨,她就没有这么多的烦恼,她活得简单,追求也简单。吃尽人间苦楚,就为迷那“肉肉的”眼神,别的一切皆为粪土。

热腾腾的饺子端上来了,但阿姨只摆了一双筷子。

“阿姨,一起吃吧!”

“你吃吧,我还不饿。一会儿再吃,你吃剩下的就足够了。”

我坚持着,“阿姨,一起吃,这是我们家的规矩。这还是姐姐在的时候,她立的规矩哪。姐姐出国前的那一年,我们家开始请保姆,她当年立下了这个规矩:进了我家门,人人都平等!”

她没办法,又去取了一双筷子,在餐桌对面坐下来。

她边吃边问:“来的客人共有几位,饺子还有没煮的,不知道够不够,要不要再去多包点,要不要再去做点菜?”

我告诉她,“我女朋友吃得很少,有几个饺子就够了。您的身体还没恢复,别累着。她到家,我去给她煮,您累了就早点去歇着,不必等我们。要不是刚才我睡着了,绝不让您去包饺子。”

她朝我笑笑,说:“这一后晌也没觉得怎么不好受,俺的病怕是全好了吧。俺的身子哪有那么娇贵,在老家可从不得病的!再说啦,做这点活儿还能累着俺!”

同中午一样,我让她喝了一点点红酒。因为要开车,我也只喝了一点点。

她问:“小何先生,饺子合你口味不?”

我说,“嗯……味道不错,就是肉太少了。阿姨,那肉馅你是不是没都用上?”

“对呀,我以为那些馅要吃上几顿的,没问你就私自做主了。在俺家里,菜还要多放呢,只放一点点肉就挺好吃的,俺家那里的蔬菜新鲜!”

“也对!多吃蔬菜有益健康。阿姨,以后就这样做。”

她做的饺子的确很香,她的其他方面嘛也很不一般,让我遇上她真地很难得,莫非这就是人们说的“缘分”么?不

管怎样,选她这个村姑,我是选对了!

2010年3月20日 写于北京大兴

 
 
  • 《牡丹之恋》故事简介
  • 第一章----第十章
  • 第十一章----第二十一章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
  • 《牡丹之恋》最近更新

故事简介:

一位当红的年轻作家周旋在几个不同身分的女人中间,有求爱的、有争宠的、有寻欢的、有找乐的、也有心有所属而无动于衷的,原本一个宁静的家被搅得乱作一团,以至于懵懵懂懂地被捉进了拘留所,落得个“尔曹身与名具裂”的下场,也尝到了众叛亲离、落井下石的滋味。到头来求爱的为爱所害,争宠的反被牵连,寻欢的另求他欢,找乐的落个没趣,一无所求的反倒雪中送炭、真诚相对,此时才知真情之可贵、真爱之难得。

然则,越是跌进谷底,人也越是变得清醒,好在“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原来跳出浮躁、情感归零、返朴归真,生活才变得美好。所谓“情海无边,回头是爱”是也。


札记一:《写在“奔三”之际》:

“记得幼小的时候,我们所听到所看到的都是这样的忠告:人类历史黑暗的一页已经翻过去,我们的明天会更好。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未来的一切都是美好的。然而一切并非如此......”

                       阅读全文

札记一:《写作是一种病》:

过去的那些日子,虽然病痛的折磨、琐事的纷扰令人烦心,但纠缠最甚的却是腹中尚未成形的作品,是人物的命运与纠葛。那三几个可爱的人物,虽系虚无缥缈中来,却莫逆于心,亲如挚友,与我朝夕相伴,不离不弃。他们个个都有着与周围现实格格不入的品格,这是让我最最喜爱他们的。性格脱俗,就使他们难免坎坷的命运。命运坎坷,他们就得忍让。忍让不得,就免不了奋起抗争。若抗争不过,就......

                       阅读全文

\(^o^)/~长篇小说《牡丹之恋》持续更新中......
花儿为谁开
阿Q五世还乡记
命犯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