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  悟  人  生  
  •   星  语  心  愿  
  •   时  光  掠  影  
  •   感  悟  人  生  
  •   星  语  心  愿  
  •   时  光  掠  影  

我酷爱喝茶,爱到一日不可无茶的地步。这一生走来,茶与我不离不弃,大概什么好茶名茶也品过,什么次茶滥茶也尝过,乃至喝茶成了与吃饭睡觉同等重要的事。当然,喝茶于我,也跟吃饭睡觉一样普通,不奢求,不刻意,随遇而安。

一天,友人送了我一袋绿茶。我随手撕开袋子,将茶装入茶罐,并沏上一杯。

茶还热着,我拈起茶杯,觉有幽香飘溢,既而浅浅地啜饮了一小口。入口那一霎,品到一缕淡淡的清香,清香里又夹了一丝甘甜。但似乎到底还是香味有余而韵味不足,如我所料,这茶普普通通、平平常常,与一般的茶没什么两样,权且爽口止渴足矣。 然则半盏茶尽,忽而觉出那淡淡甜香里依稀含着一丝丝儿的苦,苦味虽细,却缠绵不去。细细品之,那苦还不是一般的苦,是一种悄然袭来且本自天然的苦,是一种若有若无且不甘不已的苦,是一种咂摸不透却妙不可言的苦。据说但凡好茶,好就好在它的味道里藏了一点苦,苦得有品位,苦得有性格,苦得恰到好处。三千年前的《诗经》就这样记载:“谁谓茶苦,其甘如荠。”品咂之后才觉出,这茶的味道确有玄机......

            阅读全文>>>

今年的高温天气来得早,才进六月,滚滚热浪就吞没华中、华北、西北,袭进京城,席卷大半个中国,拖延多日,还迟迟不肯退去。这早来的酷暑,害得为躲避高温而提前一个月的高考,仍免不了成为名副其实的“高烤”。看来,全球变暖的趋势已是不可逆转的了。恰在这个时候,获得一个机会,使我能逃出京城,来在蜀中,享受几天清爽的日子,真是莫大的幸事了。

六月十二日这天早晨,我们乘坐客运大巴,从美丽的成都郊区温江出发,向久负盛名的都江堰⑴驶去。这是此次行程的最后一站了。在名胜古迹目不暇接的蜀中,假如你登临过峨眉山,瞻望过乐山大佛,也畅游过黄龙、九寨沟之后,对于近在成都脚下的都江堰和青城山⑵,你还会很在意么!一般都会这样想:不过如此吧,既然来都来了,不妨也去看看。虽然天气预报依旧说“阴间有雨”,可谁也没在心,欣然起程了。这几天一直是阴雨绵绵,雨不大且多在夜间,空气湿润却不觉得闷,还不时有凉爽的微风送来,让人倍感舒适,对成都的印象极佳。

汽车行了一个小时,我们就来到生气勃勃的都江堰市。一条醒目的标语让我们眼睛......

            阅读全文>>>

这一次过年,是陪母亲在医院度过的。

母亲年前就生病住院,躺在病床上水米不进,主要靠一根输液管维持生命,还有一根通过鼻孔的胃管,以负压引流为胃肠减压。病魔又一次向母亲索债,仿佛它才是生命的主宰。

孔子说“父母唯其疾之忧”①,这里不论说的是谁,生病都是一件很大的事。我家兄弟姊妹们多,大家轮流到病床前陪护,但还是打乱了生活常规。工作中断了,应酬推掉了,聚会取消了,医好母亲的病成为几个家庭围绕的中心。

而对于我周围的人们,过年才是中心,生活节奏的常态同样被打破了。几乎所有的人们都要从学习和工作中解脱出来。离家的要回家团聚,在家的要外出旅游,还要拜年、送礼和尽情地吃喝玩乐,原来的紧张、劳顿和压力,被另一种紧张、劳顿和压力所替代了。想起早年间,曾经有过许多次,过年的时候不能回家,要留在单位值班。我这个局外人,看到人们年前疯买,年里狂欢,年后又病了似地追悔,心里又好笑又不解,觉得不是日子病了,就是这帮人都病了......

            阅读全文>>>

虽说过年,却还是平平常常的日子。

平平常常的人,日子也过得平平常常,周而复始,波澜不惊,甚至有点枯燥乏味。可在这些平常人中间,偏有那么一些人,却活得格外认真,即便是平平常常的日子,也要生出许多离奇的故事,有爱有恨,悲欢离合,酸甜苦辣,曲曲折折。 许多的人都不理解他们,觉得他们“活得真累”。他们自己却总是执迷不悟,活着就投入地活着,毫无保留地投入。

我这是在说你,也在说我。隔着重洋。`都在挥汗耕耘着。

因此,“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莫问前程”,当然就更不须问流年,计得失,怨天地了。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只要勤奋耕耘,收获会有的,但乐趣,或许不关收获,偏在播种和耕耘之中吧!

那么,“相逢何必曾相识,同是躬耕垅亩人!”

抛一块汗巾共拭,捧一瓢泉水同饮,戏言一句“苟富贵,无相忘”,相视开怀一笑,足以解乏,忘忧......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