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一个梦给我

 

怕你心动过速,本来要写“大作”,只好不写了。

连着几天晚睡,白天事又压头,于是我便做个顺水人情:今天礼花停放,炸弹停甩。

累时想你,别有情趣。那种的。

昨夜睡的得好吗?我守候了大半夜。

其实不必。你说过,你像机器人,由程序控制,按时吃,按时睡,按时工作,按时撒娇,按时做梦。

这程序不能改吗?

我有点困,但舍不得去睡,这是我的毛病,没有程序控制我。

时间过得真快,那么多事还没做,不敢想。

在国外日子过得也很快吧?

想知道你的活动空间。我想象不出来。

想知道你看什么书。

想知道你穿什么样的衣服、鞋、袜或帽、巾、手套等。

想知道你每天吃些什么?吃饭的速度如何?

想知道你喝些什么

想知道你的脉搏、血压、心跳等,而不是用医生的标准,是平常人那种的好奇。

想冰儿,想雪儿,进而想从前,想将来,想永远,想无穷大,想无限远,想一切一切。

一些奇怪的、荒唐的、却又极普通、极平常的念头,总是像老鼠一样地骚扰我。

学文化的主意不是好主意,那些没文化的人一定很轻松。幸亏我当不了博士!

五十步笑百步,不是嘲笑。因为我的位置,是“博士后”,要为博士分担重量,护卫博士远航。

为着不辜负博士的信赖,我也要睡了。

喂!亲爱的博士!请丢过来一个梦,我来替你接着做......

     

1999年

  •   感  悟  人  生  
  •   星  语  心  愿  
  •   时  光  掠  影  
  •   感  悟  人  生  
  •   星  语  心  愿  
  •   时  光  掠  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