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牡丹之恋》

第六章 得幸更风流

13.婉儿得幸

早晨醒来,一拉开窗帘,满屋子的阳光就泼洒进来,才知道天已大亮。我恍然发现,原来我住的这间屋子朝向东方,据此推度,做客厅的那个大房间肯定向南,绝不会错的。来到小主人家都两三天了,我的方向感才刚刚找到。

小主人昨夜吃过饺子就去机场了,辞旧迎新的那一霎,一定是在路上度过的。他走后,我困得实在熬不住,就去睡了。又是吃药的缘故吧,我睡得实在太沉了,他什么时候回的家,我一点动静都没听到,若不是窗外一大早就响起噼噼啪啪的鞭炮声,还不知要睡到什么时候哪。

我猜他回来的时候一定很晚,这会儿睡得正香正甜。

客厅前边有个大阳台,站在阳台向南望去,一栋栋楼房像山一样排得好远好远。小主人的家住得很高,这样最好,看得远,心里也豁亮。我记得,再远处还有许多更高的山,那些是真的山,越过那些真的山,有一片黄河冲积而成的大平原,那里就是我的家。

在这个世界上,家是我最牵挂的地方。

大年初一的头一件事,要给爸妈和公婆拜年,可电话里我只能压低嗓音说话,怕不小心惊了小主人的觉。

丢丢给我拜年的时候,我又一次流泪了。孩子这么小,我就撇下她自己过年,我这个妈妈是不称职的妈妈,丢丢倒成了名副其实的“丢丢”了。

打过电话,我开始轻手轻脚地整理房间。客厅里多了个皮箱,还多了些女人的衣物,一定是他女朋友的东西。我很好奇,不知他女朋友长得什么模样,冲着小主人那么帅,她一准是个靓女。

突然间,我听到轻轻的脚步声,猛一抬头,看见一个浑身上下脱得精光的小妮子,赤着脚正一步一步地从楼梯上走下来。那小妮儿懒洋洋地打着哈欠,手里还夹着一支烟,大模大样地边走边抽,烟雾缭绕着她,好像仙女下凡一般。我有些措手不及,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更不知怎么招呼她。她却不以为然,见了我睬也不睬,只当我是块石头,一瞄而过了。

客厅的一角站立着一尊维纳斯像,她走到维纳斯身边,手搭着断臂,侧身对着镜子左照右瞧,不知是比谁更白比谁更美还是就为的较劲儿。那维纳斯穿的倒是不多,因为她好像残疾了,没了双臂,但裙子滑落时她还扭着身子,让臀部兜住它,护住那地儿。

维纳斯裸露的只是上半身,那小妮儿可是一丝不挂呀,如果比的是这个,她倒是占了上风。

这时候,小主人慌慌张张地下了楼,从沙发上抱起那堆衣服,红着脸对那小妮儿说:“婉儿,快穿上吧,当心别冻着!”

我看出小主人的尴尬,就低头忙我的活儿,装作什么都没瞧见。那小妮儿却不搭茬,依旧照着镜子,嘴里抑扬顿挫地吟诵:


面若桃花秀,

身随弱水柔。

蒙君花信雨,

得幸更风流。


我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她念的这是哪家的诗啊,听着怎么不对味儿呢?什么“柔”啊“雨”的、“风”啦“流”的,说的该不是那件事儿吧,她对着镜子赤身裸体地显摆,能不让人往歪处想么?小妮子也好,大闺女也罢,要真是那样的诗,也只能自己偷偷地看,怎么好意思念出来呢?

看来,那小妮儿还真把我当成石头了,以为我什么都听不出。

不过,那小妮儿的嗓音的确很亮,说的又是标准的普通话,如唱歌一般,挺撩人的。

小主人低着头,作出只顾得给那小妮儿穿衣服的样子,装作什么都没听到,遮遮掩掩地高声打岔。

“婉儿,把衣服穿好,别一会儿感冒了!”

那小妮儿并不配合,她好像还在睡梦里,见小主人过去,趁势倚在小主人身上,懒洋洋地偎着、腻着,眼神瞟着镜子里的他俩,嘴里继续磨叨着:

“嗯~哼~,哥呀你看!”

说罢,她又念出一首来:


昨夜还是小小天鹅

遍身如银似雪

今朝便羽化为凰

通体烁羽如金

可知兰心蕙蕊

饮了多少仙露琼浆

请看群玉瑶台

印了多少夫君的热吻


我终于明白了,原来那小妮儿居然出口成章,学问可大咧。可是,你再有学问有本事,也该往正地界用呀,小两口暗地里的那点事,也值得满世界嚷嚷么?什么好了歹了,里子面子,敢情人家都翻了个个儿?乡下人偷着摸着才敢做的事,城里人明目张胆地就去做了,莫非这就是城里人跟乡下人的差别?

老家的村里有个傻叔,因为缺点心眼,人又实诚,四十多岁还没娶妻成家。后来,有个好心人为他撮合成了一门亲事,总算有了家。新媳妇长得还挺俊,就是有点弱智。因为傻叔在村里辈分大,人们都爱跟傻叔傻婶开个玩笑。特别是对傻婶,不管何时遇着她,都不忘拐弯抹角地难为她一把。

“傻婶呀,各来(过来)拉呱拉呱(聊聊),夜来黑家(昨夜里)俺傻叔乃么(怎么)欺负恁(你)了?”

其实傻婶比你想象得爽快,每次都不等你问,上赶着就把她跟傻叔在床上的那点事学说出来,一点藏着掖着都没有。她不懂什么是寒蠢,她是有病。那小妮儿呢,莫非也有病不成?

我怎么也想不明白,能是什么样的人家和什么样的爹妈,才造化出息了她这么色花的一个闺女,该不是转基因的吧。听说现在科技发达了,像棉花、大豆、西红柿什么的都可以转基因了,既然庄稼可以转基因,给人转基因也许更方便吧。反正对城里的事,我这个乡下人一时半会是看不懂的。

小主人倒是挺有耐心的,像哄小孩儿似地,一件一件地给那小妮儿穿衣服。都说北京上海那些大地界的男人不像男人,低声下气地伺候女人,从头伺候到脚,打死都不敢造次。女人金贵到这个份上,这回我是亲眼得见了。但我看小主人还不是十分情愿的,看他那无可奈何的表情,我都替他难受。

我这个乡下人夹在中间,自己不自由,也让人家不方便了。我趁机,拉开厨房的滑门躲进去。但那小妮儿嗲声嗲气的声音,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哥呀,你拥有我这样美貌的女人,你在人前是不是觉得特骄傲,特自豪,特男人?”

接着就是小主人的声音:“嘘~~婉儿,小声点……”

安静了一霎,小主人领着穿戴整齐的婉儿走进来,把我介绍给婉儿。

“婉儿,这是吴香阿姨。你随着我,也叫阿姨!”

他又朝着我说:“她是婉儿,昨夜两点多到的。”

婉儿很听话,脸上堆着笑容,冲我甜甜地叫了声:

“阿姨好!”

这一霎,我发现那小妮儿瘦瘦的,长得很白净,真的很美,很可人!

 

14.尴尬郎君

小主人见我正忙着,问我在准备什么。

我说,“今天是大年初一,应当吃饺子。另外,我还准备了一点冷荤凉菜,给你们下酒用。小主人你看,还添点别的菜不?”

婉儿扭扭捏捏地插话,“我不想吃饺子嘛,我想吃汤圆!”

“阿姨说的对,咱北方人大年初一要吃饺子,南方人才吃汤圆。”

小主人委婉地反驳婉儿,毕竟他还是明事理的。

婉儿撅起小嘴,一脸的不高兴。

“干嘛非得依着老礼儿,咱就是要不拘一格,就是要打破常规!”

大概小主人见不得婉儿撅嘴,投降了,“好好,就听你的,吃汤圆就吃汤圆。”

可是,他打开冰箱随便一看,便故作惊讶地喊叫:“啊~~对啦!冰箱里已经没有汤圆了,等晚上买回来再吃吧!这儿正好有一瓶法国白兰地, 待会儿我陪你喝一杯,给你接风洗尘。北京人讲究饺子酒,还有小菜,多好的生活呀!”

看样子,冰箱里没了汤圆,他是早就知道的。

婉儿可不吃这套,“不嘛!我就要吃汤圆,没有了可以去买呀。阿姨,你现在就去买吧!”

小主人一听这话,有点急,“不成,阿姨不能去!她刚来两天,也不知道去哪儿买,还是等我去买吧!”

婉儿不让步,使劲地搂着小主人的胳膊摇摇晃晃,她知道撒娇是对付男人最有效的手段。

“不嘛!不嘛!就要阿姨去买,我要你在家陪我玩嘛!”

“婉儿你怎么这么执拗呢!大姐她感冒还没好利索呢,要是重复感染就麻烦大了!”小主人真地急了,明显带出了不满的语气。

婉儿抓住了小主人的把柄,撒泼地喊叫:“好哇你!原来她是你‘大姐’,你才这么护着她!‘大姐’就‘大姐’吧,干嘛要瞒我?”

女孩的眼泪来的就是快,婉儿哭着喊着“登登登”地上楼去了,小主人也追着去了。

祸是我惹的,我不收拾谁收拾。不就是买汤圆么,这有啥难?我没有别的选择,打开柜,拿些钱就出去了。

在大年初一的一早出去买汤圆,还真是挺难的。家家商店都停业,街上冷冷清清,打听好几遍,跑了好多路,最后还是回到小区,在一家私营小超市买到了。

急匆匆赶回家,一进门就听到楼上阵阵搏斗的声响,还有婉儿声嘶力竭的喊叫声,像鬼哭狼嚎一般,听着直瘆得慌。我被吓了一跳,心想他们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动起手来了?但仔细一听,我不禁笑出声来,大天白日的原来他们在捣酱缸哪!城里人就是浪漫,是块云彩就下雨,给点阳光就灿烂,及时行乐,不带该着的。

想不到的是,婉儿那么瘦小的身板儿,怎么能发出那么大的动静,可比乡下的闹猫还邪乎呢!

触景生情,我不由得联想起我家那死鬼,像他那类货色,进了这个花花世界,还能落个全尸首么!见了这光景,我心里又比早先宽敞一些,先前对他的原谅也许并不算错。

汤圆买来了,还不能马上煮,谁知他们的热乎劲儿什么时候凉下来呢?先把汤圆放进冰箱候着,一旁还有煤气灶时刻准备着,就算它冻成冰坨,随时都能煮化了它。

打开冰箱的时候,见冰箱里还有些鸡翅,就随手把它拿出来,我要给小主人再添个菜。不知为什么,忽然觉得小主人有些可怜,太阳都升得老高了,到现在他还水米不曾沾牙呢,那个难缠的婉儿只知道使唤他,却不知道心疼他。

当红烧鸡翅的香味飘出来的时候,滑门开了,小主人走进来。

“姐,你回来了!外边很冷的吧!”他见我愣了一下,接着说下去:“姐,往后就让我叫你姐吧。行么?你跟我姐的年龄差不多,叫你阿姨总觉得怪怪的,不自然。”

由“阿姨”到“大姐”,又到“姐”,这个变化有点忒快了吧。

我明白,他是在找补刚才那茬。其实对我来说,叫什么都无所谓,反正都是担个虚名。主人永远是主人,不论把我叫成什么,我都是主人的下人,我绝不会忘记自己的身份。

我不明白小主人是怎么想的,也不明白他为什么非要高攀一辈儿。我拿人家钱财,替人家消灾,管他怎么想,怎么猜!我身正不怕影儿斜,脚正不怕鞋子歪,围着火炉吃西瓜,图的是心里凉快!

我有意避开称呼的话题,问他,“小主人,我刚买回汤圆了,现在煮么?”

我这也是以我的差事强调我的身份,提醒自个儿别忘了。

小主人没多想,就回答说:

“好的姐,煮就煮吧。这会儿婉儿在楼上洗澡呢,过一会儿她就下来了。对了,姐!我得替婉儿向你道歉,刚才都是她的不对,你就原谅她这一回吧。婉儿年轻不懂事,又任性,咱不跟她一般见识不是……”

我听了这些话,真替小主人难受,连忙打断他的话,不让他继续往下说。

“小主人,快别说了!姐心眼哪有这么小呦,早就把那些事情全忘记了!再说,她的脾气也不是冲着我来的,往后你还得多留个心眼,该顺着她的地方,就顺着她点吧。”

话一出口我就觉察到自己犯下个不该犯的错,这么快就开始自称起“姐”来,这会让小主人怎么想呢?

但男人往往很粗心,也许他根本就没仔细听我说话,更别提我的话里还有话呢!就怕他对我的话,根本就不过心。

他接着我的话茬,“姐,你不生气就好,这我就放心了。”

果不其然,我的一套话算是白说了,小主人大概什么都没听出来。

我见小主人转身要走,赶紧从锅里盛出一碗鸡翅,对他说:

“我给你烧了些鸡翅,你尝尝合不合你的口味。好吃你就多吃点,别亏着你的身子!”

小主人忙着离开,看也不看地说:“我闻到香味儿了,很香!一会儿再吃吧,我也洗洗去。”

话说完,他开门走了。

他呀,一点儿都不知道心疼自己!

 

2010年3月22日 写于北京大兴

 
 
  • 《牡丹之恋》故事简介
  • 第一章----第十章
  • 第十一章----第二十一章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
  • 《牡丹之恋》最近更新

故事简介:

一位当红的年轻作家周旋在几个不同身分的女人中间,有求爱的、有争宠的、有寻欢的、有找乐的、也有心有所属而无动于衷的,原本一个宁静的家被搅得乱作一团,以至于懵懵懂懂地被捉进了拘留所,落得个“尔曹身与名具裂”的下场,也尝到了众叛亲离、落井下石的滋味。到头来求爱的为爱所害,争宠的反被牵连,寻欢的另求他欢,找乐的落个没趣,一无所求的反倒雪中送炭、真诚相对,此时才知真情之可贵、真爱之难得。

然则,越是跌进谷底,人也越是变得清醒,好在“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原来跳出浮躁、情感归零、返朴归真,生活才变得美好。所谓“情海无边,回头是爱”是也。


札记一:《写在“奔三”之际》:

“记得幼小的时候,我们所听到所看到的都是这样的忠告:人类历史黑暗的一页已经翻过去,我们的明天会更好。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未来的一切都是美好的。然而一切并非如此......”

                       阅读全文

札记一:《写作是一种病》:

过去的那些日子,虽然病痛的折磨、琐事的纷扰令人烦心,但纠缠最甚的却是腹中尚未成形的作品,是人物的命运与纠葛。那三几个可爱的人物,虽系虚无缥缈中来,却莫逆于心,亲如挚友,与我朝夕相伴,不离不弃。他们个个都有着与周围现实格格不入的品格,这是让我最最喜爱他们的。性格脱俗,就使他们难免坎坷的命运。命运坎坷,他们就得忍让。忍让不得,就免不了奋起抗争。若抗争不过,就......

                       阅读全文

\(^o^)/~长篇小说《牡丹之恋》持续更新中......
花儿为谁开
阿Q五世还乡记
命犯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