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七夕节

七夕节对于我来说很不寻常,因为这一天恰好是我的生日。在浩渺的宇宙时空中,人的生命的诞生,其实是一次偶然,也是一个幸运,它的几率仅仅为亿万分之一。所以,七夕节又是我的感恩节。感恩父母亲人,家国社会,感恩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关于七夕节、关于牛郎织女的传说,在我童年中,是最早、也是最深的记忆。

刚刚记事的时候,奶奶就不止一次地讲过牛郎织女的故事,教我在夜空中如何寻找牛郎星、织女星,以及那条天河。夏夜里,仰望星空,回味那些美丽的传说,是我最喜欢做的事。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对于每年七月七日喜鹊搭桥,牛郎织女相会,以及其他种种的情节,是深信不疑的。使我最受感动的,恐怕是舍己为人的老牛和助人为乐的喜鹊了。而对于牛郎织女的喜结良缘,兴趣却不大,只是惊叹织女的手怎么会那么巧,竟能亲手织出布来!

有一年过年,邻居家买了一张年画,叫《天河配》,画的是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故事,我不止一次地跑去观看。星斗,彩云,喜鹊,携手相拥的牛郎织女,牛郎的担子里还有一双儿女,一切都画得栩栩如生。我发现,牛郎织女的故事深入人心,没有谁不了解的,但只有奶奶讲得最详细了。

后来,我逐渐明白,这其实是个神话故事,是一个贫民向往美丽爱情和幸福生活的梦。历代诗人曾写过不少咏叹七夕的诗词,其中宋时秦少游的《鹊桥仙》大概是最好的。“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但如果说不足,也还是很明显的。我总以为,这不仅仅是个忠贞的爱情故事,里边还有许多很深刻的意义在的。

眼下的时代,已是消费时代、享乐时代,为的满足人们不断膨胀的欲望,什么事情都可发生,什么东西都可利用,这大概是这个时代的特点了。已经有几个年头了吧,七夕节忽然被改名为“中国情人节”,成为未婚男女或婚外男女公然幽会的节日了。

最热衷的是商家了。鲜花、美酒、各色礼品琳琅满目,还煞费苦心地想出许多“皮条”点子,充当鹊桥的角色。因为在这个日子里,他们可以大捞一把了。最兴奋的是形形色色的情夫情妇们,难得抓住这样一个可以堂而皇之地猎色、滥情、狂欢、交易的机会呀,就连中小学生都要赶赶时髦了。据说也有不少犯愁的,对于那些情夫情妇的富有者来说,“情人节”令他们顾此失彼,奔波不暇,因为他们分身乏术呀。

七夕节与“情人节”绝不可同日而语。试想,一个是勤恳而忠厚的牛郎,一个是灵巧而贤惠的织女,一双可爱的儿女,男耕女织,炊烟袅袅,绿树成行,这该是一幅多么美妙的画卷呀。人与自然的和谐,人与社会的和谐,人与人的和谐,在这里浑然一体。它反映了农耕时代平民百姓的追求,即使是在今天,仍然具有着积极意义啊。

七夕节就是七夕节,它与所谓的“情人节”简直是“风马牛不相及”。我们应该呼唤传统七夕节的回归。

2006年7月31日

  •   感  悟  人  生  
  •   星  语  心  愿  
  •   时  光  掠  影  
  •   感  悟  人  生  
  •   星  语  心  愿  
  •   时  光  掠  影