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参透禅机

日子很平淡,平淡得像炎夏的午间,令人窒息。

脚步很忙乱,匆匆间,心仍在专注,光阴却漏去得太多。

或许,注定还是要奔波下去。

为了一纸符咒,赌去的是生命中的华彩乐段,从此,可以跨上骏马了,高挺起堂吉珂德的长枪。

想扯一片云,扪一下天的面孔,从此,每一颗瞳人,再不会映照愁容。

想轻轻捧起那片大洋,倾注成缓缓溪流,好为喧嚣的尘世洗个澡,从此,一切都变得简单而可爱。

透明的夜空里,礼花狂泻,只有点点星光向着深处躲藏,那是在窃窃私语吧。

总想,抛开尘世一切浮华的东西,让每一条神经喷出新根,好贪婪地吸吮生活。

想永久地回避金庸那老头,以使“解药”在人间绝迹。

也许疯话傻话才是真理。

想醉生梦死,不想参透禅机。

 

2000年2月23日

  •   感  悟  人  生  
  •   星  语  心  愿  
  •   时  光  掠  影  
  •   感  悟  人  生  
  •   星  语  心  愿  
  •   时  光  掠  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