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牡丹之恋》

第七章 别想拴住我

15. 浴女赋诗

“婉儿,你怎么还没洗完,你洗不完我怎么洗?”

推开浴室的门,见婉儿还泡在浴缸里,我随口抱怨几句,又把门带上了。

“那好吧,你洗你的,我到楼下洗淋浴去。”

婉儿在里边说了一句:“哥你进来,我有话对你说。”

我又推门进了浴室,见婉儿仰卧在按摩浴缸里闭目养神,懒洋洋地享受按摩喷嘴的亲吻,水波荡漾中宛如浮着一条美人鱼。

她大概累了,听到我进来,眼皮撩也不撩,慢慢地说:

“哥呀,我要感谢你,感谢你激发我又来了灵感。泡在浴缸里的这么一会儿工夫,我居然得到一首诗。”

我随口说道:“用不着感谢我,你就感谢这浴缸吧,在浴缸里泡着还不‘湿’!”

谁不知道你满肚子都是诗,用得着这浴缸么!

她不理我,一句一句吟颂起来:


谢谢哥

凶悍的牧羊者

我柔弱的身躯

怎禁你金鞭银槊

如剑如梭

窒息的我

瞬间坠入黑洞

混沌的旋涡

维度归零

命去阎罗


我知她另有所指,且不说破她,仍是敷衍着。“我有那么厉害么,你都死去了,还怎么谢我?”

婉儿仍是不理我,继续吟诵:


谢谢哥

疯狂的牧羊者

我漂泊的灵魂

怎禁你电光石火

百炼千琢

重生的我

化为五色熔岩

激情迸射

流星雨炫烂着

以太星河


这个婉儿真是了得,妙言佳句如喷泉一般汩汩涌出。

我情不自禁地赞了句:“好,精彩!”

婉儿却还不作罢,继续吟诵:


谢谢哥

孤独的牧羊者

你让我由生而死

死而又活

涅磐的我

不知身系

何方何日何者

只记得

哥欠我一个

金苹果


婉儿停下了,撩起眼皮望着我。

我问:“完了?”

婉儿答:“完了。怎么样?”

我夸奖说:“赞!超赞!”

婉儿又闭上眼睛陷入沉思,陶醉在她的神话中。

我明白,她在诗里借用了荷马史诗中金苹果的神话故事,牧羊者就是传说中的特洛伊王子帕里斯(Paris)。在人类英雄帕琉斯和海洋女神忒提斯的婚礼上,众神全都受邀参加婚礼,唯有争吵女神厄里斯没有受到邀请。厄里斯怀恨在心,在婚礼上将一个金苹果呈现给宾客,上面写着“属于最美的女神”。果然,赫拉、雅典娜、阿芙洛狄忒(Aphrodite,就是爱与美女神维纳斯[Venus],那是她的罗马名字)这三位女神,为了这个金苹果争执不下,而众神祗都怕得罪女神,将每位女神都加以赞扬,分不出胜负来。于是,宙斯就让从小被父母遗弃,最后堕落成牧羊人的帕里斯王子做评判。

为了得到金苹果,三位女神开始讨好帕里斯。天后赫拉是宙斯的姐姐和妻子,以帮助帕里斯获得至高无上的王权作为允诺。雅典娜是宙斯的女儿,许诺赐予帕里斯智慧和力量,帮助他建功立业。阿芙洛狄忒则保证让世上最美的女人爱上他,并自愿做他的妻子。帕里斯觉得王位和业绩终归会得到,而美女却不是每天都能遇见,而且也不一定会爱上他。他一心想得到最美女人的爱,就将金苹果判给了容貌最美而又身材窈窕主宰爱和美的女神阿芙洛狄忒。后来,阿芙洛狄忒果真兑现了她的诺言,帮助帕里斯拐走了美女海伦王后,引发了著名的特洛伊战争。

我揣摩婉儿的心意,一是以阿芙洛狄忒(维纳斯)自比,二是考考我知不知道古希腊的神话。我虽然没有进过高等学府的大门,可这点常识还是有的。

于是,我又找补了几句:

“婉儿,如果我是帕里斯王子,我绝不会把金苹果判给你,因为那个金苹果其实是个圈套,不会带来好运的。”

婉儿目光一亮,提高嗓音说:“哥你一语中的,果然厉害!”

我很自豪,“当然厉害嘛!”

“如果我这诗里说的不是那个名不副实的金苹果,可不可以?哥你怎么忘了,你曾答应把 iPhone 给我的,所以我不说‘判给我’,我说‘欠我一个’。”

原来她指的是我最近新买的苹果手机!

记得那天,我只是随便说了句“你要喜欢你就拿去”的话,看来她还没忘呢。好吧,那就给她吧。浪漫的情调就这么轻易地消逝而去,于我则是十分的不情愿,着意轻描淡写地说:

“那当然,我答应过,iPhone 是你的了!可是,我的婉儿已经是‘最美女神’了,还需要她证明么!”

我指的是阿芙洛狄忒,也可以理解为对婉儿的赞美。她立刻来了神,兴奋地爬出浴缸,水花洒了一地,身上水淋淋的,乘我躲闪不及,啵地给我一个湿漉漉的吻。我赶紧拿一条浴巾把她包裹起来,催她快去穿衣服。

任何女人都喜欢夸她美貌,婉儿也不例外。

 

16.自作多情

仿佛受到婉儿的传染,我在浴缸里也胡思乱想起来。在神话传说中,金苹果并不能使帕里斯与阿芙洛狄忒走到一起,那么婉儿与我呢,她是与我合适的女孩么?iPhone 这个现代版的金苹果,能给我们带来好运么?

姐姐电话里说,婉儿的年龄太小,恐怕将来不能照顾我的生活。难道男人一定要女人来照顾么,恐怕姐姐是希望能找个代替她的人吧。姐姐还没见过婉儿,她要是见了,会喜欢她么?

阿姨倒是见了婉儿,正遇见她不合时宜地发嗲,这个第一印象太差了。对她的随性而为和不拘小节,阿姨看得惯么?

虽然婉儿容貌身材还有才情都没的说,但女人之间是最挑剔的,她们对男人评判女人的标准,从来都不认可。

吃饭的时候,阿姨摆了满满的一桌饭菜,真像个过年的样子。对了,我已经说过要改口叫她姐了,以后就叫她吴香姐吧。

婉儿披着刚刚吹干的头发走过来,手上托着我那个 iPhone 手机。看来,她早已迫不及待了。

吴香姐见了,招呼着说:“婉儿,快过来吃吧,我煮了一锅汤圆哪!饺子也是刚出锅的,你来尝尝合不合你的口味?”

她见婉儿坐下,就先盛了一碗热腾腾的汤圆放在她面前。

“不知道你爱吃什么馅儿的,黑芝麻,巧克力,山楂,还有豆沙的,我都煮了点。要么你都尝尝?”

婉儿闻声站起来,在吴香姐脸颊上亲了一下,笑咪咪地说:

“谢谢大姐!不好意思,这么冷的天,让你跑了一趟!”

接着,她又朝我瞟了一眼。我明白她的意思,她叫“大姐”是在报复我。

婉儿把一张 SIM 卡放在餐桌上。

“哥,这是你的卡呦,还给你好啰。以后你用我的手机好不好?”

而后,她又凑上来啵地一声亲了我一口。

“谢谢哥!我愿夺你所爱的恰是你的最爱,肥水不流外人田,毕竟一切还在你手中嘛!”

在私密场合发嗲应该是允许的,可是她越是在人前却越是嗲得很,这让我很不理解:究竟是为谁而嗲,嗲给谁看?

我收起我的 SIM 卡,作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不用了,我还有的用。”

我把那瓶珍藏已久的白兰地打开,给每人各斟了一杯。

婉儿抢先举起杯说:“我们开始碰杯吧!祝大哥新年出新作!祝大姐平安又快乐!也祝我本人左手金苹果,右手金叵罗,好运连绵眷顾多!”

婉儿又是一套一套的,我比不了她,只说了句:“祝婉儿新年更美丽!祝大姐新年更幸福!”

婉儿抢过来说:“不成不成,哥你太不公平!美丽就不幸福啦?幸福就不美丽啦?”

我辩解说:“我没那个意思呀!那好,祝你们俩都美丽幸福健康快乐平安吉祥天天事事称心如意行了吧!”

吴香姐不住地说:“谢谢谢谢!”

婉儿说:“说了半天就一个字:俗!”

吴香姐插进来说:“我肚里可没你俩那么多词儿,又是个俗人,俗人发的俗愿最是灵通的。我就祝你们俩心想事成,好事多多吧!”

大家这才碰杯,Cheers 了。

婉儿和我都喝干了,吴香姐只礼节性地呡了一小口,说实在喝不下。

我先给婉儿斟满,又把吴香姐的酒杯拿过来。“姐你是病人,不喝也好,先吃饭吧。”

我转身对婉儿说:“婉儿你也慢慢地品。刚才那杯不叫品,叫大水漫灌。”

婉儿瞪我一眼,抄起酒杯又一口干了,怪怪地甩了一句:“好酒!”

我要给婉儿斟酒,却被她拦住了。“酒不喝了,我要吃饭,都快饿死啦!”

既然这样,我就自斟自饮吧。

看得出,婉儿挺爱吃饺子的,一边闷头吃着还一边磨叨:“还是大姐做的饺子好吃,可比小花做的强多了!大姐,以后你要经常做呀。”

吴香姐见婉儿吃得高兴,由衷地笑着。“姑娘呀,好吃你就多吃点。往后,你们爱吃什么就尽管说,我试着给你们做。论做饭,我虽不是高手,可我信只要用心,就一定能做好。对了,小花是谁呀?”

婉儿不等我说话,就抢先告诉她:“就是你的前任。头几天还在呢,才这么两天,我回来怎么见不着她了?”

我补充了一句:“小花回家过年去了,她说过了年也不回来了。”

吴香姐见婉儿一个劲儿地吃饺子,对汤圆看都不看一眼,就自己盛了汤圆吃起来。

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一句话:“没有个不散的筵席。”年前那天,婉儿和我就是因为这句话吵翻的。

想到刚才又在为婉儿跟我是否合适而犹豫,实在可笑。我是自作多情了,而且一直是在自作多情,人家婉儿可从来没许诺过什么呀。

 

17.若即若离

那一天,雪后的颐和园犹如披上一层白纱,显得格外娇媚,我和婉儿坐在昆明湖畔的长椅上,赏雪闲谈。遥望湖对岸白雪皑皑的玉泉山,我不由得想起《红楼梦》里的那句歌词,便随口念了出来:

“婉儿你看那远处,‘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婉儿说:“哥你只念了半句,原文是:‘看破的,遁入空门;痴迷的,枉送了性命。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前边还有哪,哥你信不,那回书上的十二支曲子……不,连同《引子》和《收尾》一共十四支曲子,另外还有一篇赋和几首诗,我都能背下来!”

我连连点头,对婉儿背诵诗词的能力,我是很佩服的。

婉儿兴致勃勃地说下去:“那十四支曲子其实也没什么水准,不过是草蛇灰线,伏延千里,给以后的故事打个伏笔而已。哎呀,看我今儿个怎么了,怎么竟班门弄斧,在哥这个小说家面前卖弄起来了!”

我赶紧做解释,“你说的很对,我对《红楼梦》的确没什么研究,理解也是一般般。严格地说,你这位大学文科的才女才是专家!”

婉儿没理会我的谦虚,继续说:“不过,我最欣赏的还是这句:‘千里搭长棚,没有个不散的筵席。’写得多精辟,这才是人生的真谛!你想,要是千年不散,多好的筵席也没了味儿了。”

我了解婉儿的意思,生怕她把我带进去,就说:“话是这么说,人们还是都像宝玉那样,喜聚不喜散的。”

婉儿来劲了。“喜欢是一方面,真相可不管你喜欢不喜欢,真理永远是冷峻的赤裸的。说白了,没有聚哪来的散,没有散又哪来的聚,没有得到,就永远不会失去,何必执著于形式呢!所谓‘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也。”

婉儿在与人理论的时候一点都不嗲,就好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我很纳闷,闹不清哪一个是真的,哪一个是假的。但不论哪个是真的,不嗲的婉儿更可爱。

“好了,我知道你是对的,我缴枪投降好不好?”

我笃信“不争论”原则自有妙处,

婉儿笑了,口气也缓和下来。“我明白你心里想什么,哥你指的是你和我,对不对!”

我点头承认:“就像《泰坦尼克号》插曲《我心永恒》那首歌里唱的:‘穿越梦的距离与时间的洗礼,我们的爱永无止境’!”

婉儿说:“哥,我看咱俩之间肯定有代沟。”

我惊讶了。“你说什么,八〇后跟九〇后还有代沟?”

“怎么不可以?再说,哥你人是八〇后的人,可心早不是八〇后的心了,要么我怎么会迷上你!”

婉儿虽然固执,她的话还是让我很感动。现实即合理,能和婉儿走到一起,就说明我们之间还是有共同的东西的。

所以我说,“既然你能看中我,这就说明代沟是不存在的。”

“怎么不存在,要不然你怎么会不理解我的心呢?哥你不是看过《初恋50次》么,如果真有人那么百折不挠地追求我,我宁愿失去一百次记忆,乐此不疲地享受真爱。哥,你会那样么?”

看来,我还是不了解她,不了解她的追求。

“可那样活着有多累,你不觉得累么?”

“累不是累加得来的,假如根本就不累,加上一万次也不累。任何一个数乘以一,还是那个数,任何一个数乘以〇,都是〇,对不对!既然上苍赋予我美丽的生命,我就要尽情地享受她,绝不辜负她,绝不委屈她,绝不怠慢她。当我奉还给上苍的时刻,我愿我的人生是充盈的、饱满的、无悔无憾的。”

婉儿的话听起来貌似有理,却可惜地球不是围着她而转的。真不明白,她是从哪儿趸来这些古怪的想法?

“那你说累是怎么来的?一味地享受不也很累么?”

婉儿很兴奋,像论文答辩似地侃侃而谈:“累是因为前提太多,责任太重。取消前提,放弃责任,没有承诺,那样活着多轻松,多精彩!”

我感觉有些恐怖,但我不相信婉儿真是这样想的。

“好了,说理论我说不过你,咱们还是具体点吧。你说你爱我,你也知道我也是爱你的,如果爱,既然爱,已然爱,为什么我们总是若即若离的,为什么总是爱得这么沉重,为什么我们不能稳定下来,卿卿我我牵手百年呢?”

婉儿低下头不看我,轻轻地回答:“可我不能保证明天依然爱你,哥你能保证么?”

“我能保证,男人是要负责任的!既然彼此接纳了,那就包括一切一切,包括已有的一切,也包括即将面临的一切!”

这句话,是我对着自己的心郑重地说的。可是,我还是不能说服婉儿。她要在我的心里筑巢,占据我的心,却不容许你在她心里筑巢,这公平么?

“哥你以为,责任和爱是一码事么?哥你以为,作为一个现代女性,让男人为你的一生负责,是有尊严的么?我不相信任何承诺,更不相信任何永恒的东西。你忘记那歌词了:‘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你说爱到多深,爱到几分,才算到头?”

我猜不透她想说什么,试探性地回答:“七八分,八九分,十分吧。”

“可见爱不是凝固的,是动态的可变的互动的,是有可比性的。就算爱到十分了,你能保证不会再出现一个令你爱她十二分的美女么?”

听到这些话,我无语了,却不是理屈词穷,因为歌词并不是最有力的论据,爱也不是人生中独一无二的目标。可我仍不死心,相信我与她之间总能找到共同点,也许开诚布公就是唯一的途径了。

“这个责任包括很多,比如事业,男人不能没有事业。我是写小说的,我需要踏实稳定的生活,我需要观察思考,我不能一味地浪漫下去……”

婉儿不容我把话说完,就回绝了。

“这责任中也包括一个女人嫁给你,依附你,给你举案齐眉红袖添香生儿育女吧!我算是看清你们男人了,你们太自私了!”

婉儿眼里冒着怒火,显然她是误解我了,也许她错误地以为我在跟她摊牌吧。

“婉儿!你别急呀,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是想把咱俩的关系明确一下,这样不好么?”

婉儿的固执劲儿又上来来。“明确,明确了又咋样?我不想拴住你,你也别想拴住我,这样不好么?”

我惊讶得呆住了,没想到婉儿会发这么大的火。

沉默了一会儿,婉儿大概意识到什么,温顺地坐到我的腿上,伸出双臂搂我亲我腻乎我。待我心情好些,也主动搂她吻她的时候,便伏在我耳边撒着娇说:

“哥!答应我,等我毕了业,我们到国外去好么?你说你爱我,就不能为我想想么?说不定这也是你走出休眠期的一个机会,你说呢?”

这是我们之间的又一个分歧。一个写小说的虽不是农夫,可离开脚下这块土,还能写出什么真正像样的东西来呢!

我之所以陷入创作的低谷,恰恰是我要改弦更张,不想再逃避的缘故。对这点,她怎么就不能理解呢?

抱着她,吻着她,心里牵着她,却还是摇摇头作为回答。我也只能这样。

南辕北辙的主意可救不了我,但我明白,这已是她作出的最大让步了。

那天,我们就这样不欢而散了。

临别,她甩下一句伤人心的话:“哥我看出了,你对我一点儿都不在乎!我知道,追你的女孩很多,在我身后还有一长队排着,盼着你去临幸呢 !”

我本来以为,我们的关系已是不可挽回了,没想到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她提前回来了,而且带来滚烫的诗句和火热的激情。希望的种子又在我心里发芽了。

 

18.爱成往事

吃过饭,身在异乡的姐姐打来电话。这个时候,大洋那一端恰好是除夕夜,我能理解她思乡的心情。姐姐听说婉儿也在,非常高兴,想通过视频跟婉儿说几句话。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就打开电脑,连接视频,让姐姐在屏幕的那一端等着。

从楼上望下去,见婉儿正在维纳斯身边对着镜子顾影自怜。也许她那骄人的身材,只有维纳斯才可媲美吧,可惜电脑视频的限制,姐姐要看也只能看到她的半身像。

我隔着栏杆朝她喊:“婉儿,快上来!我姐想跟你说说话儿,我们正视频哪!”

没想到,婉儿不高兴地说:“为什么呀,我又不认识她?”

看来,是我想得太简单了,可这件事还真地不好说清。

我朝她解释说:“不为什么呀。不是过年了吗,那边正是大年夜。她一个在外边奔波的人,能不想家么?我跟她说过咱俩的事,她挺关心的,早就想见你了!”

但婉儿一点儿也不给面子,在下边说:“还是以后再见吧。再说啦,她关心的是你,还有你未来的媳妇!见与不见,我还是应该……我都谢谢她,你就替我谢她几句吧。”

犹如迎头泼下一盆凉水,我的心一下子凉到底儿。没办法,我只好回到屋里再跟姐姐做解释。别看写小说的时候我很擅长虚构故事,当轮到演绎有关自己的事情时,却张口结舌地总说不到点儿上。我东拉西扯云山雾罩地找了一车理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个尴尬场面圆过去。

我挂断视频下楼一看,婉儿却没影了,再一细找,她的箱子也不见了。

正在整理客厅的吴香姐告诉我:“婉儿已经走了。我以为你知道她走,就没喊你。”

我问:“她临走时说了什么没有?”

吴香姐说:“什么没说呀。她过来跟我贴了贴脸,在我耳边说了声‘谢谢’就走了。”

没想到,又是不欢而散。

吴香姐悄悄地问:“怎么啦?你们吵架啦?”

我摇摇头,什么也没说。

突然,吴香姐惊叫起来:“哎呀!咱家柜里的钱不见了!”

我过去一看,见里边所有的百元钞票都没了,只剩了些零钱。

吴香姐懊悔不已地自我埋怨说:“这全怪俺太大意了。刚才拿钱去买汤圆时忘记锁上了,心里想着等吃过饭活儿规整利落再……”

我赶紧打断她的话头说,“这不怪你,钱是我拿的,我有别的用处,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呢!”

“真地么,俺可吓了一大跳哩!俺说也是呢,钱在家里放着,还能长翅膀飞了不成!”

吴香姐见是一场虚惊,方定下心来,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就去做自己的活儿了。她一边忙活,一边嘟囔着:

“这钱可不是个小数目,要是在俺老家,这些钱够俺一家子活小半年的!”

她哪里知道,钱虽不少,跟 iPhone 手机的价钱比起来,还不到一半呢!

我很清楚,一定是婉儿拿了这些钱。她的家境不太富裕,却很能花钱,每次来到我这里,走时都要拿些零用的东西,有时还跟我“借”些零花钱,但自己拿钱却还是头一遭。这也许是好事,但愿她把这里也当作她的家。

婉儿走了,我也闲下来,就找出备用手机,把 SIM 卡装上。刚一开机铃声就响了,我一看,又是婉儿发来的短信:


匍匐在青山脚下

我美丽成一条河

我的心曾是快乐的鱼儿

浪花里缠绵甜蜜的漩涡


藤萝展臂牵不住粼粼弱水

弱水泱泱载不动花零叶落

蓬山远去望断千里烟波

波澜拍岸留下无数蹉跎


高岩寻梦几曾幽谷濯笔

电如火,云如墨,雨如泼

轻云出岫托付点点寒星

见证我曾经幽幽地爱过


我还在揣摩短信的含义,手机又响了,又是一条短信:

“对了,柜里的钱我拿去了。心疼么?失落么?”

虽是意料之中的事,读了这条短信,我的心倒是平静了许多。

我想起那几句诗: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我即刻回拨这个号码,里边的回答却是:“您拨打的电话无法拨通……”稍后再拨,回答的还是那个声音。后来,不记得拨过多少次了,却一次也没通过。

可惜河水终归还是流去,生活也没有那么诗意。我只有叹息:


青山遮不住,

毕竟东流去。


2010年3月25日 写于北京大兴

 
 
  • 《牡丹之恋》故事简介
  • 第一章----第十章
  • 第十一章----第二十一章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
  • 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五章
  • 《牡丹之恋》最近更新

故事简介:

一位当红的年轻作家周旋在几个不同身分的女人中间,有求爱的、有争宠的、有寻欢的、有找乐的、也有心有所属而无动于衷的,原本一个宁静的家被搅得乱作一团,以至于懵懵懂懂地被捉进了拘留所,落得个“尔曹身与名具裂”的下场,也尝到了众叛亲离、落井下石的滋味。到头来求爱的为爱所害,争宠的反被牵连,寻欢的另求他欢,找乐的落个没趣,一无所求的反倒雪中送炭、真诚相对,此时才知真情之可贵、真爱之难得。

然则,越是跌进谷底,人也越是变得清醒,好在“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原来跳出浮躁、情感归零、返朴归真,生活才变得美好。所谓“情海无边,回头是爱”是也。


札记一:《写在“奔三”之际》:

“记得幼小的时候,我们所听到所看到的都是这样的忠告:人类历史黑暗的一页已经翻过去,我们的明天会更好。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未来的一切都是美好的。然而一切并非如此......”

                       阅读全文

札记一:《写作是一种病》:

过去的那些日子,虽然病痛的折磨、琐事的纷扰令人烦心,但纠缠最甚的却是腹中尚未成形的作品,是人物的命运与纠葛。那三几个可爱的人物,虽系虚无缥缈中来,却莫逆于心,亲如挚友,与我朝夕相伴,不离不弃。他们个个都有着与周围现实格格不入的品格,这是让我最最喜爱他们的。性格脱俗,就使他们难免坎坷的命运。命运坎坷,他们就得忍让。忍让不得,就免不了奋起抗争。若抗争不过,就......

                       阅读全文

\(^o^)/~长篇小说《牡丹之恋》持续更新中......
花儿为谁开
阿Q五世还乡记
命犯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